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十年前的今天,2013年12月4日,工信部正式发放了4G牌照,属于智能手机的黄金时代开启。

那时,绝大多数人换上了智能手机,不过,它大概率是办套餐送的“中华酷联”之一的手机,而大概率,它有着毫无质感可言的塑料外壳,一块昏暗且分辨率不太高的屏幕,甚至还有着一些人至今仍然怀念的可更换的电池和3.5毫米耳机接口。最后,它一定装着莫名卡顿的系统,以及大量从来用不上的软件。一些向往美好的年轻人,开始着手于合约机破解、刷机……他们未来是极客,是开发者,也是日后小米、一加和魅族等品牌最早一批用户。

就在这场信息技术迭代的浪潮下,移动互联网与中国科技互联网企业萌芽,一些变化悄然发生。

2013,什么是“好手机”?

在4G落地前后那几年里,实惠的合约机的确让中国的普罗大众快速“触网”,但它们的产品很难让人喜欢,更何况它往往还绑定了两三年的合约镣铐。彼时如果我们想自己买部好一点的手机,得去电子城里找找“水货”,国外大牌,品质上乘,用起来还有面儿,但不论价格还是售后,都劝退了大多数消费者,也让“水货”手机始终未见光明。

智能手机,孕育着潜在的万亿市场规模,很多人都盯上了这块大蛋糕。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在线下,从功能机时代诞生的品牌们,建立了遍布中国的销售渠道,其中的佼佼者华为、OPPO与vivo,发展成为今天手机市场的主力军;在新兴的线上市场,则是以小米、魅族和一加为代表的新锐手机品牌,通过电商在线直销,打造出一代代性能更强的手机。

十年后回头看,这三家企业,可以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手机”概念的三个代表,他们是首批改变市场玩法的关键玩家。今天我们放心地在电商买手机、电脑,也许都要感谢这些最早吃螃蟹的公司。

不过,这三家企业有着截然不同的基因——魅族从MP3播放器转行去做手机,做手机也强调美学;雷军从软件行业起家,小米的起步也从系统开始,至于硬件则有一时的名言“没有设计是最好的设计”。

与前两者都不相同,一加的刘作虎,则是一名真正的产品经理,曾经亲自泡在海外影音论坛上,跟用户们一起调试讨论,最终把OPPO的蓝光播放器做到全球业内盛名,也在OPPO探索智能手机阶段里,将OPPO Find系列打造成于与莱昂纳多小李子同样闻名的手机产品。

2013年12月17日,刘作虎宣布成立一加手机,喊出“不将就”三个字,只因为他觉得当时大部分产品没有那么好,而好的又特别贵,价格和品质很难平衡。

正是基于这样的洞察,2014年4月,刘作虎正式发布了一加的首款手机,搭载了顶级高通骁龙处理器和当时最大的内存。在没有按照稿件演讲的情况下,刘作虎说出了那句后来在业内广泛流传的话:

“手感真xxx好!”

今天我们再回过头看这句话,会发现一加把它代表的“不将就”理念贯彻了十年。

一加手机1的手感好,在于它第一次为冰冷的手机产品引入了肌肤触感的babyskin白色后盖,这就是CMF的创新——颜色、材质与工艺。后来的一加,还拿出了竹子、芳纶纤维、蚀刻玻璃等等材质,人们才知道原来手机后盖还能这么玩。

销量会证明产品的好与坏。2014年年底,一加1的销量突破100万,其中有60%卖到国外。当年,纽约时报对一加1评价道:"用过的最好智能手机之一。"能得到海外媒体的高度评价,是当时对国产手机最有力的背书。其它海内外媒体的好评纷至沓来,甚至有人认为一加买了水军。

现在我们可以说,一加手机1对于这家公司未来的十年,走出了关键的一小步。在第一部手机上体现的关键特性:顶配性能、成熟设计、材质工艺创新、国际化……它们都是一加成功的基础。

