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难产那天,婆婆逼着老公和我离婚,说生不出儿子就得滚出去,家里不养赔钱货。

还扣下了我所有的身家,要我净身出户,否则就让我和女儿死在医院里。

以为我娘家没男人就好欺负吗!

我喊来三个姐姐,好好教他们做人。

后来女儿飞黄腾达了,他们就死乞白赖想认回去,呵,没门!

1.

腿间一片湿濡,是我的羊水破了。强忍住肚子的阵痛,一个人在医院硬撑着办完了手续,抽血,检查。

老公和婆婆还没有来。

他们忘了今天是我的预产期吗?

我心里难受得要死,宫缩的剧痛又要撕裂了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旁的医生对护士喊道:“产妇骨盆受过外伤,必须进行剖腹产,快叫家属签字同意!”

“家属没来。”护士悄声说:“真是奇了,第一次见到生孩子连老公都不在。”

“这种事情还少吗?都是生完了才来,专门来看孩子的。”另一个护士瞥了眼我的肚子。

“别耽误时间了!产妇情况非常危急,有生命危险,得尽快手术!”医生冲护士急道。

此时,我已经疼得不省人事,昏厥过去。

经过一夜的手术,等我醒来已是第二天下午,我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挂着镇痛泵,手都输肿了还是痛得要命。

门被重重地推开,一串尖锐的脚步声响起。

我哑着嗓子道:“老公,你怎么才来?”

看清来人,却不是老公,而是婆婆。

婆婆责怪地瞧了我一眼:“我儿子去给你交钱啦!你可真是矫情,生个孩子还要剖腹产,敢情钱不是你赚的!”

我委屈极了。因为怀孕,公司把我辞了。可家里存款得有一半以上是我挣来的,毕竟老公的工资最多抵得起日常开销。

不得已剖腹产也是因为当初救滑倒的婆婆,我从楼梯上摔下去,伤了盆骨。

我想解释,张了张口却虚弱得说不出话。

婆婆见我这样,嫌弃地啧了一声:“不就生了个娃吗?就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想当初,我们老一辈生完,就能下地干活了!你还要住院,又得我儿子交钱!”

我努力喘上一口气,挣扎着开口:“妈,钱我会挣回来的。要不您去看看孩子吧?”

婆婆听了这话,顿时喜上眉梢:“说到孙子,你总算做对一件事!之前我一看你的尖肚子,就知道肯定是男孩。”

我心里一刺,很讨厌婆婆这样的说法。

不管男孩女孩都是亲生骨肉,没有什么差别啊!

可婆婆却特别想要孙子,先前还强拉我去黑诊所看孩子性别,我死活不愿意,才作罢。

“辛苦了!你就是我们家大功臣。我特意给你炖了鸡汤,你快起来趁热喝啊。”婆婆把手里提的保温杯放桌子上。

剖腹产后必须平躺,连水都不能喝。可我还是扯出一个笑,点了点头。

刚好这时,护士抱着孩子进来。

“乖孙,让奶奶抱抱。”婆婆接过孩子,竟然一把掀开襁褓。

看过后,脸色一黑,爆发出尖利的声音:“怎么是个女娃?”

我急忙安慰道:“妈,女娃也好啊!以后也会孝顺您老人家的。”

“呸!好什么好?和你一样的赔钱货!”婆婆狠狠瞪了我一眼,没力气抱孩子似的,两手一松。

眼见孩子就要摔下去,我顾不上伤口扯裂,强行起身,伸手去够。

可孩子离我太远,我根本够不到。

我急得快疯了,浑身又痛得没力气。

幸好护士眼疾手快接住了孩子,我这才心下一松。

这时孩子凄厉的哭声响起,我的心又揪了起来,不由自主地冲婆婆喊道:“妈!您就算不喜欢孩子也不能这样啊!”

婆婆冷哼一声:“我不仅能这样,我还能把你扫地出门!我早就和阿伟说了,你要是生不出儿子来就得离婚,家里可不养赔钱货!”

我一下被婆婆这句话惊呆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扪心自问,我做她的儿媳妇,没有哪一点对不起她的。不管她多尖酸刻薄,我都任劳任怨地伺候她。

现在因为我生的不是儿子,就要把我赶出家门,连亲孙女都可以害死!

我浑身颤抖,强压怒火道:“您把陈伟叫来!”

我倒要看看,陈伟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因为生的是女儿就和我离婚!是不是狠心到连女儿都不要!

如果真是这样,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婆婆胸有成竹地冷笑一声,提起桌上的保温杯,“哐”地一下扔进垃圾桶,走了。

过了一会,陈伟走进来,低着头欲言又止。

“妍妍……”

我逼着自己冷静:“陈伟,你要不要女儿?”

“我当然要了!”陈伟猛地抬起头看我。

我的怨愤消了一半。

我没嫁错人,陈伟不会重男轻女的,而且他一向对我很好。

毕竟当初我为了他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不惜和家里人闹翻也要和他结婚。

他也没有辜负我。我怀孕下岗,他就天天加班赚钱,一有空就帮我做家务,甚至在婆婆面前维护我。昨天他没来,一定是婆婆拦住了他。

我放缓了语气道:“可你妈不想要孙女,你要怎么跟她说?”

