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南北方差异很大,特别是饮食习惯上,南方人爱吃米饭,米饭类种类很多,面食种类很少,而北方人爱吃面食,有种类多样的面食,几天可以不重样。

就是这样不同的饮食习惯,让一个因盗窃入狱的男子被法院改判死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米饭里的蹊跷

“卫哥,这米饭你还是不吃是吧,那我帮你吃喽”。

2017年7月上海一处监狱内传出了熟悉的声音,一个年轻犯人再一次向一个名叫卫求的犯人请求吃他不吃的米饭。卫求摆了摆手,示意年轻人将饭拿走。

监狱里每天给囚犯的任务量大,消耗的体力也大,和卫求一同关押的大部分都是年轻人。监狱里的饭菜定量分配,想要多的要不到,想要少的也不行,大部分都为年轻人,分配的饭菜当然是吃不饱的。

年轻人拿过大米饭,疯狂将米饭塞进嘴里,还不断咕哝道:“你也是奇怪,你不吃米饭不饿吗……”

这一幕被狱警看见了,制止年轻人的行为,经过询问,了解到卫求基本上不吃米饭,有面食只吃面食,每天体力消耗巨大,他居然不吃米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现象引起了狱警的注意,卫求自称是湖南岳阳人,平时在监狱里老老实实,没有与其他人有过冲突,在狱中人缘算是不错的。

警方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他的身份再也查不出什么信息了,通过他银行卡上的地址,也查不到与他面貌相符且名叫卫求的人。

他的身份是假的!

警方对此表示震惊,于是就找到当时一同偷盗的四人进行辨认,警方拿着卫求的照片让几人辨认,他们表示此人并不叫卫求,但是他有一个外号名叫“山东”,随身携带一个银行卡,但是都不让别人看。

有次那张银行卡无意中掉了出来,别人出于好心就帮他捡起来,被他看见后还痛骂了一番,那张银行卡被他视为宝贝。

他们提到的银行卡成了查找卫求真正身份的唯一线索,警方找到银行卡后,对持有人进行调查,发现银行卡上的持有人和卫求有几分相似,名叫牛彭永,陕西韩城人。

紧接着警方调查了这个名叫牛彭永的男子,发现他的父亲牛抗斌是一名在逃杀人犯。

上海警方与陕西警方取得联系后,请求调取更多信息,通过比对,这个名叫卫求的人真名就叫牛抗斌。

盗窃的背后是更大的命案

警方立刻对牛抗斌进行审问,当问到他的真名时他仍在坚持自己是湖南岳阳人,名叫卫求。表情自然,动作平稳,回答流畅,要不是警方已经将他的底摸得清清楚楚了,就相信了他的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警方提到牛彭永时,他的眼睛不自觉的向下看了眼,本来伸展自如的双手,也局促的握在了一起,手指不自觉的扣了起来。

在一番追问下,他的心理防线被打破了,眼中泛红,交代了自己的真名和自己犯下的所有命案。

自己东躲西藏十几年,不能回家看望家人,每天都睡不好觉,逃了十七年,是一个亡命之徒。

牛抗斌出生于一个农村家庭,1995年,他有了一个儿子,一家人都处在欢乐之中,但是经济条件不好,全家人都靠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过活。

土地对他们来说就是命根子,全家人的是否温饱都取决于土地收成,土地少了,意味着收成就少了,更何况还有一个婴儿要养活。

隔壁老李家不是一个善茬,经常和别人起口角甚至动手,两家人脾气都爆,为了减少纷争,一般不打照面。

初春了,天气逐渐变暖,家家户户都开始播种了,牛家的土地要晚些耕种,一家人轮着照看小孩,把它视若珍宝,他们一家也紧赶慢赶开始了播种。

牛大爷也就是牛抗斌的父亲,来到离得比较远的耕地,发现其他人的土地都被耕种了,不得不感叹自己要赶上进度了。

到自己那片地时,他发现自己的地好像变小了,果不其然,隔壁老李家将庄稼种到自己的地盘上了,还为了不被发现,重新改了分割线。

这让牛大爷气坏了,连忙到李家讨公道,李家面对牛大爷的质问,脸不红心不跳矢口否认。

牛大爷气不过就将儿子喊了过来,儿子带着几个兄弟每个人手拿棍棒铁锹,李家也不示弱,带着家里几个壮汉站在门口。

牛大爷气愤道:“你种地种到我家地上了,你还有理啦,我让你把种错的地方给铲掉,你不去,还理直气壮!”

