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没耐心了?自研游戏刚“霸榜”就要被弃

作者/ IT时报记者 毛宇

编辑/ 王昕 孙妍

11月27日,字节跳动宣布收缩、重整旗下游戏业务。游戏业务调整、大面积裁员、打包出售沐瞳等消息随即在网上“炸开”。

“深圳‘朝夕光年’在27号当天就已经裁完一批人了,下一波裁员随时会到来,可能是下个月,也可能就是下周。”一名直面裁员风波的朝夕光年员工家属告诉《IT时报》记者。

同一时间,坐落于上海徐汇区漕河泾某办公园区的沐瞳科技办公楼内异常安静,员工们似乎并未受这场风波的影响。“目前我们只知道公司未来会继续独立运营,裁员还没有消息,或者说可能还没轮到我们部门,或者我吧。”一名沐瞳科技员工告诉记者。

记者打开一份为字节“毕业生”准备的游戏公司内推码在线文档,文档的同时在线人数始终不低于60人。在这份文档内,不乏腾讯、网易、完美世界、米哈游等游戏大厂的招聘信息,也有不少中小型游戏公司,打出“资金充足”“版号已拿”“研发稳定”等介绍来吸引字节人才投递简历。

字节收缩游戏业务,最直接影响的便是旗下自研与发行业务品牌——朝夕光年。接着遭殃的是2021年斥40亿美元重金购买的MLBB(MOBA类游戏《Mobile Legends: Bang Bang》)背后主体运营公司——沐瞳科技,网传字节正计划出售沐瞳,落实对游戏业务的战略调整。27日晚间,沐瞳CEO袁菁在内部公开回应:“沐瞳继续独立运营,会长期深耕游戏行业”。

至此,字节跳动又一重大业务板块要“暂停”跳动?

01 “朝夕光年”难熬寒冬

上海漕河泾园区的字节跳动大楼门前平静如常,并未如深圳办公楼下那样,出现“其他大厂HR拉横幅收留心碎字节人”的情况。午饭时间,多名下楼的字节员工向《IT时报》记者表示,对于深圳游戏业务被裁撤的内幕知晓得并不多,“听说了,但上海游戏岗位没有深圳多,这次主要的裁员地还是在深圳。

“朝夕光年”被字节抛弃已是板上钉钉,多名深圳“朝夕光年”员工家属向《IT时报》记者证实了裁员的真实性。

我爱人目前已经放弃挣扎,正在等待下一次裁员通知。具体赔偿不是很确定,至少有N+1,年终奖也会有,年假没用掉的可以折现。”一位员工家属告诉《IT时报》记者,据该员工描述,目前“朝夕光年”仍在正常运营,暂时保留的员工仍有不少工作要继续,同时不排除随时“走人”的情况再发生,“27号的裁员非常迅速,当天谈完走人的不在少数,甚至有的员工是在礼拜天晚上聊完赔偿的。”

“朝夕光年”成立于2019年,除去自研游戏之外,还拥有沐瞳科技和友爱互娱两家游戏子公司,以及虚拟偶像团体A-SOUL的技术支持和运营工作。打开“朝夕光年”官网,列位在前的《晶核》《星球:重启》是旗下热门游戏,两者均是“朝夕光年”打磨许久并于今年才正式上线的重点自研游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开数据显示,《晶核》于7月上线首周,在iOS平台流水就达到近7000万元,并在App Store游戏畅销榜前十霸榜近一个月。而11月刚刚上线的科幻题材生存RPG游戏《星球:重启》同样位于畅销榜TOP10、免费游戏排行榜TOP6。

看上去,“朝夕光年”刚刚做出成绩,便被母公司字节“一锅端掉”。针对裁员消息,“朝夕光年”后续回应,确实会有业务方向和组织调整,同时会做好已上线产品的持续运营,充分保障玩家的权益。据悉,此次字节针对“朝夕光年”旗下已上线的且表现良好的游戏,包含《晶核》《星球:重启》,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意味着在未来3个月内需要找到买家;对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技术项目外,均会关停。

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向媒体透露,该决策由“朝夕光年”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反复讨论很久后做出。梁汝波认为,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中。

02 跳出字节,沐瞳独立?