陈伟沉默了一会,嚅嗫道:“妍妍,妈她真的想抱孙子,你没能生个儿子,本就不对……她身体不好,咱别再惹她生气,听她的话,离婚吧。”

我脑子一懵,气得浑身哆嗦,腹部的伤口绞痛,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陈伟,你他妈是不是有病!我没生儿子惹你妈不高兴就有错?你就要离婚?”

“你把我当什么了?看你妈意思的生殖工具吗?生得出儿子就留下,没生出来就扔掉?”

陈伟脸色一变,吼得比我还大声:“江妍,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还有没有教养了?什么叫生殖工具啊!别说得这么难听!”

“明明是你不挣争气,这么些年都没给妈生个孙子。我是陈家的独苗,不能没儿子传宗接代,可禁不起跟你这样耗!”

我怒火中烧,正要说话,却听见门外一阵娇媚的声音。

“伟子,怎么还没谈完啊?那黄脸婆又缠着你啦?我都等好久了!”

一个年轻女人挺着大肚子走了进来。

我脑子瞬间空白,过了好久才发抖地指着那女人,向陈伟问道:“她是谁?”

陈伟沉默着低下头。

那女人一把搂住陈伟的胳膊,笑道:“我叫安柔,我肚子里是陈伟的孩子。你猜,他昨天在干嘛?在陪我孕检哦!”

我神情恍惚,她这话什么意思?

陈伟昨天也在医院里,而且明知道我在生孩子,他却陪着这个女人孕检……

我眼睛一酸,哆嗦着嘴唇道:“你们多久了?”

安柔摸摸大肚子,翻了个白眼:“你说呢?看不出来吗?”

这话有如当头一棒,砸得我清醒了一点。

看这月份,也快生了。所以他们在一起至少一年了,甚至在我怀孕期间,他们还在上床!

我拼尽全力拖起病体,一把揪住陈伟的衣角,歇斯底里地吼道:“陈伟!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还是人吗?”

“我为你放弃了留学,和家人断了关系,在你家当牛做马十几年,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陈伟躲闪着不敢看我,小声嘟喃道:“就知道拿这个说事,明明是你自己做的决定,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我失控地喊道,扑过去就要打。

一旁的安柔见状,猛地薅住我的头发,逼着我抬头。

她狐狸眼里满是轻蔑,笑道:“为什么这么对你?你不看看自己,又老又丑的!还没工作!配得上伟子吗?”

“我告诉你,我爸是伟子的领导,我在工作上可以帮他。而且我比你年轻漂亮,这胎不是儿子,下一胎还能生!你比得过我吗?”

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下,刺痛干裂的嘴唇。在安柔松手时,无力地倒在床上,眼前一片灰败。

我也年轻漂亮过。上大学时,我还被评为了校花,引得很多男生追捧。我都没答应,一心一意和陈伟谈恋爱,把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他。

后来因为我成绩优异,院里给了我留学的名额,一旦答应,将来不愁高薪的工作。可陈伟苦苦求我留下,说结婚后会对我很好。

可我怀孕后,他天天加班,却是在和老板的女儿乱搞。

我不再年轻漂亮,没了工作,没生出儿子,所以就没有用了,就要被一脚踹开了是吗?

如果我生的不是女儿,婆婆没有逼着离婚,我到现在还被他们蒙在鼓里。

我默默地流着眼泪,全身的气力慢慢平息,死寂。

我不想再和这种没有人性的东西讨说法,他们只会理直气壮地说自己没有错,错的全是我。

我真的是受够了!

陈伟抬头瞄了我一眼,慢慢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书。

“这是妈叫我给你的,我已经签好字了。”

我胡乱擦掉脸上的泪。

过去的岁月权当喂了狗,离了就离了吧!我自己有资产,孩子我一个人养!

我接过协议书来看,这一看,让我彻底疯了。

“陈伟!你凭什么让我净身出户?明明是你出轨!是你对不起我!”

“那些钱大部分都是我赚的!要离也是你净身出户!”

陈伟登时火起来,欺身上前吼道:“江妍!要不是你肚子一直没动静,我至于去外面找女人吗?出轨又不全是我的错,你要不要这么得理不饶人!”

“钱钱钱,你就知道钱!对!钱全是你赚的!你用得着这样看不起人吗?”

“陈伟!你欺人太甚!”我气疯了似地扑上去,却被他一把摔在地上,肚子上的缝合线扯着皮肉,浓烈的血腥气弥漫开。

我蜷缩在地上,疼得直打颤,却听见门口婆婆一阵冷笑。

“儿子,别和这个女人多说。反正她的钱都在咱家里。咱不管她,她娘家也没人管她。她要是不签字,就让她和赔钱货死在医院里。”

听到她说起女儿,我心里痛得窒息,攥着协议书的骨节发白。

我为他陈伟付出了一切,在他陈家当牛做马半辈子,可换来的却是背叛和抛弃,甚至最后还要把我榨干了扔掉!

而我的女儿呢,一出生就差点被她亲奶奶摔死!就因为不是男孩,就要受到这些伤害!

我和女儿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难道就因为生来是女儿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