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寡妇门前是非多,王寡妇竟然怀孕了,这件事对整个王村来说简直就是平地里的一声惊雷。

率先发现王寡妇怀孕的,是她邻居李二婶,李二婶是王村里有名的小喇叭,任何细微的小事都无法逃不过她的眼睛,任何子虚乌有的事情经过她的散播就能引起十二级的大风,李二婶很享受处在风眼的感觉。

李二婶觉得自己就是侦探,自己更是先知,她率领着村民走向明了清晰的世界。

王寡妇长得有几分姿色,虽三十有五,但仍保有些许少女的神韵,让王村的老少爷们很是怜爱。

王村的老少爷们对王寡妇都有统一的认识,那就是她是一个漂亮的苦命女人,命运对她太不公平,这么好的人应该捧在手心含在嘴里,更应该有男人来照顾她。

王村的老少爷们在王寡妇那里找到了自己的男人样子,他们在王寡妇面前是硬气的,干练的,强悍的,充满男人味的。

每当王寡妇含羞的对他们说声谢谢,或冲他们笑笑,他们更加觉得自己是大丈夫伟君子。

王村的老少爷们在王寡妇那找到了作为救世主的优越感,这种感觉真他妈爽,有些人做梦都会笑,而后身下撑起了小帐篷。

李二婶家的男人就极爱这种当救世主的感觉,每每他看到王寡妇提水,他会立马放下手里的活,飞奔过来抢走王寡妇手里的水桶,然后嗔责王寡妇:这种粗活怎么能让你做。

王寡妇的脸上多了一丝绯红,那绯红撩拨着李二叔的心。

李二婶对自己家男人干的蠢事早已见怪不怪了,但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刚开始时,李二婶会骂他男人两句,让他注意影响。后来看着自家的男人去王寡妇家比回自己家都勤,李二婶就指桑骂槐,骂李二叔没良心,眼看着戏码越演越重,李二婶的咒骂越来越下三滥,对闷不做声的李二叔开始推搡,此时,你会听到振聋发聩的耳光声。

那是沉闷的李二叔把自己的大手打在李二婶脸上发出的声响。随后你会听到杀猪般嚎叫,紧接着你会听到李二叔对自己的女人说:你再嚎,我就接着揍,嚎叫声戛然而止。

每每在这个时候,李二婶摸着自己滚烫的脸,心里恨死了王寡妇,巴不得她立马死掉。

这不,这次终于让她逮到了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几日没出门的王寡妇,出门赶集买菜,李二婶悄悄的跟在她身后。

据李二婶的观察,几日不见的王寡妇不似之前水灵了,竟感觉虚胖了不少,走路好像也有些不利索。不会是有了?这想法立马占据了李二婶的心头。

眼看着要到集口了,李二婶觉得也看不出什么猫腻来,一时忘记了自己的重要任务,想着家里缺什么东西,好在集市上买些。

就在这时,离李二婶五米开外的地方,王寡妇手扶着电线杆,哇的一口,吐了。

怀孕了,王寡妇怀孕了!李二婶激动的要跳起来。

哼,小贱人,自作孽不可活,你就等着被别人戳脊梁骨吧!

李二婶立马掉头往回走,她要把这消息散播出去,她庆幸自己刚才要紧跟王寡妇的决定,让她成为第一个发现王寡妇怀孕的人,她确定这一次自己又能站在风口浪尖了。

王寡妇买了不少新鲜的绿叶蔬菜,还买了一斤猪肉,这一阵总是感觉胃不舒服,她怀疑是前几天吃剩饭吃的,毕竟是夏天,温度高,剩菜剩饭容易变馊变质,她今天想吃些清淡的。

王寡妇走在回家的路上,虽然路上也有其他人但她觉得周围好安静,她的背后仿佛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俨然成了T台上的模特,可王寡妇不是模特,王寡妇不想引起任何关注。

吃完午饭后的王寡妇有些困意,她正想躺在床上小憩一会儿时,刘大姐推门而入。

刘大姐仔细瞧了瞧王寡妇,随后问王寡妇,脸色怎么有些难看?

王寡妇说,可能是前几日吃剩菜剩饭吃的。

刘大姐意味深长的点点头,噢,原来是这样啊。刘大姐小声嘟囔着,让王寡妇多休息随后出门了。

刘大姐是王寡妇的好闺蜜,其实刘大姐也曾把王寡妇当成假想敌,怕哪一天自己的老公着了她的道。

可后来的一件事让刘大姐化敌为友。

刘大哥是个热心肠,他看见王寡妇一人在地里忙着收麦,心里过意不去前去帮忙。

忙完农活后,王寡妇执意要请刘大哥吃饭,为了避嫌她特意来请刘大姐。

刘大姐好不情愿的去王寡妇家吃饭,一顿饭下来,刘大姐改变了对王寡妇的看法。

刘大姐觉得王寡妇是个老实本分的妇人,她不是妖精也不浪荡。

后来刘大姐和王寡妇越走越近,她时不时向王寡妇偷师,给家人做一桌可口的饭菜。

慢慢的刘大姐发现王寡妇是一个眼高于顶的人,村里的男人都入不了她的法眼。因为王寡妇

曾说过,见过最好的人后又怎么可能降低标准找个一般的对象。

王寡妇还在渴望爱情,这样刘大姐心里五味杂陈,她觉得王寡妇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真是个可怜又可爱的苦命人。

