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时间婉转,这就来到1994年了,咱们也都知道,磊哥现在手底下有几个买卖,那是挺挣钱的:罗马假日酒店,底下带赌场,上边儿入住率也是非常好,红星娱乐城呢,生意做的也不错,每天的流水高达上万元。

咱都知道,开这个游戏厅的,基本上也是无本万利的买卖儿,再加上自个儿四方区的新艺城夜总会,磊哥咱别说每天日进斗金吧,最起码在青岛少壮派这一拨儿里边儿,那可以说是出类拔萃了!

今天咱们不能从青岛开始讲起了,咱们得先从北京这边儿开始讲起,来自于朝阳区麦子店亮马河,麦当娜夜总会里边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麦当娜夜总会也是刚刚开业不久,在有个一把大哥吧,也叫仁义大哥加代的帮助下,这伙子东北人呢,开了一个小夜总会儿,生意做得还算是不错,也算是真正的呢,在北京落下脚跟儿了。

都知道温饱思淫欲嘛,有那么一天,有两个人,那一个叫陈红光,一个叫朱庆华,坐在这个办公室里边儿,俩人就开始合计了:

这在北京,咱来了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了,也算是稍有成就了,也算是稍微的站住脚跟儿了,手里边儿也有点儿钱了,怎么办呢?要不咱俩出去溜达溜达去?

“上哪儿溜达去啊?”

“上哪儿呢,要不咱上青岛溜达溜达去?”

“青岛有什么可溜达的,那不如上三亚呢!”

“三亚太远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啊。而且咱哥这边儿生意刚干起来,怕临时有啥事儿,离人离不了那么长时间!”

“那青岛去了玩儿啥呀?”

“你是不知道呀,青岛现在开海了,头一波儿海鲜已经下来了,咱们呢,找个小沙滩,整点儿小虾爬子,喝点儿青岛啤酒,完事儿以后呢,找个姑娘解解乏,吹一吹这个海风,然后呢,待个一两天儿咱就回来,你感觉怎么样?

你要觉得行的情况下,咱们呢,明天下午咱就走,晚上到那块儿,然后咱就吃上,咱就喝上,晚上再找个夜总会儿了,找个小赌场了,咱耍两把!”

朱庆华当时这边儿一听,就说了:那行啊,要不然咱给哥打个汇报?

“必须给哥打个汇报,你打还是我打呀?”

“你来吧,你岁数小,和哥说话更方便一点儿。”

当时呢,朱庆华就把电话打给这个麦当娜夜总会的老板了,麦当娜夜总会的老板,这会儿正坐在家里边,还没上班呢,给电话这边啪的一接上:喂,哥呀,我这和红光啊,琢磨了琢磨,打算上青岛溜达溜达,你去不去啊?

“我不去,我没时间,咱这店儿刚开起来,这挺忙的,你俩老出去溜达啥呀?”

“哥呀,你看咱这整天的打打杀杀的,好不容易在北京站稳脚跟儿了,我就合计出去玩儿一玩儿,溜达溜达呀,我跑得也不远,我就上这个青岛,吃点海鲜,整点虾爬子,完事儿我这一两天儿就回来,行不哥?这一天天的精神太紧张了!”

“你去倒没啥事儿,有一点儿,千万别惹事儿,如果有点儿啥情况,在青岛这边儿咱必须抓瞎呀,咱谁也不认识,你知道吧?别说去了以后让人收拾了那啥的,哥这儿连仇都给你报不了!”

“你放心吧哥。我去了以后啊,指定是不惹事儿!”

“有钱没呀,没有钱的情况下,我这边儿给你拿点儿米儿。”

“有钱,这个大了没有,我俩出去玩儿一玩儿,花个三万五万的,那还能没有吗?”

“行,那你俩去吧,还是那句话,老话长谈,你俩是属于我身边的杀杀,一般二般的情况下是不能动手儿的,知道吧?你俩这一动手儿吧,真的容易没完没了,要不然给哥这惹不少麻烦,知道吧?”

