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人间百态#

我九十年代在部队当兵,所属部队是步兵,野战部队。我们师当时已经是“摩托化步兵师”,我原先一直搞不懂什么叫“摩托化”,难道是开着摩托车前进?后来才知道,所谓摩托化就是真正打仗的时候就不要步行前进了,全部上军用大卡车。六,七十年代是“老解放”,我去的时候已经全部是崭新的“解放141”。

虽然打仗和演习的时候乘车,但是平时部队拉练,是没车坐的,还是得靠两只脚。这叫锻炼部队。我们部队当时每年拉练两次,夏天一次,冬天一次。夏天是最热的时候出动,而冬天是在最冷的时候,而且专门捡风雪交加的日子出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新兵第一年参加夏季拉练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就跟着部队走。那天黄昏全团集合起来做了动员,然后一个连队一个连队出发。部队是从团部后门出发的,出来绕整个部队一个大圈子,然后先头部队一头扎进了广漠的田野,

我当时思想很简单,还以为跟在部队训练时候一样,走个几个小时,等夜深了来到宿营地休息,第二天再展开一系列训练科目。没想到这一走就停不下来。整个部队虽然全副武装,但行进速度很快,一个个村庄,一片片农田在我们两旁刷刷地往后退去,几个小时之后,夜色中四周的风景明显跟我们部队驻地不一样,慢慢看到了大山,两旁村子的建筑也很简陋,有的屋子还是石头堆砌起来的,然后糊了一层泥巴。

来到前面一个路口,停了好几辆军车,最前面一辆吉普,看到团长站在吉普车头,大声向部队喊:“速度慢一点,速度慢一点。。。”,但是这时候整个部队就像是一条铆足了发条的巨兽,迅速向更深的夜钻去。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两条腿也有点麻木,像不是自己的。机械地跟着前面的人走。我们一会行进在大河边,一会贴着山脚绕弯,一会穿过茂密的树林,整个部队只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以及衣服摩擦和不时枪械的碰撞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部队开始休息,休息分两种,一种大休息,一种小休息,大休息是可以把背包,枪械放下来,找地方坐5分钟,小休息背包不能放,一屁股坐地上向后一仰靠着身后的背包,两分钟就得走。

这一夜显得格外的漫长,似乎没有尽头。我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努力跟着前面的人,前面一会一个影子,一会两个,一会一堆人影,我时不时瞄一眼,以防跟漏了。天终于慢慢的有点发白,我实在没想到部队一直不停,一直在走。等到天再亮一点,我向四周一看,原先走在一条狭窄的盘山路上,队伍出发时是两列纵队,现在是隔几步一个人,还有三三两两坐在路边休息,队伍全散开了,前后有的战友认识,有的不认识,估量都是别的连队,甚至别的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紧走几步,看到本营的一个同乡,正坐在路边上休息,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腿疼,走不了。我说慢慢走吧,正说着,后面有一辆解放卡车慢慢开过来,一个兵在上面大喊,走不动的上车。有一些兵爬上了车,我老乡也跟我说,上车走。说着爬上去了,我这时候虽然很累,但是看着前后还在坚持前进的战友,不太情愿上车,还是一步步慢慢走。老乡上了车,车慢慢向前开去,一会又停下,爬上去几个兵。

又走了将近1个小时,前面终于看到一片树林,所有到达的兵都坐在那休息,我走过去,看到了我们连长和连队的一些战友,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后面还陆继续续有我们连队的战友过来汇合。后来我才知道,部队的收容车是收容途中生病,受伤的战友,你好好的,是因为怕苦怕累上了车的,是要受批判的。我那个同乡后来不但被他们连首长狠狠教训了一顿,背包不知道怎么搞的也弄丢了。后来只好借钱买了被子和毛巾袜子,搞得非常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