所以,对于王寡妇怀孕的传闻,她是不会相信的。

三人成虎,流言蜚语的传播速度快的惊人。

越来越多的人看见了王寡妇的孕吐,越来越多的人见识了王寡妇小脸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默默注视着王寡妇虚胖的体型,就好像她们全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王寡妇的身边死死的看着她。

谣言只能是谣言不能摆到明面上,要想让谣言变成事实需要一个契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二婶在看到了王寡妇孕吐后,第一时间告送了李二叔,她想让丈夫明白,王寡妇这只所谓的天鹅是不会让李二叔这只癞蛤蟆咬上的。

李二婶原以为自己丈夫知道这件事后,对王寡妇的殷勤会有所收敛,可她没想到自己的老公还是个痴情种。

李二叔仍然去王寡妇家比回自己的家还勤。

李二婶虽然心里很气,但她觉得这些都是小事,当前的大事是要把和王寡妇私通的那个人揪出来。

于是,只要王寡妇在家,李二婶也不会出门,她在等待实锤。

可左等右等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只有自家老公殷勤的像一条狗。

没想到谣言才刚刚传了几天,风向就变了,人民群众逮到了王寡妇的姘头。

李二婶兴奋的来到人群中,可人们一看到李二婶立马散场。

李二婶隐隐觉得难道新的谣言和自己有关。

李二婶的确没有猜错,新的谣言的确和她有关,据人们群众发现那人是李二叔。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人们觉得李二婶真傻,她被蒙在了鼓里。

这一天,天公不作美,下起了暴雨。

刘大姐来王寡妇家看看她好些了没,不知是王寡妇体弱还是怎的,王寡妇愈发浮肿起来,腹部隆起,竟真的像怀胎三四个月的体态。

这让原本坚定的刘大姐有些困惑,再加上她刚来时,看到了从王寡妇家出来的李二叔。

刘大姐是个直肠子,她心里憋不住话,她问王寡妇:“你不会是真的怀了李二叔的孩子吧?”

王寡妇被刘大姐这突然一问有些懵住,随后苦笑了一下,原来交好的大姐也不能真的了解自己。

王寡妇告诉刘大姐怎么可能,她是看不上李二叔的,退一万步说,即使是看上李二叔了,她也不会破坏人家的家庭。

接着王寡妇又说,我一个女人家在王村无依无靠的,有个男人能帮帮我的忙也是不错的,我知道自己这样做或许有些不道德,但我没有其他办法了。

刘大姐被王寡妇的真心话惊得半晌没说一句话,半晌后刘大姐,说:“真不知道那个丧良心的造的谣,要是我逮到那个人非得撕烂她的嘴。”

刘大姐的话音未落,伴随着雷声,李二婶扯着李二叔进了王寡妇的屋。

李二婶和李二叔都被淋成了落汤鸡,可李二婶眼里冒着火,像一只奋勇向前的公鸡。

李二婶指着王寡妇,扯着嗓子问李二叔:“说,她肚子里是不是你的孩子。”

刘大姐没等李二叔回话就骂开了,她说李二婶欺负人都欺负到家里来了,是看王寡妇家里没人还是怎的。

李二婶说,这事和你无关,你给我闭嘴。

刘大姐是嘴笨之人,没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而此时,人民群众已经聚集在一起,看着这出好戏。

好戏即使遇到了大雨,也无法浇灭人们看戏的热情。

李二婶仍在那扯着嗓子骂,她问丈夫,孩子是不是他的。

李二叔是沉闷的,但沉闷的人往往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李二叔说:“是!”

李二婶瘫坐在地上撒泼打滚。

“不好了,不好了,王寡妇晕倒了。”

人们这才注意到这场闹剧的女主角晕倒了。

演戏的和看戏的都安静了下来,原本人民群众只是想看出戏,没想到到最后竟牵扯到性命。

性命攸关,人群里有拨打120的,有报案的,可他们都忘记了一件事,王村地处偏僻,从县城赶来的救护车最快也得一个小时后才能到。

李二叔回答完振聋发聩的事后,没有丧失理智。

他冲开人群,把自家的拖拉机开进王寡妇院里,把她抱到车上,按了下喇叭,朝县城的方向开去。

第二天从邻村传来了消息,雨天路滑,李二叔的拖拉机开在堤坝上,一个趔趄车翻了,李二叔和车上的王寡妇都掉进了水库里。

王寡妇死了,她死的时候也拉上了李二叔,真是应了她的克夫寡妇命。

有人说,这样也好,一家三口可以在下边团聚了。

又过了几日,尸检报告出来了,王寡妇没怀孕,她的胃里长了个瘤子。

人们开始想念王寡妇了,想念她的小脸,她的身材,她的浅笑和脸上的绯红。

王寡妇死了,李二婶成了李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