“你放心吧哥,我俩指定是不惹事儿,好嘞,那我俩明天下午就走了,跟你说一声儿,然后头去之前我再给你打个电话。”

“行,那你俩去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边儿给电话啪的一撂下,这俩人的大哥当时这一琢磨:爱出去溜达溜达就出去溜达溜达吧,那毕竟是我在火车上捡的俩小孩儿,跟着我这十来年了,整天打打杀杀的,你还能不允许兄弟们放松放松啊,那别惹事儿就完了呗!

想到这里,这个大哥就说了:那个谁啊,小高儿,你过来一下!

一个年龄大概二十五六岁儿的小孩儿,个子呢,也不算是很高,长得黑叉叉儿的,一身的文身,当时就来到了他的跟前儿。

大哥就说了:小高儿啊,给拿1万块钱,给这个红光和庆华,明天他俩可能要出去溜达溜达。

小霸王高泽建嘛,从那个抽屉里边儿拿了1万块钱,你等说到第二天的时候儿,高泽建就把这个钱给到陈红光,给到朱清华他们手里了,当时也是再一次的嘱咐:

千万别惹事儿,在青岛那边儿惹了事,在山东咱谁也不认识,知道吧?北京这边生意刚起来,千万不要给大哥惹麻烦!“”

“哎呀,你就放心吧,你咋这么啰嗦呢,啰嗦起来没完了,我们不在身边的时候,把大哥照顾好,听到没?”

拿着这1万块钱,俩人当时领了两个小兄弟儿,开车直接奔着青岛就去了!

最美的风景永远在路上,这一路上,大家伙有说有笑,包括陈红光,酒蒙子嘛,在车上那就喝起来了,而且他是在这个高速上开车的时候吧,就一边儿开一边儿喝,他还不下去尿尿,就在车上尿!

北京离青岛能有多远啊,也就几百公里,开了几个小时呢,到下午六点钟的时候,一行人也就到达青岛啦。

这一下去吧,吹着这个徐徐的海风,整个人感觉都舒爽了,也都是感觉比北京有意思,北京啊,也是一线大都市,是吧,生活压力也比较大,节奏呢,也比较紧张,来到了青岛就突然感觉到特别放松!

而且啊,山东的姑娘呢,那也是贼漂亮,是不是?大个儿,漂亮,白,长得也是特别的水灵!

这一下来,这哥儿俩就喜上眉梢儿了,迫不及待的找了个出租车,让司机领着点儿,找个小沙滩啥的,找个小海边儿,咱搂几棒子啤酒,完事儿以后吃点儿海鲜,

听说这边刚捞上来的海鲜特别好吃,特别鲜,咱就必须要啥呀,刚刚捞上来的这一网,隔第二天的呢,咱都不带吃的!

当时这哥儿四个呢,找了一个出租车在前边儿领着,找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一个小海滩儿,这个地方也是被承包的,旁边儿是这个烧烤了,是大排档了,包括还有渔船好几艘,你想吃啥立马就过去给你网去了。

哥儿几个往这儿一坐,心情也是达到了一个小高潮儿,高高兴兴的,感觉也是特别好,哥儿几个整了点儿海鲜,然后旁边儿放了一桶鲜啤,这叮当啊,这就喝上了!

俩人酒量还贼大,包括这两个司机吧,这酒量也贼大,一边喝着,一边吹着海风,看着边上其他桌的山东姑娘。

这喝着喝着吧,打这边儿过来了一伙人儿,每个人呢,身上都背着个小包儿,斜挎的那一种,奔着陈红光和朱庆华就来了。

人家一看陈红光和朱庆华就是外地人,为啥呀?这东北的嘛,他一说话他嗓门儿大,一瞅在那儿还划 上拳了。

一个小伙来到了陈红光和朱庆华跟前儿,当时就说了:哥们儿,外地来的是吧?

“外地来的,咋的啦?”

“老家哪儿的啊?”

