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罗素深入了解中国之后,他少见地将目光投向了社会课题,并以令人振奋的笔触撰写了一部名为《中国问题》的巨著。这位哲学家在深刻体验中华文化后,不禁感慨万分,对中国表达了赞美之词。

在这部著作中,罗素发言:“若世上有一个民族骄傲到拒绝陷入战争的泥沼,那必然是中国。”

这番言辞传达出对中国的崇高评价,使罗素成为近代史上对中国赞誉有加的国际名人之一。与他一道,爱因斯坦、马克吐温等众多知名人物也对中国赞不绝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罗素为何如此陶醉?他口中的“骄傲”蕴含着怎样的深意呢?

不愿打仗的国家

在古老的中土大地上,一段深厚的文明史书写着中华民族的崇高传统。这个拥有丰富历史的民族,自古以来就悟出了一条与世界不同的道路——“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在这个古老的土地上,各族纷争,争夺着有限的土地和资源。战争在许多民族中是解决矛盾的主要手段,而尤其是西方的海洋文明,将侵略和征服作为家常便饭。他们在欧美大陆争夺资源,辗转开辟殖民地,不顾一切地将自己的触角伸向世界的每个角落。

在这纷乱的世界中,中华民族显得与众不同。他们从不轻易挥动战刀,将战争作为解决矛盾的首选。相反,他们奉行“以和为贵”,通过经济文化的交流与其他民族互通有无。

中华民族以其灿烂的文化自居,傲然不屑以战争征服他族。他们深信,单凭那令人翘首以待的中华文化,足以在外来势力的侵略中屹立不倒,最终将这些异邦势力完全融入自己的怀抱。

在千年古国的大地上,中华文化矗立如山,宛如一幅绚烂的画卷,镌刻着时光的深邃。这里的人们以汉语为琴弦,以汉字为舞台,演绎着一场源远流长的文明之歌。

故事的开始,追溯至汉朝时代。那是一个古老而威严的时期,中华民族的文化荣光如日中天。在这片土地上,汉字是一种神奇的符号,承载着千百年的智慧和传承。它们如羽毛般轻盈,却能穿越时空,留下永恒的印记。

历史的舞台并非只属于汉人,而是一场丰富多彩的人类交响。在这段叙事中,曾经被风沙掩埋的匈奴人走进了历史的舞台。他们是草原上的猛士,骑马驰骋于苍茫之地。面对中华文化的瑰丽,他们不禁为之倾倒。

匈奴人用崇敬之情称呼那些居住在中原的汉人为“汉子”,仿佛是对文明的臣服。在他们的传说中,那些英勇善战、坚韧不拔的汉子被赞颂为“好汉”、“男子汉”。这并非是一场敌我之间的对抗,而是一次文明之间的心灵碰撞。

在戈壁滩上,匈奴勇士们在篝火旁传颂着中原的故事,品味着汉字的韵味。这并非是征战的歌谣,而是一种对于文明的敬仰。在火光中,他们发现自己也能在汉字的海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舞蹈,用匈奴的英勇诗篇描绘着自己的传奇。

就算是在航海技术落后、生命危险环伺的时代,远在千里之外的日本人也不惜一切,冒着生命危险穿越重洋,只为在华夏大地上朝拜,接受中华文化的熏陶,以加速他们本民族的开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唐朝时期,日本的当政者下令实施全面的“唐化”,仿效汉朝从衣食住行到政治经济制度的一切。直至明朝时,当日本使者被问及他们国家的状况时,他们羞愧难当,深感对比之下的渺小。

在古代,中国长时间处于文化的领先地位,很多时候,他们甚至无需动刀兵,就能够赢得四海归心。尽管历史长河中不乏战争的痕迹,但这些战争往往是为了追求更长久的和平。历史的铭记中,我们看到了无数次的内外战争,却也看到了为了和平而战的坚定信念。

徜徉在岁月的长河中,中华大地孕育着丰富的历史传承。那是一个以战争为剧本、和平为终章的舞台,承载着古今中外的辉煌篇章。

在汉朝,匈奴的骑兵如狂风般袭来,而汉子们奋起抵御,将铁血之战书写在黄河之滨。明朝时,鞑靼的阴影再度笼罩大地,明成祖朱棣亲率大军,展开一场漫漫的征程,为了国家的安危,为了太平的梦想。

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中国发展武力并非出于征服他人的野心,而是为了维护天下太平,令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在这个国家,战争并非为了扩张版图、彰显势力,而是一种力量的象征,一种守护和平的使命。

明成祖朱棣的一次北伐,不仅战胜了鞑靼部族,更是以宽广的胸怀和惊人的军事实力,将北方部族融入中国的怀抱。与其驱逐他们,他选择让他们作为中国的附庸,和平共存,这种宽容与胸怀使鞑靼部族对明朝感恩戴德,成就了数十年的太平盛世。

这或许正是罗素所言的“骄傲到不肯打仗的民族”。这份骄傲并非来自功绩的自恋,更不是盲目的自大。而是源自中华文化的内在自信,一种由衷的自豪。

中华文化的包容性

中华文化的包容性,世界任何文明都难以比拟。战争或胜或败,但中华文化却从未被击败。外来文明在与中华文化的交融中,最终“反败为胜”。

徐徐的清风拂过南越的山川,秦始皇派出的大军如雷霆般压境而来。南越,曾被冠以蛮夷之名,面对这场风暴,却没有迎来丧命的劫数。秦军并非带着统治的铁蹄,而是带着文明的庇佑,带着与世共生的心愿。

占领之后,秦人并没有胁迫南越,而是选择与这片土地长期共生。他们融入南越的生活,将中华文化的精髓传递给南越人,使得这片曾经蛮夷之地如今成为广东、广西等地的繁荣之地。

时光如梭,唐朝的大地上又演绎着不同的篇章。回纥部族,与华夏民族相遇在刀光剑影之间。但唐朝政府的选择却非常独特,他们并非将回纥部族视为敌人,而是给予他们土地,将他们融入了华夏民族的大家庭。

在山西、甘肃等地,回纥部族安居乐业,他们不再是陌生的异邦,而是与华夏民族共同书写着历史的一部分。

宋朝时期的大地却显得更为险恶。西夏、契丹、女真等民族的入侵,给宋朝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正是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时刻,中原文化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包容性。三族在与蒙古的合作下被打败,他们并未被摧毁,反而融入了中原文化的怀抱。

在久远的时光中,元朝的降临带来了一场截然不同的历史故事。当蒙古族骑兵风驰电掣般席卷而来,他们成功地在中原大地上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帝国。这并非是一场文明的融合,而是一段坚守己见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