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阅读:


中美博弈进入新的阶段,拜登定调了中美竞争的主战场,然而,在他下定决定强化对华制裁的时候,美国国内却出现强烈的反对声音。拜登的对华科技限制在美国众议院遭受严重挫败,很可能最终无法实施。

现如今中美已经进入了全方位的博弈,日前,拜登政府进一步明确了中美博弈的主战场。美方对华投资限制延展到了量子计算、芯片制造、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领域的发展。这些领域无一不是被认为是未来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内技术进步的主要驱动力,直接关乎国家竞争力。

为了配合施压,美国参议院还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了《2024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修正案,拜登本以为,以美国政坛如今的反华大团结,所有遏制中国的措施一定会快速通过,但是他没想到,这项修正法案到了众议院后,有人不答应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美国彭博社报道,美国众议院金融机构委员会主席麦克亨利正在采取手段阻止这项修正案通过。据悉,麦克亨利不仅在美国政坛非常具有影响力,同时还是制定国防授权法案最终版本的委员会中的一员,也就是说,如果他始终坚决不同意,那么,这项对华制裁计划将面临无法施行的结果。

显然,美国国内对于如何处理和中国的竞争,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共识,特别是在科技领域制约对华政策上,分歧更大。这种分歧派别超越了党派,可以说是一个跨党派的经济现实主义反映。事实上,在拜登签署“限制令”的时候,美国国内多家银行,制造商就表示过担忧和不满,他们认为这些措施更可能对美国而不是对中国造成损害。

现在,拜登政府面临的困境是多维的。对于美国国内金融业而言,把握住与中国市场的联系,意味着巨大利益的持续流入;

而切断与中国的合作意味着研发能力的减弱和市场空间的缩小。

两个选项两种后果摆在眼前,聪明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不过我们也要清楚认识到,此次美国内部的阻碍,并非意味着美国就此放弃了对华限制和施压。相反,这更多的是美国内部各派系在如何处理与中国关系时的分歧与拉锯。

综观当前局势,中美关系处于一个微妙而复杂的新阶段。尽管美国国内的政治博弈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对我们有利,但是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这是美国对中国放缓了步伐。中美两国之间的根本矛盾并未化解,博弈仍将继续。我们应该清楚的认识到,拜登政府从来没有放弃通过一切手段增强对中国的技术限制,不能对美国抱有任何侥幸心理。

后语:希望大家阅读后在右下方“在看”处点个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