“老家黑龙江哈尔滨的。”

“哈尔滨的是吧,我也东北的。”

“你也东北的呀,你老家哪儿的?”

“我吉林长春的。”

“咱这也算是半个老乡啦,喝一杯呗。”

“不喝了,我其实是个销售,我打算卖给你点儿东西,你看有兴趣吗?你是过来旅游来了,还是过来干啥来了?”

“我这过来溜达溜达,从北京这边儿过来的。”

“现在定居北京了是吧,你看这个东西你稀不稀罕。”

说着,从兜儿里边儿吧,就拿出来了一个小卡片儿,里边儿有个小卡槽儿,当时这一拿出来就说了:你看看这个东西你需不需要?

陈红光当时一接过来:电子产品,这是什么东西呀?

“现在最流行的是啥呀?那肯定是老虎机!把这个东西啊,插在老虎机后面的电源那块儿,这个东西就是个解码器,想啥来啥,一晚上能让你赢个一两万,就跟玩儿一样。但是口儿不能太急了,是不是?你也得象征性的输点儿,完事了象征性的赢点儿,每天过去赢点儿。这个东西一共才1000来块钱儿,多上算呢,来一个吧!”

“这么玩儿的情况下好吗?”

“那有啥不好的。”

朱庆华当时说了:哥们儿,我不要,我们来吧,也没打算耍钱,要是耍 钱的情况下,我就直接就上赌场了。

“你可别上赌场,我告诉你,你就找个游戏厅,在这儿拍会儿鱼了,玩儿会儿老虎机了,你这个稍微赢个一两万,你能拿走,就你们这外地人,上哪个赌场你赢3000块钱都够呛能让你拿走,知道吧!”

陈红光当时:你把嘴闭上,什么玩意儿输了赢了拿不走,这个东西在哪儿都能用,是吧?

“在哪儿都能用呢,老虎机基本上就是一个型号儿,都是从广州那边过来的,这就是个解码器,老厉害了,想赢钱的时候给他放这儿,不想赢钱拿下来不就完了嘛。至于说想赢多少钱,自个儿运作。怕赢多了拿不走,那一天赢个两三千,一天赢个三五千,那不也是钱儿吗?在青岛多待几天,给这些个小游戏厅赢个遍,哥几个拿几十万走,那也不白来这一趟啊,光在这吃虾爬子有啥意思,一点格局也没有。

“这东西真是说太好了,1000块钱是吧?”

“1000块钱,你这么的,咱俩都是东北老乡,瞅着你也挺有缘,我给你打个折,你给800块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的朱庆华当时也心动啦:那行,那800块钱都无所谓,这果真管用吧?

“绝对管用,我每天都在这个地方卖,不好使明天拿回来,我把钱退给你。”

说着,给这哥们数了800块钱,800块钱往他手里边儿一塞,当时说:给你吧,这个全新的。

“我不要这个,我看你的包里边还有没有,这不有带包装的吗?”

“哎呀,一样的,这个也是刚从那包装盒里边拿下来的。”

“我不得,我就要这个,把这个给我。”

啪的一拿下来,挑了一个全新的,当时往这兜里边一放,如获至宝。

卖东西的这哥们当时也说了:那行,哥几个你们喝着,我看看别的地方还有没有人要。

“那喝一杯吧?”

“不喝啦不喝啦,你们吃好喝好,美丽的青岛啊,欢迎你们!走了走了!”

当时这几个哥们就迫不及待地要去游戏厅耍一把去!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在那儿喝了也有三个多点,陈红光上头了,朱清华当时也上头了。

这一站起来就说了:这么的,咱要不要找个夜总会,是不是,咱玩儿一玩儿去!

“上什么夜总会呀,我这兜里边儿揣着这个东西,我恨不得找个游戏厅我干一会儿,咱赢了钱再去呗。”

朱庆华当时说了:行啊,那咱找个地方先赢点,走,开着车!

