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建才,这个名字在他的家乡,一个偏远的农村小村庄,已经成为了一个令人皱眉的代名词。他的儿时,就像一棵野草一样,无规则地生长,任性而又倔强。他的行为粗鲁,言语粗俗,充满了对周围世界的蔑视。他依赖着自己的野蛮,以暴力来解决和他产生冲突的人,使得村民们对他充满了厌恶和畏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的生活方式懒散而又游手好闲,仿佛全世界的时间都是他的,任他挥霍。他的日子就像一张被撕得七零八落的网,无所事事,整日游荡在村子里。他的生活毫无目标,毫无规划,只是随着他的心情和欲望摇摆,反反复复地重复着相同的习性。

当他长大之后,他的生活并没有得到改善。他没有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只是在各个工厂之间跳槽,从事着重复而枯燥的体力劳动。

他的手上满是厚厚的老茧,讲述着他的生活的艰难。白天,他在工厂里辛苦劳作,夜晚,他在破旧的屋子里度过。他的生活就像一艘破旧的船,在生活的海洋中漂泊,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只能任凭生活的波涛将他推向未知的远方。

在龙建才三十岁的那一年,他与陈萍结为了夫妻。然而,婚姻并没有改变他的生活方式,反而,在某些方面,他的行为进一步恶化。每晚,他都会带着浓烈的酒气回到家,然后再次像过去那样对陈萍动粗。他的拳头如同一把无情的刀,每次都在陈萍身上留下深深的疤痕。

2000年的一个夜晚,龙建才带着浓烈的酒气回到家,他的眼中充满了酒意和狠戾。他的拳头再一次落在了陈萍身上陈萍只能在他的暴风雨般的攻击下,默默承受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后,就在那个夜晚,龙建才酒醒后,看到了妻子陈萍身上伤痕累累的样子,他的心中突然涌上了前所未有的愧疚。他看着陈萍,那一刻,他的心如同被一把尖锐的刀割开,疼痛无比。他像往常一样跪在陈萍面前,哭泣着说他只是喝多了,不清醒。

然而,这一次,陈萍没有像以前那样选择原谅。她看着他,她的眼中没有了希望。她平静地看着他,然后说出了那三个字:“离婚吧。”

龙建才的心中充满了惊愕,他无法接受这一切。他的妻子,陈萍,竟然要求离婚。他的世界似乎在一瞬间颠倒了,他的固执和自私让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他们的离婚案件最终登上了法庭,成为了公众的焦点。负责他们案件的法官,傅明生,是一位严肃而公正的人。他对陈萍提供的一系列证据进行了仔细的审查,最终判决他们离婚。

这个决定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直接刺入了龙建才的心中。他感到愤怒,恨意,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傅明生的仇恨。他把这一切的痛苦和怨恨都归咎于傅明生,他相信如果不是傅明生的判决,他们还会像以前那样生活在一起。

时光如梭,22年就这样过去了。傅明生退休已经4年,他离开了繁忙的法庭生活,转而在一个安静的小镇上开了一家小店。他的生活平淡而宁静,仿佛与世隔绝。

然而,这份宁静被龙建才的仇恨所打破。他对傅明生的恨意如同蓄积的毒蛇,历经多年的积累,终于在一次黑暗的夜晚爆发出来。他手持刀具,一步步走向傅明生的小店,心中的恨意如同燃烧的烈火,无法被任何东西熄灭。他闯入店内,看到了傅明生,那个曾经决定他人生走向的人。他没有丝毫犹豫,就这样残忍地杀害了67岁的傅明生。

最终龙建才也被法院进行了公正的审判,法院依法判处龙建才死刑。

【以案释法】

在这个案例中,龙建才涉及两项重大犯罪:家庭暴力和故意杀人。家庭暴力

家庭暴力是指在家庭关系中,一方通过身体、精神或者经济方式对其他成员进行的伤害行为。在故事中,龙建才经常在酒后对妻子陈萍进行身体伤害,这明显构成家庭暴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中国《反家庭暴力法》的相关规定,家庭暴力是一种违法行为。如果家庭成员之间发生了家庭暴力,受害人有权向公安机关报案,同时也可以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人身安全保护令可以禁止施暴者接近受害者,强制施暴者离开共同居住的住所,禁止施暴者骚扰受害者和受害者的亲属等。

同时,家庭暴力也可能构成刑事犯罪,比如故意伤害罪。根据中国刑法第234条的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如果伤害情节重大,还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在本案中,龙建才的行为可能已经构成故意伤害罪。

故意杀人是指有意图剥夺他人生命,且行为导致他人死亡的行为。在故事中,龙建才因对傅明生的仇恨,故意手持刀具杀害了傅明生,这构成故意杀人罪。

根据中国刑法第232条的规定,故意杀人罪的最低刑罚为死刑,可以缓期执行,也可以判处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是,如果犯罪情节特别恶劣,例如预谋杀人、残忍杀人,或者杀人后又犯其他重大犯罪,法院可以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

在本案中,龙建才因为对法官傅明生的判决持有长期的仇恨,预谋并实施了杀害傅明生的行为。他的犯罪动机恶劣,犯罪手段残忍,犯罪结果严重,且没有任何可以减轻其罪责的情节。因此,法院最终判处他死刑,并立即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