其次,对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来说,以一加为代表的最早一批的互联网手机,完成了对行业与消费者“什么是好手机”的产品启蒙。国产手机品牌可以做出媲美国外品牌的产品,而消费者不再挣扎于合约机的泥泞,人们发现原来手机这种东西也可以像工艺品一般精致。

最后,对于中国移动互联网生态而言,更强、更普惠的国产智能手机,为新的应用软件打下了物质基础。2013年前后,是4G商用、国产手机普及;再过两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了科技圈的主旋律。今天还有很多人怀念那个遍地黄金的时代,来自全球的海量风险资金,通过风险投资这个管道源源不断进入中国,洒向科技行业的青年志士,并最终在远东的沃土上变成一个巨大的宏观经济的增长,助推出一个长达十余年的繁荣的周期。

就在一加发布手机的同一年,2014年6月,运营商的手机补贴结束,办套餐送手机比拼大赛落下帷幕。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手机行业的未来将属于自由竞争的市场,但这个市场的顶点,来得比想象得早了一些。

消失的“Others”,活下来的一加

谁也想不到,4G商用仅仅两年后,2016年,中国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历史性见顶。根据IDC曾经发布的数据统计,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的出货量达到4.7亿部,而在2022年,这个数字已经降到了3亿以下。

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见顶是早晚的事情——伴随着智能手机产能提升、渗透率的提高,智能手机市场早晚会变成存量市场,更多服务于消费者的替换需求。在2016年前后,智能手机的影像能力、硬件性能、软件优化、快充等能力都已经有了阶段性进展,智能手机变得更耐用、换机周期被进一步拉长。

蒸蒸日上的手机市场,开始嗅到一丝寒意。回头看,那时手机市场有点像是巨头们的游戏——2016年,在前五大厂商之外的“Others”们,共计出货了1.57亿部手机,相比2015年有着显著的下滑。留给“Others”的机会不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存量市场里,各家拼的是什么?消费端换机周期拉长,移动互联网生态完善,意味着用户与手机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多;虽然智能手机的基础功能已经相当完善,但用户仍然会有一些个性化的需求。一切又回到了原点:用户为中心。

“Others”大多都消失了,但一加成了活下来的少数派。

为什么是一加?答案都写在一加基因里:做好产品,而好产品的核心是来自用户底层需求

一加首先抓准了对于用户最显性的性能需求。性能之于手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IT人们总说一句玩笑话,Andy gives,Bill takes away——以英特尔为代表提供的硬件升级,总会被以微软为代表提供软件升级消耗掉,即为安迪-比尔定律。这个定理是科技行业硬件与软件扶持成长的简单表现。

智能手机上也是如此。当讨论手机时,人们常常说卡,这就是硬件性能被软件消耗过多的表现,也是让消费者最难受的事情。

2016年,一加再次拿出了全球好评的新品,一加手机3。在当时一加手机3搭载了6GB内存与UFS2.0存储空间,被网友和媒体誉为“旗舰杀手”——高端性能旗舰的定位,是一加在市场寒冬活下来的关键因素。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做旗舰“的一加在性能上不输于任何对手;而在软件优化上,那些年的一加也是最愿意给系统做减法、在流畅上做更多优化的手机公司。“我整天在家里就是不停地划划,就是调这流畅性。我们专门有一个团队就是整天研究怎么做的更流畅、更快、更省电、更稳定就干这活。快、稳、省,才是手机应有的本分。”在2017年,刘作虎就曾经这样说,那几年的一加发布会,他们经常把这种细微之处的优化,端到消费者面前去解读。

在刘作虎眼中,一款好产品,优秀的不能只是性能,经久耐看的设计也是高端手机的必要元素。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使得手机变成人们日常打交道时间最长的科技产品,这也是一加手机“手感”如此深得人心的原因之一。刘作虎对手感的打磨几乎到了偏执的地步:比如在一加手机3上,刘作虎说为了打磨一个摸起来是弧形,看起来又平整挺直的弧线,打磨了N个版本,倒角的工艺把富士康的加工能力推到极限。