哥几个喝得晃晃悠悠地来到了车上,同样是打了一个出租车,问了一下子:咱这附近有没有大一点的游戏厅啊,或者游乐城啥的?准备玩玩儿这个老虎机啥的。

“你们想要规模多大的啊?想找个多大规模的呀?”

“最起码赢个一两万能拿走的呀?”

“游戏厅这个东西,它这里边儿也不存在老千啥的,那赢多少钱也能拿走!”

“是吗?”

“那必须的呀,咱这么地吧,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吧?”

“我不知道啊。”

“这是青岛的市南区,比较大一点儿的游戏厅儿,那就上哪儿吧,上红星吧,怎么样,两三千平。”

“两三千平行是吧,那赶上我家夜总会大了,那走吧,那就红星游戏厅吧。”

哥几个开着车,奔着红星游戏厅这就去了,这你看路程吧,也并不是说太遥远,把这个车呢,往门口儿这块儿一停下,抬头一看,确实也是挺够大的,那门口儿上也是说灯火辉煌的,灯火阑珊的,也是特别特别好。

几个人在门口儿这儿抽了一根烟,把这车费给人结了,当时谁瞅着啦?王群力就看见了,王群力吧,当时咵咵这一摆手儿,就说了:哥们儿,玩一会儿呗进来。

这四个当时就过去了,往跟前儿一站,就说了:哥们儿还有机器吗?

“有,几个人呢?”

“四个人。”

“玩儿啥?”

“老虎机。”

“来吧,屋里请。”

王群力领着他们,当时这就进屋儿了。你说这一进屋儿吧,找了这四台机器,陈红光说了:兄弟,买币去,去吧,先整2000块钱的币。

王群力当时这一瞅:哥们儿,大玩儿家啊,充2000块钱是吧,充2000块钱我赠你200,给大哥上2200个币,快点儿的!

赠了他200个币,哗啦的一下子往这大盘子里边儿一摆,你就造吧,这2000个币,你要输都得且输一会儿了。

陈红光和朱庆华当时说了:我说这是真好啊,我也看出来啦,这个真是大游戏厅,送他都送你10%的,这真好!

王群力说了:哥儿几个在这儿玩儿,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上门口儿再张罗张罗别的客人啥的。

“行,哥们儿,有啥需要我教你。”

“咱家呀,免费的香烟,免费的矿泉水儿,喜欢啥直接叫咱家小姐拿就行。”

“那行,谢谢哥们儿啊!

王群力当时就出去张罗别的客人去了,陈洪光、朱庆华,还有这俩司机咔咔就在这儿玩儿上了。

手气也着实不错,哥儿几个拿着这2000多个币,一人500多块钱儿的嘛,在这儿玩儿了半个小时的时候,每个人呐,基本上这就能赢个二三百块钱了。

当时这来回一走一过儿的,人家就说了:哥儿几个今天手气不错啊,真好,哎呀,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手气呢?

一说这个吧,陈红光和朱庆华基本上就是有点儿膨胀了,陈红光也就说了:这才赢了几百块钱的,太慢了,要不把这玩意儿掏出来用一下子吧,我看那儿有个槽,我估摸着直接插进去就行。

朱清华说了:行,这么地,你上个厕所,把包装啥的拆开,完事以后把包装啥的扔了,回来以后呢,把这玩意儿插在卡槽里面,咱看看怎么样,看看是不是像他介绍的一样,想啥来啥。

“那行,你等我一会儿。”

陈红光当时拿着这玩意儿来到了厕所里边,把包装随手啪的一扔,它就一个小卡片,就跟咱小的时候玩儿的那游戏卡是一样的,往兜儿里边儿一塞,绿色儿的,跟个电磁芯片一样的,拿着就出来了。

往这块儿啪的一坐上,趁着没人的时候儿,直接啪的一下就插那卡槽儿里边儿了,当时这个游戏机就开始转了:快快快,快上币,快上币!

这边儿叮叮当当就开始了,哗啦哗啦的一下子,真是想啥来啥,陈红光当时这一瞅,这太得劲儿啦!

