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老山战斗中,小战士顾克路被越军炮火炸成“两截”,副连长孙兆群看到这一幕后怒吼:“不抓俘虏了,全部杀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68年,顾克路出生于山东济宁邹城一个退伍军人之家。1984年12月,在父亲的大力支持下,他义无反顾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当时部队正在进行自卫反击战,在仅仅两个月的强化训练之后,顾克路就随队一起进入了老山前线。

虽然顾克路只有17岁,可他长得高大强壮,头脑灵活,在作战中表现异常出色,在入伍不到一年之后就火线入党。

一个月后,连队接到了拔除越南604高地的紧急任务,副连长孙兆群奉命组建突击队。顾克路奋勇争先,第一个报名。

604高地易守难攻,越南鬼子对其异常重视,因此说是突击队,事实上就是敢死队。孙兆群起初考虑到顾克路年龄太小,不舍得让其加入,但无奈顾死缠烂打,最终还是同意了。

11月30日,孙兆群将突击队员分成了三个进攻梯队,分别在上午九点和中午12点两个时间点向604高地发起了冲锋。

顾克路跟着副班长郑智学从左侧发起进攻,一路上他们较为顺利,很快接近了越南鬼子的暗堡。

谁知狡猾的敌人在他们身后设置了倒打火力点,狙击手射来了一梭子子弹,六七名战友一下子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狡猾的越南鬼子,我要为战友们报仇!”看到刚才还并肩作战亲如兄弟的战友倒下,顾克路气得浑身发抖,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可是又一阵子弹打了过来,顾克路的大腿上连中了四枪,顿时血流如注。

按理说,这么严重的伤应该立即停止进攻,等待救援队转运到后方医院进行紧急手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是顾克路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只用随身携带的止血带进行了快速包扎,就跟着郑智学继续向前攻击,很快到达了敌人的暗堡下面。

顾克路忍着剧痛,将绑在腰上的火药桶解开,奋力一跃扔到了敌人暗堡中。随着一阵轰隆隆的爆炸声,暗堡四处开花,里面的越南鬼子被送上了西天。

“克路,好样的!不过你受伤太严重了,就在这里等着,不要再继续向前了!”郑智学命令道。

“副班长,这可不行,本来咱们这个梯队就牺牲了这么多人 ,我怎么能够轻伤就下火线呢?”顾克路斩钉截铁说道。

郑智学红着眼睛点了点头,眼前这个还未成年的小战士,这么严重的伤竟然只说成是“轻伤”。

虽然大腿上传来钻心的剧痛,可是这次顾克路毅然决然地冲锋在了最前面。敌人发射过来了一颗炮弹,在顾克路身边爆炸了,他被炸到了远离地面三米多的高空,又重重摔在了地上,血肉模糊。

顾克路的下半身几乎全部被炸掉了,整个人只剩下了上半身。郑智学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顾克路受重伤的全过程,他刚想命令其他战友上前将其拖到隐蔽处包扎,顾克路一个动作却让他惊呆了。

只见顾克路使用橡皮带,死死缠住自己双腿断落处进行止血,豆大的汗珠从他头上冒了出来。这得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啊。

越南鬼子的枪炮持续吐出火舌,顾克路却顾不上这么多,他用两个肘子撑着地,一点一点往前爬。

终于顾克路爬到了敌人的下一个暗堡处,他先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将炮弹扔了进去,炸死了几个越南鬼子,然后顺势将一把步枪放到了暗堡口上。

顾克路因为无法站立,无法看清暗堡里面的情况,他只能凭借着感觉扣动扳机,用最快的速度将步枪中的子弹打光。

顾克路在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终于因为伤势过重永远的倒在了地上。在他的身后,则是一段长长的“血路”,如同一部无言的史诗,记录着顾克路的英雄事迹。

此时身为突击队队长的孙兆群带领着援军杀到,他看到了顾克路这悲壮的一幕,不禁悲从心来。

“传我的命令,这帮越南鬼子,一个不要放跑了,不抓俘虏了,务必全歼他们,给顾克路报仇雪恨!”孙兆群说道。

战友们也被顾克路的壮举深深感动,他们将对顾克路的缅怀化作了杀敌的无穷动力,因此一个个如下山的猛虎一般,激发出了以一当十的力量。

他们在孙兆群的带领下,很快冲上了604高地,与守卫在那里的越南鬼子展开近距离的拼杀。

越南鬼子被我军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战斗了不久便损失惨重,负隅顽抗的十来个人本来举起了白旗投降,可是战士们坚决拒绝敌人的投降,最后将他们全歼。

战后孙兆群找到了顾克路的尸体,趴在他身上嚎啕大哭了好长时间,才将他安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好在顾克路牺牲的全过程被孙兆群与郑智学从头到尾看得清清楚楚,他们将顾克路的英雄事迹进行了上报,上级非常重视宣扬这个优秀的战斗典型,很快为顾克路追记一等功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