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以色列时报报道,10月1日,加沙师指挥官在对局势进行评估时发现哈马斯“努赫巴部队的演习急剧增加”,六个哈马斯营每周进行一到两次演习。但报告的结论却是,“在哈马斯的经济利益与[在加沙边境发生的]持续骚乱之间的紧张局势中,目前似乎事情正在朝着安排和平息骚乱的方向发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0月6日至7日,在清晨袭击前几个小时,以色列国防军报告了即将发生的袭击的“某些迹象”,安全机构辛贝特也看到了一些事情发生的迹象。

10月7日凌晨1:30左右,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的办公室接到了辛贝特的最新情报,凌晨3:30左右,参谋长被叫醒。他安排了一次电话会议以便对情况进行评估,想要确定在未来几个小时内哈马斯对以色列是演习还是战略行动。最终磋商得出的结论是哈马斯可能要演习。参谋长只是下令继续核实情报,等天亮了以后再做决定,因此未立刻进行军队的部署。

与此同时,以军军事情报局局长Haliva也没有参与10月6日至7日的磋商。当时他在埃拉特度假。凌晨3点左右,他了解了来自加沙令人担忧的迹象,但没有参加磋商,也无法通过电话联系到他。Haliva后来告诉周围的人,即使他参加了磋商,他也会得出结论,这显然是一次演习,处理此事可以等到早上。他说:“这不会以任何方式改变最终结果。”

另外,周一,Kan公共广播公司报道,以色列国防军突击队旅的两连在9月和10月的犹太假日期间部署到加沙边境,但在10月7日大屠杀前两天被调动派往西岸。

对此,以色列国防部长加兰特说,追责不必等到战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