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同光来到使团,跟任如意单独见面时,有一句没说完的话。

“本侯只不过是一个面首之……”

虽然李同光一直以父亲的卑微身份为耻,但他也会用这一点来博取同情。

比如初贵妃问他为什么不碰她时,李同光不说自己对她没真心,反而说自己因为父亲的身份而自卑,没脸碰她。

这次见任如意时,李同光提父亲身份,也是想博取任如意的怜悯,让她承认自己就是任辛。

可是,话说到一半,李同光发现任如意的眼神没有丝毫动容,立即意识到她很可能不是师傅,而是梧国郡主。

这样的话,李同光便不适合在梧国郡主面前,说他父亲是低贱的梧国面首了。

可是,李同光万万没想到,任如意没有因他父亲的身份而同情他,是因为任如意知道长公主和所谓的“梧国面首”的真实经历。

当年,李同光的母亲长公主病重,独自去汤泉疗养,把李同光托付给了昭节皇后照顾。

但李同光野性难驯,进宫都3天了,还是一句话都不肯说,并且咬伤了四五个男太傅。

昭节皇后没办法,便找来了任辛,想让她教李同光武功,顺便梳理一下李同光的性子。

为了让任辛理解李同光的处境,昭节皇后给她讲了长公主和李同光父亲的故事。

原来,长公主曾嫁到宿国当太子妃。

谁知几年后,安国和宿国开战,宿国太子想要杀掉长公主泄愤。

生死一线间,一位在宿国宫廷献艺的梧国乐工,舍命帮长公主逃出了宿国皇宫,跋涉千里,回到了安国。

如果没有这位梧国乐工,长公主即便没死在宿国太子的刀下,也会死在回国的途中。

回安国不久,这位乐工因为伤势太重而去世,安国皇帝才惊讶地发现,长公主已经怀了3个月的身孕!

而她已经离开宿国半年了!孩子的父亲是这位梧国乐工。

安国皇帝下旨让长公主处理掉孩子,省得丢掉皇家颜面,可长公主感念梧国乐工的救命之恩,拼着抗旨,还是把孩子生了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在李同光成长的过程中,长公主不得不面对众人的流言蜚语,孩子父亲低微的身份等等矛盾。

她只能一边保证孩子吃饱穿暖,一边远离他。

为了给李同光铺路,长公主死活不肯说明孩子父亲的姓氏,只给他取了个小名“鹫儿”,因为他父亲生前弹的琴名为“灵鹫琴”。

直到长公主临死时,李同光才明白长公主做这些的用意。

长公主明白,安国皇帝对她有亏欠,但这份亏欠只能用一次,还得用在安国皇帝心中最柔软的时刻。

于是,等到长公主命悬一线的时候,她才跟安国皇帝请求,赐李同光国姓“李”。

这样一来,李同光便能永久保留皇族宗室的身份,即便长公主去世,他也能过上富贵安稳的生活。

任如意了解长公主对李同光的拳拳母爱,也知道他的父亲并不是个以色事人的面首,因此她从未觉得李同光的身世可怜,也并不吃他装可怜的这一套。

只可惜李同光并不知道他父母的往事,否则他可能不会从小自怨自艾,养成这么别扭的性子,对任如意产生这么强烈的执念。

我们无法选择父母,也左右不了幼年的成长经历,但已经来到了世上,我们不妨多记得父母亲友对我们的关爱,多看看世界美好的一面。

正如林清玄所说,“我愿世世常怀感恩之心,我愿生生常存善念之情”,感恩我们所拥有的,对周围的事物持有善念,也许才能让我们活得更通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