朱庆华也是:哇,真好!点儿,一人五把,每个人赢1000块钱,咱们四五千块钱拿着,咱就上夜总会去。

“你着啥急啊,让我再爽一爽!”

一看周围也没人儿,把这个烟盒儿往那小卡片儿那儿一放,他就把这个地方给挡住啦,这边儿说一摁,开始滋溜滋溜这一转,基本上你手都不用动弹,就哗哗地从那个口儿里边儿往下边儿出币了。

玩儿了个能有三四把,陈红光在这台机器上就得赢了两三千块钱,为啥说一开始在这儿玩儿了半天才赢了几百,你没有这个东西辅助的时候你不敢压啊,是吧,你这个倍率啥的你就上不来。

有了这个东西,那直接你就压吧,咋压咋赢,倍率还不给你整到最高啊!

陈红光在这里哗啦哗啦赢钱,这一看提示,机子里边儿没币了:叫人,把人叫过来,就往里边儿续点儿币,等把这一机子币赢完了以后,你就给我,我赢再他一机子,完事儿了以后,这俩哥们儿一人赢一机子,我估摸着整个万儿八千的就没问题了!

“服务员呐!”

小姐当时就过来了:你好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你看这机子里边儿没币了,这才赢了几千块钱儿,怎么就没币了呢?”

“先生,可能是你这个手气太好了,先别着急,我上前台拿钥匙去,我再往里边儿续点儿。”

“赶紧赶紧,给我这哥几个把这币子啥的也续上,今天这手气实在是太好了!”

小姐当时来到了前台,把这个币啥的一拿出来,它在那个盘子里边儿嘛,都是一溜一溜的,在那个纸里边儿包好2000块钱的币子,这就又塞进去了,给其他的三台机子又补了几百块钱的币:小姐,谢谢啦,辛苦了!

“没事儿,不辛苦,祝你们玩儿的开心,祝你们玩儿的快乐,赢完钱 呢,上前台直接兑现就可以了。”

“行吧,你忙去吧,忙去吧。”

当时小姐这一走,陈红光这边儿:看着啊,我给你展示一手,别在这儿耗的时间太长了,2000块钱呢,我争取20分钟之内就给他拿下,完事儿以后咱也找个夜总会,好好潇洒潇洒去,每个人呐,我给你们安排两个宝贝儿,咱也说像代哥一样,出去上夜总会,一来就是十多个宝贝儿,咱也就是都坐下吧,洗完澡儿咱就得上楼,来来来,这真是过瘾呐这玩意儿,快快快,压庄压庄!

“哎呀,什么压庄啊,这不压什么来什么吗?”

这边儿在这儿说着话,唠着嗑儿,那币哗啦哗啦就开始往下来,这东西还真是好用,2000块钱眼瞅着赢得也差不多了,朱庆华说了:给我来,我整一手,你别玩儿了。

那眼瞅着这边没人看,把这小卡片啪的一拔下来,从这底下来这边一接过来,朱庆华就往这儿一插,他也在那儿整上了。

现在呀,就是在后边围观的越来越多。人,你只要记着,赌博的时候儿,他是最上瘾的时候儿,也是大脑注意力最集中的时候儿,虽然是有那个东西辅助,但是你也得盯着点儿。

后边儿得有说十多个老弟,在这儿看着,有一些个傻子吧,他就看不出来,就说了:人家这哥儿几个手气真好,这老虎机怎么能玩儿的这么明白,这电子产品这都是随机的,这怎么能把把赢钱呢?那基本上是不输呀。

旁边有个人看出来眉眼高低了:别说话,没看出来嘛,这不你看!

“看出啥来了?”

“你瞅那机子上插的是啥呀?在那个屏幕边上,绿色的,上面挂着烟盒儿的那个!”

这哥们当时也看出门道来了,但这小子也是一个街溜子,平时没事儿就是占这个便宜占那个便宜的。

这哥们当时往前一上,来到了朱庆华的跟前儿,就说了:哥们儿,没少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