女知青回到北京50年,去陕北和女儿相认,女儿:不给500万别想走

作者:肖寒先生

图文无关: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着女儿至于40㎡的家,李桂香泪眼婆娑,当年要不是为了过上好日子,她怎么可能抛下丈夫和女儿,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时隔五十年,再次回到陕北这片土地上,李桂香的心情无比激动,但内心也存在着惶恐不安,担心女儿不见,担心女儿不认自己找个妈妈,担心女儿的生活过得不好……

可自己已经73岁了,如果再不和女儿相认,也许再过几年就没有机会了,李桂香这次下定决心和女儿相认,也是因为第二任丈夫去世,才敢这么做。当然,自己的一双儿女坚决反对,李桂香管不了那么多,带着当年一起插队的同学常保明一同来到陕北。

其实从几年前开始,常保明就试图和李桂香的女儿刘茹取得了联系,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刘茹很抗拒和亲生母亲见面,常保明坚持不懈,最终刘茹同意这次见面,恰好此时的李桂香也自由了,没有了丈夫的牵绊,自己可以为所欲为。

“桂香,刘茹的日子可是过得真不好,两个儿子不争气,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再加上有个整日酗酒的丈夫,这些年真的不知道刘茹是怎么过来的。”

这是2019年的时候,常保明从陕北回来后告诉李桂香的,听到女儿的生活过得很糟糕,李桂香很痛苦,是啊,五十年来,自己从未过问女儿的生活情况,她这个母亲当得不称职,没有尽义务和责任。

而李桂香和女儿刘茹的故事,得从1967年说起。

那是知青岁月,17岁的李桂香是初中毕业生,在1967年2月份的时候,离开北京到陕北刘寨村插队,一同来插队的同学有四位,其中三位是男生,那个时候的李桂香长得很漂亮,在北京的时候,常保明就很喜欢,只不过当时李桂香并不喜欢常保明,觉得常保明个头矮,长得也不好看,所以心知肚明常保明喜欢自己,但一直没有答应在一起。

来到刘寨村插队后,常保明很照顾李桂香,在他眼里,李桂香就是自己的一切,甘愿为她做任何事情。

刘寨村的大队长叫刘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教书先生,因为当上生产队长,再加上村里的小学停办,他也就没有机会再教书。而这些北京知青的到来,让刘伟很开心,如果有机会把学校办起来,这些来自大城市的知识分子,就可以给孩子们教更多的知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常保明和丁博以及宋玉军住在刘队长家的窑洞,而李桂香则是住在会计刘三平家,刘三平的儿子刘歌和李桂香同年同月同日生,不仅长得英俊,真的如名字一样,会长嘹亮的信天游,在整个乡都是很出名的歌手。

因为刘寨村有四百多人,村里的年轻劳动力很多,但是耕地面积却少,参加完集体劳动,基本上每家每户都会自己开垦一些自留地,李桂香住在刘三平家,自愿帮助刘三平家开垦自留地,这样她和刘歌的相处时间就多了。

李桂香喜欢听刘歌唱信天游:

青线线那个蓝线线

蓝个英英采

生下一个蓝花花

实实的爱死人

每一首歌,刘歌都唱得很起劲儿,可谁能想到,刘歌是个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小伙子,李桂香觉得,自己可以教刘歌识字,当时村里没有纸张和铅笔,就用烧火棍在地上一笔一画地教,李桂香教得认真,刘歌学得认真,很快就会写自己的名字,还认识了不少的字。

当时宋玉军是出了名的爱读书,不仅自己带了十几本书,村里仅有的古老的书籍,也被宋玉军看了好几遍,识字后的刘歌,也开始借宋玉军的书来阅读,这让李桂香更加喜欢这个聪明好学的陕北后生了。

到了1970年的时候,已经20岁的李桂香,怀上了刘歌的孩子,这在当时轰动一时,因为传出去丢人,最终刘三平请求李桂香嫁给自己的儿子。

可婚姻大事,必须让父母做主,李桂香给远在北京的父母写了一封信,得到的答案是拒绝,甚至要想办法把李桂香接回北京,李桂香沉浸在爱情的美好世界里无法自拔,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刘歌。

十月怀胎,对于李桂香来说是艰难的,在这个贫苦的家庭,想要吃一个鸡蛋都是奢侈的,可李桂香并不觉得苦,因为有刘歌在,每一天都会过得很甜。

到了1972年,这一批知青要返城了,李桂香也在名单内,刘歌苦苦哀求,希望李桂香留下,可这几年的苦日子,让李桂香已经无法再忍受,她想要回到北京,回到有爸爸妈妈,哥哥姐姐的家庭,又舍不得刘歌和女儿,僵持了一年,到了1973年的时候,随着第二批黑龙江的知青到来,李桂香决定回到北京,两个人成了村里第一对离婚的夫妻。

回到北京后,日日思念女儿刘茹,为了让自己过得幸福,主动提出让父母给自己找个对象,可谁会娶一个二婚女人呢?最终父母找了一个比李桂香大十岁的男人,对方有工作,李桂香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当即便同意了。

婚后李桂香为第二任丈夫生了一儿一女,丈夫一辈子对李桂香不信任,时刻提防着,担心李桂香回到陕北找自己的前夫和女儿,不过李桂香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那么做。

时间如流水,眨眼即逝,五十年过去了,女儿刘茹也已经是52岁的中年女人,这成了李桂香心里的一块心病,她想见女儿一面,哪怕只是说几句话都会很知足。可自己当年是抛夫弃女,又不好意思回陕北,只好委托常保明来为自己铺路。

常保明这辈子,似乎无法逃脱对李桂香的痴迷,即使回到北京后成了家,可只要李桂香有需要,随叫随到。

常保明先后六次去陕北,因为刘茹很抗拒,所以前几次沟通并不顺畅,知道第五次的时候,刘茹答应见亲生母亲,可并没有确定时间,再者当时李桂香的丈夫还在世,也不方便去陕北。

到了2023年的时候,李桂香的丈夫去世了,这也给了李桂香见女儿的机会。

来到陕北,女儿虽然住在城里,可空间狭小,两个儿子也不务正业,再加上有个整日酗酒的丈夫,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

和母亲相见,刘茹并没有显得高兴,反而心里有一肚子的委屈,要是当年母亲愿意带着自己,不仅能够成为北京人,最起码日子过得不会比现在苦。原本李桂香想见刘歌,但被刘歌拒绝,而这次见面,也不是那么顺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想要认我这个女儿,就必须给我500万,不给别想走,我有妈妈,也有丈夫和孩子,你一走了之,我和爸爸这些年怎么过的你知道吗?费尽心思想要见面,见了又能如何。”

面对女儿提出的500万,李桂香无法满足,答应给20万,可刘茹并不接受。

思来想去,李桂香觉得自己亏欠女儿,最终答应给70万,这是她所有的积蓄,刘茹接受了,但自始至终都没有叫一声“妈妈”。

回到北京,李桂香很开心,最起码和女儿见面了,虽然没有听到女儿叫妈妈,可骨子里是亲的,女儿看自己的眼神也变了许多,说明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