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某天,杭州市公安局接到了来自家住四川宜宾的周玲女士的报警电话。报警声称,自己外出打工的丈夫自两年前拨打了一通莫名的电话之后,便杳无音讯,请求警察帮忙寻找“失踪”的丈夫——王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莫名其妙的电话

时间拉回到2014年,正在家中休息的周玲突然接到来自在外打工的丈夫王超的电话,然而等到周玲接通电话后,电话那头只传来一片杂音,随即电话便中断了。周玲想着大概等会儿丈夫就会重新拨打过来,也没有多想,只是以为信号不好,毕竟这样的情况也是时不时得发生。

可左等右等都没有再次等来丈夫的电话,一时不察的周玲,殊不知那是她最后一次接到丈夫王超的来电。

时间如白驹过隙,两年的时间悄然流过,周玲仍没有等到来自丈夫的电话。在这两年期间,妻子周玲也没有闲着,在四处打听丈夫王超的下落。可王超就是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粗心大意”的周玲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最终,周玲只好向当地派出所报警。然而民警却建议周玲最好向丈夫王超失踪地报案,这样更有可能找到丈夫王超的下落。可丈夫在两年的时间里,不一定跑到哪里去打工了,根本无法确定失踪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停搜寻脑中的记忆,她依稀想起丈夫之前确实对她说过的一个地方——杭州富春。终于有了思路,周玲拨通了杭州警方的报警电话,于是就有了我们开头提到的那一幕。

二、同乡的线索

经确认,杭州警方证实王超确确实实买过一张火车票,出发地在广州,目的地也确实在杭州。而火车票的售出时间是在2014年1月8日。但是仅凭一张火车票说明不了什么,警方掌握的证据并不足以为周玲立案。

但杭州警方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还是帮周玲立案了。警方到四川宜宾走访调查了王超的社会背景和生活轨迹。幸运的是,在警方摸不着头脑时,从同乡刘冲那里获得了一条线索——曾有过一个同样姓王的湖北广水人,在杭州桐庐县的传销组织里挨过打。

杭州警方实在是压力山大——这位王姓湖北广水人并不一定就是周玲的丈夫王超,而这条线索又找不到直接的目击证人,知道的人也只是道听途说。王超的案子一直停滞不前

但抱着丝毫希望也不放过的打算,警方并没有气馁,转而从刘冲入手,寻找当时参与殴打刘冲的涉案人员。因为刘冲之前也在传销组织待过一段时间。

在传销组织那里,刘冲被头目控制。身体和精神都遭到了双重折磨。但幸好,由于2014年时,桐庐警方加大了对打击传销组织的力度,一举摧毁了许多传销窝点,刘冲就在被救出的被骗进入传销组织刚接触传销的人员之列。

最后经过不懈的努力,警方找到了多名证人,可以指认曾拘禁和殴打刘冲的男子。该男子是当时传销组织的骨干,掌握了传销组织的许多信息。这名男子就是廖维。

廖维廖维自知事情败露,也十分坦诚,积极配合警方的工作。王超曾是他的手下,因为违反组织规定,私自给他的妻子打电话,从而被传销组织的其他骨干殴打,并带走。因此对于王超离开后的情况,廖维表示,他也是什么都不知道。

在知道了这些之后,警方后面的调查工作便轻松许多。

在经过层层调查筛选出许多嫌疑人后,警方便争分夺秒的开展相应的抓捕活动。因为警察的准备十分充分,嫌疑人于是也一一落网。曾被团团迷雾笼罩的案子,终于迎来了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时刻。由此,警局全体上下都十分振奋激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4年1月,毫无防备的王超被曾经的工友兼好友郭新良骗到了杭州。曾说好的做工程,结果一下子变成了传销人员,这让王超感到十分不适。难以忍受的折磨,让王超忍不住地想联系远在外地的妻子。可谁知隔墙有耳,王超被有心之人告发。

当是时,受到严重打击的传销组织内部人心惶惶,不少人都打了退堂鼓,为了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身为该传销组织头目的谭祖爱和杨胜友对王超使用暴力,殴打了王超。