难能可贵的是,一加在打磨产品上,往往要看到消费者自己没有发现的核心诉求,甚至是对行业趋势的判断。2017年国内手游MAU已高达5.98亿,但当时手机市场上主流的旗舰机型屏幕刷新率都维持在60Hz,对于有着高要求的用户,尤其是对游戏玩家来说,缺陷已慢慢凸显出来,性能和用户体验的匹配迫在眉睫。

2019年,带着对用户体验的全新思考,一加发布了搭载90Hz屏幕刷新率的一加7 Pro。高刷新率、高色准的屏幕,提供了更流畅的动效和更佳的游戏体验,也引领了行业发展的方向,加速了当今遍地高刷屏的进程。

正是这种对于旗舰单品的极致追求,使得几年后的一加在全球高端市场一度成为仅次于苹果、三星、华为之后的第四名。2016年到2019年那几年里,一加好几次成了引领市场趋势的领头羊。

在做好产品,冲进高端之后,一加有了更健康的经营状态。高端产品拥有更大的溢价权,单品大出货量则能从供应链里抠出成本优化空间,专注线上降低履约成本,企业可以在整个行业下行的年份里成功存活。“做企业不挣钱那是扯淡,所以大家千万不要相信这句话,因为这不符合商业逻辑,钱是一定要赚,就是看怎么去赚。”刘作虎曾经这样笑称。

不过必须说,“小而美”必然不是一个品牌的终局,而是一个时期的姿态。企业想要穿越周期,总归是要到大众中去。于人,为更多人带来技术的福祉;于己,寻求品牌的成长。

回归OPPO,十岁一加的变与不变

2020年6月和2021年6月,刘作虎和一加先后回归OPPO。

这是一个恰到好处的时间点。近几年,手机行业的创新进入深水区快充电池、系统优化、移动生态等关键的研发方向都需要空前的人力支持。另外,一加也得以进驻OPPO的线下渠道网络,销售和售后上有了质的飞跃。

更重要的则是,在OPPO体系里的一加,有能力可以做一个更“卷”同行的产品了,这就是2022年诞生的一加Ace系列。

如果让我们用一个词来总结一加Ace系列的定调,那大概就是“旗舰体验普及者”。我们是这样理解它的:在硬件预算低于旗舰的状态下,用几乎一致的优化策略,为更多消费者争取性能表现,把行业标准卷得更高——就好像汽车里有超跑,也有“小钢炮”车型一样,而以特斯拉为代表的电动车,反过来倒逼整个行业提高出品质量。

2021年,首届中国国际消费品博览会正式举办,此后连续三年消博会都倡导坚持“精品路线”。手机作为消费电子行业最大的品类,已经进入存量市场,此时的竞争更加考验各品牌做好产品的内力。标准从过去的80分提到90分,甚至是95分。只有把产品做好,才能脱颖而出。

过去两年,一加Ace系列已经让一加变成增长速度最快的手机品牌之一。2023年京东618期间,一加手机进入京东2000元以上安卓手机品牌销量TOP 2,全渠道销量同比去年618增长362%。一加Ace系列的成功,足以让行业看到走精品路线,以产品力优先的可行性。这就是一加从高端做起,打入中高端市场时所携带的势能使然

在一加品牌十周年的节点上,我们能看到的是一个理性的公司的十年,是一个穿越周期的公司该有的样子。始终坚持耐看设计与先进CMF的结合,持之以恒的用户沟通共创,成熟本分的经营理念与商业模式等等。而顺势而为改变的,是早年过早扩展线下渠道弯路的及时止损,也是近两年回归OPPO,实现技术普惠的“出圈”逆势成长。

过去十年,是国产智能手机发展的黄金时期。也在这十年里,行业历经了动荡与变革。所有参与者或多或少有着自己掌舵的心得,曾经多达6000个品牌的沙场,如今叫得上名字的品牌屈指可数。一加作为那个时代穿越至今并留在手机战场上的“少数派”,已经成为一个难得且宝贵的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