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本文根据现实传闻进行虚构创作。”

荒无人烟的旷野中,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停在其中,旁边是一头凶狠的饿狼,它们正用自己的獠牙和尖爪攻击越野车的玻璃。

一个名叫黄翠翠的女大学生,满脸惊恐地在车中,如果能再选择,她一定不会来可可西里无人区探险。

01

“可可西里没有生命。”不知何时起互联网上流行起这句话。

但很多人对这句话不屑一顾,其中就包括正在上大学的黄翠翠,她不止一次地在网上说:“我是一个探险家,我不相信这世上存在人类无法逾越的区域。”

黄翠翠甚至还表示要独自穿越可可西里,无论网友怎么劝她,她都不以为意,发誓此生一定要横穿无人区。

黄翠翠为何会如此叛逆呢?这就要从她的家庭说起,黄翠翠出生在一个家教很严格的家庭,父亲是中学教师,母亲在体制内工作。父母从小给她安排好了她的人生,按部就班地上学,毕业之后成为一名人民教师,或者像母亲那样进入机关单位工作。

可越是如此,黄翠翠就越厌恶这样墨守成规的生活,她认为父母是在禁锢自己人生的自由。

为了能打破这个禁制,黄翠翠发了疯似的学习,终于在高考后选择了一个离家乡很远的大学,彻底脱离了父母的掌控,成为了一只自由的鸟儿。

来到大学后,黄翠翠加入了野外探险社团,在这里面不仅学习到很多野外生存的知识,还认识了很多有着相同爱好的朋友,并跟着他们参与了多次的野外探险,为今后穿越无人区积累了经验。

三年时间转瞬即逝,黄翠翠来到了大学生涯的尾声,她计划在回家之前完成一次毕业旅行,选择的目的地当然是她心心念念多年,并发誓一定要征服的无人区——可可西里。

黄翠翠说干就干,给父母提前打了个电话说:“爸妈,我今年暑假就不回家了,想跟同学去旅游一次。”

父母想都没想便拒绝了她的请求,黄翠翠早就猜到结果如此,她想好了应对的措施,威胁道:“我就出去这一次,如果你们不同意,我现在就把工作签在这边,今后一辈子都不回家。”

这一招很有效,父母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他们只是管理的严格些,并不是不爱自己的女儿,相比今后一辈子不见,让她偶尔去放松一个假期也无伤大雅。可是父母没想到,正是自己的这一次心软,会导致女儿变成森森白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黄翠翠没有告诉父母自己此行的目的地,母亲本想询问,但又害怕孩子会有压力,话到嘴边都憋了回去,简单叮嘱了一下,给了她一万块钱的旅行费用后便挂断了电话。

黄翠翠拿到钱后,第一件事就是买前往格尔木的火车票,并在网上租了一辆白色的越野车,以及野外探险的帐篷和睡袋。由此可见,黄翠翠的确具备一些野外探险的经验,但仅凭这些就想征服可可西里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黄翠翠并不知道这一点,她天真地把可可西里当作了如同城市中公园的存在。

黄翠翠来到格尔木之后,立马感觉自己呼吸到了自由的气息,就连身上的疲惫都一扫而空,带着兴奋的心情叫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前往租车公司取自己提前租好的越野车。

“你是来旅游的吗?”司机是一个很健谈的中年人。

“对啊,我是来征服了可可西里的。”

由此可见,黄翠翠没有任何外出的经验,连在外对陌生人进行防范都不知道。好在司机不是什么坏人,他一听这话,立马担忧着劝黄翠翠:“丫头,我看你跟我女儿差不多年纪,你听叔叔的话,不要去冒险,可可西里不是咱们能去的地方。”

这句话却让黄翠翠很不高兴,她嘟了嘟嘴说:“我可是专业的,有丰厚的经验,我能独自穿越。”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但黄翠翠压根不懂这个道理,无论司机师傅怎么说,她都装听不见。

03

不过,车里有一件事引起了黄翠翠的兴趣,她看到车后有很多肉罐头,可司机宁愿吃压缩饼干也不碰那些东西,黄翠翠疑惑道:“师傅,你为什么不吃肉?”

司机看向窗外,伸手指了指天空说:“这里有很多鹰和秃鹫,它们的嘴里和爪子上总是挂着腐肉,从远处看去黑漆漆的十分恐怖,我一看到就会反胃。”

其实司机知道这些腐肉是什么,但他不好跟黄翠翠说明,毕竟他也是道听途说的,乱传谣言可是违法的。

黄翠翠倒是不在乎这些,她是无肉不欢的女人,下车之后开着自己租的越野车,买了很多肉罐头就一头扎进了无人区。

黄翠翠刚进入心驰神往已久的可可西里时充满了激动,她一只手握住方向盘,将另一只手伸出窗外,感受大自然的风,之后还将越野车停在路边并有走下车,对着空无一人的道路发出肆意的吼叫。

可是这种激动的情绪很快消失不见,夜幕降临之后,黄翠翠行驶在不见人影的空旷道路中,心里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这时,黄翠翠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丝担忧:如果车子出了什么问题,自己是否会死在这条道路上?

黄翠翠越想越怕,就在这时,她车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喇叭声,透过后视镜看到一辆加长版的商务车紧跟在自己的后面,黄翠翠给他让出道路。谁料,那个司机和她并排而行,然后打开了车窗,冲着黄翠翠说:“美女,停下车我们一起玩会,再一起上路呗。”

黄翠翠这时突然想起自己曾在网上听到的警告,有人说:“无人区里可怕不仅是大自然,还有路过的人,女性在这种环境下很容易丢掉自己的清白,甚至是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