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温龙彦
图/来自网络

人们常说农村里的所有情感关系,是最淳朴和真诚的,是大城市里难以见到和拥有的。

然而,前不久我回老家参加了堂弟的一场婚礼后,却让我对乡里乡亲的表现大失所望,感觉他们已经被金钱利益给扭曲了人性,不再淳朴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叫吴广生,今年38岁的我,11岁时就跟着父亲,从农村搬到了省城生活,而这一待,我们家就在省城住了16年。

这16年里,我们几乎很少回农村老家,因为家里的爷奶都去世了,老家附近的亲戚,只剩一些已经分家的叔叔伯伯,和嫁到各个地方的姑姑。

所以,我们回家基本也没啥意义,一般都是老家有啥大事,比如修缮祠堂、家里祭祀,或者亲朋有喜等等,我们才会回去一趟。

上个月的中旬,老家大伯家的堂弟结婚,我被邀请回去参加婚礼,那一次是我时隔5年再次回到老家。

原本这些人情往来,一直都是父母在经营的,而这次因为父亲身体不适,就让我代替去了。

我婚礼当天10点左右回到老家的,习惯性的把车停在村口空地上。让我没想到的是,堂弟的婚礼这么热闹,我下车步行二三百米,一个转弯就看见通往村里的一条双车道大路,密密麻麻地停满了车,路上的行人几乎都是往我大伯家走的。

而大伯家那喜庆的音乐,响彻了整个村子,好像隔壁村的人,都能听见他家办喜事了。

走到大伯家门口,我就看见大伯大伯母和堂弟堂弟媳在迎客,他们一个个笑脸嘻嘻,接待着每个到场的亲朋好友。

我们这边的规矩是这样的,普通朋友或一般村里人,都是进场时,把红包份子钱交给新人或新人父母的。

而我们这些属于亲戚的,就要进入内场找专门收礼登记的人,随了多少钱,谁随的,会叫登记的人写在红纸上,然后张登墙上,供来客欣赏。

有些隆重的,还会在婚礼过程中展示彩礼和随礼时,让司仪报出来。

所以,进门的时候,我只对了大伯他们说了恭喜的话,就直接来到了随礼处。那里聚集的都是亲戚,我见到了很多年没见的小叔和大姑二姑,他们正挨个登记随礼。

我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寒暄了几句后,却发现他们随礼很离谱,明明来了一个人或两夫妻,可随礼的名字却是一家人的,而且这份子钱金额很是惊人,都是上千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轮到我登记时,我就掏了2000元,登记了我的名字,结果旁边的小叔却说我随了钱,那我爸和我姐的呢?

当时我就愣了,他们也没来啊,再加上我随的钱,就可以代表我们一家人的,怎么还分那么详细?

后来,二姑拉着我说,这是村里的规矩,我就两姐弟就要随两份,另外我父亲是做叔叔,他名下也要一份。最后我们三人随了,登记的就会把我们纳入一家人,到时候上墙的时候,就会写某某合家多少钱,这个才是代表我们家随了多少钱。

听二姑这么一说,我当时就有点尴尬了,因为我就带了2000元现金,而且已经交了,并那登记的说写了2000,就不能改了,我爸我姐的得另外加。

为了不显尴尬,我又另外掏钱,给我父亲和姐姐各随了1000元。可登记的说,我们一家人的加起来4000不好听,也不吉利,叫我要么再随多点?

我灵机一动,就让登记的写39999元就行了。

随完礼,我们亲戚一行人都陆续进场,本以为我和大伯是一家人,得坐前面上席主桌旁边的两桌上的,结果很戏剧的事情发生了。

前面三张桌安排的是,中间的是新人和双方父母姐妹做的,两边分别是大伯请来的村里有名望的人,还有就是一些随礼比较多,和大伯同辈的那些父辈。

而我属于年轻一辈,就被安排到上席第二排的第四张桌去了。我不懂这里面的礼数,但让我觉得很尴尬,一个婚礼也搞这样的区别对待。

和我同桌的都是一些姑姑婶婶,还有就是伯母那边的娘家人等等。我以为我们是比较熟悉的人,坐在一起,肯定会联络下感情,问候下家里人,关心各家生活啥的。谁知,大家所聊的话题,不是钱就是房子车子和工作。

说谁工资多少,谁家孩子在哪工作,谁家买了车买了房,谁又发了财,这次谁家随了多少礼等等。我在一旁听得一句话不敢说,感觉村里的这些亲戚,都变得物质起来了,张口闭口都离不开金钱两字,我根本插不上话。

更荒唐的是,婚礼准备开始了,上席右边桌的一个位置迟迟没人来,后来新人进场了,司仪主持到一半时,那个位置的人,才姗姗来。

而那个来的人,在我眼中就不是什么好人。他是我们村以前的小地痞,我们叫他“小六子”,比我大一岁,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混社会,结果20多岁犯事还被抓去关了三年。

当年人人都不看好他,甚至很唾弃他。后来小六子出狱后,跑去深圳做酒吧发了财,回村出钱修了条路,大家对他的口风就立马改了,纷纷变成大家口中的好人,大善人、大老板。

堂弟的婚礼上,他也被大伯供成座上宾,跟一群村里有名望的人坐在一起,并且周围人都对他毕恭毕敬的。

酒席开始后,除了大伯和堂弟他们向各桌敬酒,而那个小六子,也被好多人围着敬酒。

不说其他人,就我同桌的姑姑婶婶,都跑去给他敬酒,各种好话说尽,就像小六子才是他们亲人一样。当时的我,真的很像局外人,一个人自顾自地吃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短短两个小时的婚礼宴席,让我对农村的风气失望透顶了。

以前大家遇到喜事聚在一起,都会聊一些家长里短的话题,或说说新郎新娘啥的。

可如今一个个都把婚礼当成名利场,各种攀比炫耀,没多少人是真心问候对方的,也没有人在意这婚礼的意义。就像城里的商人聚餐,除了喝酒,就是谈关系谈钱!

而且在堂弟的婚礼上,我还发现,拥有血脉亲情的亲人,也比不过有钱人的来得亲。像小六子这样的犯过事的人,只因为他如今有钱有势力了,大家就围着他转,一点也不忌讳他曾经是怎样的人。

而对比我这样的亲人,大伯和叔叔姑姑们,却一点也不重视,有可能我来与不来,他们都不会在意似的。

在农村,金钱好像变成了一种至高无上的象征,只要拥有钱,不管你是怎样的人,大家都会喜欢,会把你捧着。

这场婚宴,我没吃多久,动筷后我抓紧吃饱,然后跟谁都没打招呼地就开车走了。我这不是自命清高,而是感觉农村亲朋好友,一个个被金钱扭曲了人性,失去了淳朴和真诚,已经不值得我留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