李大爷反骂道:“既然我种了,就不会铲掉了……”

双方情绪高涨,牛抗斌当然不能吃这个亏啊,看着李家强占了自家地,自己就少得收成,还有刚出生的孩子要养活。

看着李家嚣张的嘴脸,牛抗斌抡起铁锹就砸向李家人,李家小儿子顿时头破血流,抱头哎呦地吆喝着,李家人见状和牛家人打起来了,没管小儿子的伤势。

小儿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得到及时地救治。

双方打得不可开交,当小儿子倒在地上时脸色煞白,李家才发现情况不对,牛抗斌也慌了,趁乱跑了。

小儿子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得知李家小儿子死后,牛大爷交代儿子牛抗斌别回来了,牛抗斌便17年没有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事件并不能将牛抗斌判死刑,但他在逃窜期间还犯下了其他命案。

亡命之徒

离开家的牛抗斌办了个假身份证,后来以卫求的身份生存下来,为了不被识破,在各省流窜,流窜期间靠着偷盗生活,在此期间遇到了一同因盗窃入狱的三个弟兄。

四个弟兄,分工明确,一个寻找目标,一个实施偷盗,一个望风,还有一个转移目标人的注意力。

几人十几年间偷盗无数,也有失手的时候,被警方抓获后,牛抗斌就以老实真诚的外表示人。

每次被抓,自己主动招供,交代犯罪事实,警方看他认错态度端正,没有过多为难他,对他进行罚款拘留就将其放了出来。

就这样因为盗窃被抓六七次,都被放了出来。

离家十几年,牛抗斌也想过回去看看自己的家人,曾回去远远看过一次,儿子已经长大成人,还有七八分像自己,脾气也一模一样,性格叛逆冲动。

在离开时,自己被老父亲发现了,知道他思念家人孩子,顺手就把孙子的银行卡给了他,作为纪念。

为了不被熟人认出来,父亲催促他赶快离开,走得越远越好,他也只得再次踏上逃亡之路。

某年的五月份的一个夜晚,牛抗斌一行人,盯上了一对夫妻,两人恩恩爱爱的画面刺痛了牛抗斌,他再一次想念自己的家人。

夜晚几人尾随两夫妻回家,想踩点,知道两个人的经济条件还算不错,就准备在家中没人的时候下手。

时机到了,几人摸清楚了夫妻俩的出行规律,准备大干一场。下午看见两人手拉着手,打打闹闹地出门买菜,牛抗斌都看在眼里,心里很不是滋味。

见他们出去,几人就开始行动,用工具敲开了门,就进到房间大肆搜刮,翻找每一个柜子,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找到了大量现金和金银首饰,再次翻找没有收获就准备离开。

除了牛抗斌,其他人都已经离开房间,都催促着牛抗斌快些离开,牛抗斌也是敷衍回答说再找找就走。

他并没有在家中翻找,而是驻足看了看房间内两人幸福的照片,当时他可能想着,如果自己当初不冲动也会很幸福吧。

正打算开门离开,就和照片上的两人打了个照面,男人看家中出现陌生人,连忙将妻子拉出房外,喊着报警,没等男子困住他,牛抗斌就掏出了随身带的小刀捅了上去。

一刀两刀,他好像在发泄自己的愤怒,这幸福自己本该也有。一旁的妻子见丈夫受伤倒地,大喊着救命,慌乱中捅伤女子后赶紧离开。

与偷盗一行人会合后,表示自己要离开一段时间,几人知道他脾气古怪,就没有多问。

两夫妻被送往医院后,丈夫因为被捅伤了要害部位死亡了,妻子因为流血过多,两人都不治身亡。

因为当时的办案条件有限,警方并没有抓到盗窃财物和杀害两夫妻的凶手,这一案件也就成了悬案。

而牛抗斌再一次开始了逃亡生活,到外面避了避风头,于是他身上有了三条人命。几年之后,他又联系上了原来一起偷盗的人,那些人还没有金盆洗手,继续做着偷盗生意。

他们并不知道偷了那夫妻俩后所发生的事情,对于牛抗斌的重新回归表示欢迎,几兄弟就再次合体了。

近年来,警方严查偷盗事件,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只得选择人多好下手的地方,火车站成了不错的选择。

他们对偷盗工具进行了创新,制造了底部空洞外形比其他包都要大的壳,外形和普通包没有区别。

他们趁别人不注意就用底部空的包盖住别人的包,然后将其带走,这种操作神不知鬼不觉,成功率也高。

赵女士在火车站自动售票机上买票时,就将带有电脑和几千块现金的手提箱放在了一旁,因为当时专注于买票,并没有注意自己的包被偷了。

取到票后,正要拿着行李前往等候室,却发现自己的行李不见了,李女士连忙报了警。警方调取监控,获得了窃贼的正面信息,很快就将一行人抓捕归案。

在审讯时,其他几人表示这是第一次盗窃,十分嘴硬,并不承认以往的案件,但是根据几人的手段,并不是初次犯案。

但是在审讯牛抗斌时他自己就招供了,还交代了以往的盗窃案件,他想着自己主动交代,算是将功补过,可以轻判,早点出狱。

他不仅交代了自己犯下的案件,还交代了其他人的案子,其他几人得知自己被卖后,也无法狡辩,只得交代了犯罪事实。

入狱后,牛抗斌念在有立功表现,是四人中判得最轻的,他在狱中老实的表现让他有很好的人缘,每天的任务都出色完成。

狱警对他也是赞赏有加,以他的表现完全可以减刑提早出狱。但就是在他不吃白米饭的异常中,警方发现了其中蕴含的大秘密。

他身上背负着三条命案和几起盗窃案,由原来的有期徒刑改判为死刑,十几年前的悬案就此告破,他终于得到了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