距离上海漕河泾字节大楼不到3公里,沐瞳科技的部分部门集中在这里办公。二楼办公区域内,满满当当的工位座无虚席,桌面上摆放着员工们的手办和盲盒等小物件。静谧安逸的午休时间里,不少员工趴在桌上小憩,字节的这场游戏业务调整风暴似乎并未引起沐瞳内部的混乱。

早在今年11月15日,就曾传出字节计划出售沐瞳科技的消息,原因在于前者希望精简运营架构,并更加聚焦于公司的核心业务。字节跳动于2021年花40亿美元从腾讯手中夺得沐瞳,而如今,沐瞳的意向买家报价仅20亿美元,远低于字节50亿美元的期望售价。据Sensor Tower商店情报平台公布的10月中国手游产品在海外市场收入及下载量排行榜数据,沐瞳旗下产品《无尽对决手游》名列前十,其市场覆盖率及活跃用户还在持续增长,并在2023年创出新高。

“我们的游戏没什么问题,字节和公司的决定员工无法干涉,只能先跟着公司走。”一名沐瞳员工告诉《IT时报》记者,目前沐瞳并没有正式发出裁员的通知,未来是否会有也无人知晓,但沐瞳始终处于独立运营状态,“虽然之前对上汇报是字节集团,但沐瞳仍可以自主决定一些事情”。

袁菁也在内部公开信中表示,“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我们对游戏的专注始终如一,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优质的体验,MLBB也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增长。虽然面临着一些外部影响,但沐瞳的运营自主性并没有变化。”

《IT时报》记者在某招聘软件页面搜索沐瞳科技,可以看到仍有140+岗位待招。其中不乏资深大数据开发工程师、葡语内容运营、资深系统策划等高薪职位。在沐瞳的招聘简介中,补充医疗保险、股票期权、员工旅游等丰厚的福利待遇也赫然在列。

并不缺钱、运营健康,是沐瞳仍在释放的积极信号。

03 字节弃“游”,转战AI

字节弃“游”来得突然,令不少自有员工都感到错愕。

一名员工在社交软件上表示,基于现有项目正在盈利,以及刚跑通与某厂的合作,原以为自己所在的部门还能再延续一段时间,但事实却非常残酷。“中午高层开完会,下午就被通知了。”但好在字节裁员出手阔绰,从字节员工发布的多条裁员帖来看,“N+1”加年终奖的配置是此次裁员的标配,甚至股票和期权也都会进行折算。

从字节高价“分手费”到“朝夕光年”游戏上线频频霸榜,再到沐瞳持续高薪招聘等动作来看,字节弃“游”,亏损虽是一方面,但战略方针的调整才是关键原因。

在腾讯、网易、米哈游等深耕游戏市场并占据高份额多年的情形下,字节入场并不算早。公开资料显示,过去4年中,字节跳动为“自研+收购”的游戏团队和项目,付出了超300亿元的投入。显然,今年年中才开始霸榜的“朝夕光年”,短时间内很难为字节带来可观的收益,更不要说收回成本。而从腾讯手中“溢价”得来的沐瞳科技主要市场又在海外,以东南亚为主,国内市场暂时仍面临严峻挑战。

激进入场,字节对游戏市场的野心不言而喻;闪电收场,又令其暴露了游戏“外行”的真实面貌。字节显然并未考虑好自身游戏业务的长期发展策略,有知情人士指出,字节自研游戏带来的流量,已不如其对外接游戏分发和广告业务收入多。现在放弃,更利于字节专注于抖音及海外的Tiktok流量市场。

一个月前,字节刚刚“挥剑斩PICO(虚拟现实部门)”,如今又下手砍去游戏业务。36氪消息称,字节近期又成立了新的AI部门FLOW,业务部门负责人为字节大模型团队负责人,目前已有员工转岗进入AI部门,计划在AI领域大展身手。一系列架构调整、业务收缩,令字节看上去手忙脚乱,但想要利用AI改造抖音,似乎是字节当前的一大重要战略方向。

遭遇寒冬,字节“毕业生”们抱团取暖,与各个大厂双向奔赴尚是未知数;字节斩断游戏“情丝”,又是否真的能够做到专注与务实,台下看客和玩家仍拭目以待。

排版/ 季嘉颖

图片/ IT时报 朝夕光年 PICO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