致使王超受了重伤,又因为他们害怕暴露传销组织的窝点,并没有让王超得到及时的救治,于是王超的生命便在此走到了终点。一条生命,就这样在不为人知的隐蔽角落里流逝。

凶手们压根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也是惊慌失措,但是为了不走漏风声,两人开始认真的选址抛尸。现在看来,他们实在是缺乏对生命的敬畏,但又害怕法律的天网。时间久远,当年抛尸的地方,地形地貌也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警方只能让嫌疑人选定一处,并以此为中心,展开挖掘活动。

就在警方以为即将大功告成之时,可尸体却迟迟没有找到。外界的不善舆论更是给警方施加了很大压力。倘若找不到王超的尸骨,这场案件便无法定刑,也就意味着前几个月的努力全部打了水漂,怎能不让警方倍感压力!但是警方仍旧相信,尸体被找到只是时间问题。

三、案件告破

在警方力排众议,直顶压力,迎难而上的办案态度下,终于找到了王超的尸骨。这几天被警方们提到了嗓子眼的心,在听到发现尸体的消息时,也终于被瞬间放了回去。这无疑是正义大获全胜的时刻!

2017年12月25日,本案所有涉案的犯罪人员都得了应有的法律严罚。不知当法律的天网落在他们身上时,犯罪嫌疑人们是否能感受到对生命的敬畏?但可以肯定的是,珍爱生命,向传销说不,并警惕那些不怀好意的对你说有“天下掉馅饼”的大好事的朋友甚至亲戚!

法律分析

传销组织头目对王超实施了暴力和非法拘禁,导致其死亡。根据刑法,强制拘禁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涉案的传销组织头目面临强制拘禁罪的指控,根据刑法第234条,犯强制拘禁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头目对王超实施暴力,致使其受伤并最终死亡。根据刑法,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对他人身体造成轻伤、重伤或者死亡的行为。涉案的传销组织头目面临故意伤害罪的指控,具体的刑罚将根据伤害的程度和后果而定。

传销组织对王超实施非法拘禁,剥夺了其人身自由。根据刑法,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或其他方法,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涉案的传销组织成员面临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罪的指控,根据刑法第239条,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王超因受到传销组织头目的暴力和非法拘禁而死亡,涉案的传销组织头目面临故意杀人罪的指控。根据刑法232条,故意杀人罪是指有目的地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根据具体的案情和证据,法院将对涉案的传销组织头目进行相应的定罪和量刑。

案件中的其他参与人员,包括那些实施暴力的人员,可能面临协助故意伤害罪的指控。根据刑法,协助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协助他人实施伤害行为的行为。根据案情和证据,法院将对这些参与人员进行相应的定罪和量刑。

本案涉及的传销组织对被控制人员实施暴力和剥夺人身自由,是一种严重的犯罪行为。传销犯罪涉及多个人,组织严密,侵害了参与者的合法权益。法律应该加强对传销犯罪的打击,加大对传销窝点的侦破力度,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周玲的丈夫王超失踪后长时间无法找到下落。社会应该建立健全失踪人口管理和救助机制,加强对失踪人口的寻找和救助工作,确保公民的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

警方通过调查和询问获得了关于王超失踪的线索,并最终找到了尸骨证据。这凸显了刑事证据的重要性。在打击犯罪和维护社会正义的过程中,应合法获取和使用刑事证据,确保证据的真实性和可信度。

涉案人员对王超实施了暴力行为,导致其死亡。社会应该加强对暴力犯罪的预防和打击工作,加强对施暴者的心理疏导和矫治,保护公民的人身安全。王超成为传销组织的受害者,遭受了暴力和非法拘禁。社会应该加强对受害人权益的保护,提供必要的法律援助和心理辅导,帮助受害人重建生活。

杭州警方与四川警方合作,通过信息共享和调查协作,最终破获了案件。跨地区打击犯罪需要加强警方之间的合作,建立更加紧密的合作机制,提高打击犯罪的效率和效果。

社会加强对传销的宣传和教育,提高公众对传销的认识和警惕,防止更多人受到传销的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