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龙带着二十来个拿五连发的兄弟站在前面,后面跟着拎大砍的一帮兄弟。加代站在车的引擎盖上。大龙站在最前面,说:“哪一个叫闫辉?站出来说话。”

闫辉往前一来,问:“你叫小利啊?”

“对,我是你四爷!想怎么打?说话。”

“我还是那句话,哥们,我不想跟你这样人结仇。你我往日无冤,今日无仇的。你开烟酒行的兄弟那是真不讲究。你把我的人砍了。哥们儿,你给我拿五百万,我俩的事就翻篇,你看行不行?”

大龙问:“说完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完了。你看行不行?要是行的话,我就把人撤了,我们找个地方吃个饭,借此机会认识认识。”

大龙回头喊道:“代哥。”

“哎,哎,龙啊。”

大龙说:“代哥,你能看到吧?你个子矮。”

加代一听,说:“能。”

大龙把手一举,“代哥,我在这里,你看着一点,我把外套脱了,我里面是红色衬衫。”说完,大龙把外套脱了,回头问道:代哥,“这回能看清吧?”

“能看清。”

大龙转过身,“兄弟,多少钱?”

闫辉说:“五百万。”

大龙一挥手,“打他!”大龙和兄弟们哐哐放起了响子。

闫辉一挥手,“打他!”也放起了响子。双方距离二十米左右的时候,哐哐放响子,谁也不敢往前。

不远处的地方,小利带着三辆车,停在不远处。观察了一会儿,小利说:“健子,让我见识见识,都说你在珠海一晚上一个人挑十七家夜总会。我说实话,就到今天,我也认为那是吹牛逼,是传的名。”

丁健一听,“啊?”

小利说:“我认为有点吹牛逼。”

丁健说:“那怎么证明呢?”

“让我见识见识呗。”

“行。”丁健说道。

小利又看向孟军,“军啊,说你敢把人销户啊?你有那两下吗?”

“什么意思?”

小利说:“我认为你不敢。”

孟军说:“四哥,我能把你销户,你信吗?”

马三一听,说:“哎,孟军,你他妈......”

“不是,三哥,他什么意思?四哥,你要是瞧不上我,你就直说。我给你面子,我跟你来了。我们人少,你要瞧不起我,你就直说,你不用拐弯抹角地骂我。四哥,我挺尊重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不是,四哥不是在玩激将法呢吗?你怎么当真了?”

“你什么激将法啊,你就是瞧不起我?三哥......”

马三说:“孟军,你他妈疯了?”

小丽说:“军,四哥是玩激将法呢。你这什么脾气呀?你这小子,我不说你了。”

“说不说的,行不行一会儿你看吧。”

小丽一看,“走走走,不说了。开车过去。”

小龙这伙人挺勇猛,但是闫辉这边也不怂,两伙打得算是势均力敌。闫辉站在门前的台阶上指挥。

孟军开着宾利,车上坐着小利,后面跟着两辆奔驰。孟军一脚油门,三辆车从侧面朝着公司的门口冲了过去。咣当一声,宾利车撞在门口的台阶上停了下来,闫辉一看吓得缩回了门内。孟军、丁健、马三和郭帅以及小利等人下了车往典当行里冲。哐哐地放起了响子。

闫辉队伍后面的兄弟手里没有响器,看到孟军等人冲进典当行,大喊,大哥出事了。前面正哐哐放响子的兄弟一听,准备回头,转过头一看,却没法放响子打,因为挡在向前的全是自己的兄弟。加代手一挥,“大龙,给我打!”大龙这边趁闫辉的兄弟惊魂未定之时,越打越勇。

闫辉缩进公司后,钻进卫生间藏了起来。大厅里虽然有二三十兄弟,五六把五连发。但是群龙无首。孟军一人就放倒了四个。小利、郭帅等人冲进典当行,火力一压,大厅里的二三十人就彻底哑火了。

门口,随小利一起来的四个兄弟在门口和大龙把闫辉的兄弟夹在中间打,不大一会儿,门口闫辉的兄弟就被冲散了。火拼基本以闫辉一方的失败告终了。

加代走了过来。大龙凑上前,“代哥,我行吗?”

“等一会再说。”

“不是,代哥,我行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先歇一会,我进去看看。行不行的,你要干什么呀?现在是打架还是谈表行啊?”

大龙尴尬了,一摆手,“代哥,你请。”

来到大厅,楼上楼下找了一圈,也没找到闫辉。从楼上抓到了一个身高一米八十多,体重三百多斤的胖子。

胖子被押了下来,小利问:“你大哥闫辉呢?”

“我不知道。”

大龙一听,“你挺横啊?”

“我......”

大龙拽住胖子的一只胳膊,一个过肩摔,啪的一声,胖子被摔倒在地,气都喘不过来了。紧接着大龙又来了个兔子蹬鹰,又把胖子凌空摔在了地上,胖子昏迷了。大龙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郭帅鼓掌说道:“好身手!”

大龙拍了拍手,看向加代,“代哥,怎么样?”

“牛逼,牛逼!”

没看到闫辉的身影,加代问:“四哥,怎么办?我对这边一点不熟悉啊。”

“别着急。我调人抓他。”小利一个电话,召集公司所有内保二三百人来丽江,准备抓闫辉。

回到烟酒店,小利电话打给了老石,说:“我把闫辉的典当行砸了,闫辉人被打跑了。你跟弟妹一起过来吃饭。”

“行,四哥,我下楼去。”

老石和老婆过来了。小利说:“这下你不用怕了。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找你了。我又调人了,明天满丽江抓他。”

老石看到小利的车,问:“你车怎么搞的?”

“撞的。没事,回头我换个新的。代弟报销。”

加代一听,“嗯?”
小利说:“我们兄弟不分。”

“行。”加代说道。

小利一摆手,“吃饭去吧。”

老石和老婆陪着一大帮人来到酒店。因为家里有孩子,老石的老婆坐了一会儿就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