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不该贪心的,为了那些身外之物,加入到许老板的歌舞团。

自此以后,我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变成了污浊不堪的泥沼中的一部分。

01

我叫周小微,通过自己的努力变成了一名一本的高材生。

本以为有了高学历,就可以找到一份合心的工作。

可找来找去,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是舞蹈生,参加过许多比赛,也拿了不少奖。

心气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变高了。

当舞蹈老师,我觉得工资少还累,当演员,我没有背景,想要红起来太难了。

我是农民的孩子,原本是没有机会以特长生的身份进入大学的。

可一个陌生女人的出现,改变了我的命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我出生的环境比别人差了许多,但在外貌上极具优势。

从小就是村里公认的美人胚子,上中学的时候,已经显现出了少许的美艳动人。

  1. 学校里突然来了一群穿着西装的男人,

在他们整齐地站成一排后,我才发现原来在人群之中还有一个穿着长裙的美貌女子。

就在我疑惑他们为什么出现在班级里的时候,他们已经把班里的同学打量了个遍。

随后,女人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朝我走来。

我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身体往后缩,希望不被她看到。

可最终她还是停在了我的面前。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周小微。”

“名字不错,你想要去城里学舞蹈吗?”

我被她问懵了,舞蹈?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希望自己会跳舞吧,

可是我家里穷,拿不起学费,所以我从未往这方面想过。

但心中对舞蹈的那份热爱还是出卖了我,我点了点头,说:“但是学费太贵了。”

女人用纤纤玉手捂住嘴巴,轻笑了一声,对我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教你,还包学费和食宿费。

这样的好事会落在我身上?

就在我疑惑不已的时候,班主任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微,你不要紧张,这是好事,你拿不定主意没关系,现在你就回家让你爸妈来一趟学校。”

02

父母对于我能去大城市免费上学很开心。

当天下午,就和老师签了一份合同。

我和几名其他被选上的女孩被安排着坐上了大巴车。

女人这才向我们介绍起自己的身份:“同学们好,我是陈老师,以后你们的舞蹈课程都由我来教,只要你们肯吃苦能努力,我保证你们以后一定会前途无量。”

大学毕业之前,我丝毫不怀疑她话的真实性。

可等到毕业后,我却坎坷不断。

还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就接到了母亲打来的求助电话。

“小微,你爸在工地干活从上面摔下来,把腿给摔断了,现在要动手术,没有钱可怎么办呀?”

听到母亲哭哭啼啼的声音,我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在我待在村里的最后那天,父亲给了我许多零钱,叮嘱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混出个人样来!”

母亲也在一旁不停地抹眼泪,握着我的手说:“到了那边,一切都小心注意,有事就给家里打电话。”

可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现在遇上了这种事,我心急如焚,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但父母能指望的只有我了。

为今之计,只能暂时稳住母亲:“妈,你别急,我来想办法,你照顾我爸就行了。”

话虽如此,可我也不知道要找谁帮忙。

03

就在这个时候,陈老师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其实自从成了她的学生,我一直都把她当作知心大姐姐,和她保持着联络。

遇到事情,不管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都会和她讲。

可这一次,我爸的伤势似乎很严重,所需的治疗费也多,我不想麻烦她。

但她却先一步察觉到了我的情绪。

“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她温柔的关切,我忍不住将事情都告诉了她。

“原来是这样,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我知道有个歌舞团在招人,要是你觉得合适的话,可以去试一下,月薪大概在十万块左右。”

真是想要什么来什么,我当时最缺的就是钱。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向陈老师索要了面试地点,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

一进门,我就被里面的内部设计惊呆了,外面明明看起来没什么特色,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奢华至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手拿雪茄,坐在沙发上。

“你就是陈老师介绍的那个人?”

“是的”,我连忙作答,还将自己的简历递了过去。

可他连看都没看一眼,注意力全在我身上。

在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对我说:“行,可以了,周末我们这边有一场表演,需要坐飞机,你有时间吗?”

一想到只要工作就能赚到钱,我忙不迭地回道:“有的,全凭许老板您安排。”

话音刚落,一件黑色的舞蹈裙就被扔在我的身上。

我低头看了一眼,整个人都不好了。

就几根绳子打着结,这谁能穿出门去啊?

可许老板却要求我当天必须穿这个衣服演出。

我有些为难,试探着出声和他商量换一件衣服,

他却语气冰冷地对我说:“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滚蛋!”

月薪十万块呢,我真的要放弃吗?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许老板不屑地说:“想来我这工作的人多了去了,你以为你是哪根葱,要不是陈老师推荐你,你都不会有机会见到我!”

04

在金钱的诱惑下,我还是妥协了。

周末,我按照许老板的要求来到了机场。

停机坪上都是许老板安排的人。

在飞机里,我再一次被有钱人的生活震惊了。

装潢是镀金的,餐食也是顶尖大厨现场制作的。

就在我感叹着眼前的一切时,突然身后出现了两个保镖,把我拖进了空旷的机舱。

在那里,我看到了许老板,他命人把我身上用来遮挡黑色舞蹈服的外套被扒了下来。

我感到有些羞耻,用力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保镖们的束缚。

许老板却警告我:“别动,老实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