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德国政府缺钱了。自联邦宪法法院作出裁决禁止政府将疫情期间花剩下的600亿欧元挪用于气候保护和能源转型项目后,联邦预算变得更加捉襟见肘,并引发了一场如何自救的大辩论。

为此,“交通灯”执政联盟中的自民党以及反对党基社盟,均呼吁政府叫停原定于明年1月1日起提高公民津贴金额的计划。

▲图源:IMAGO/Christian Ohde

对于即将到来的2024年,德国500多万低收入群体多了一份期待。这是因为,根据联邦政府的计划,他们可以领取的公民津贴(“低保”)将平均上涨12%。以一个单身的失业者为例,其自明年起每月可获得563欧元的公民津贴,比以前多61欧元。

谁料形势急转直下,联邦宪法法院的裁决一出,政府的预算缺口已经达到了数十亿欧元。为此,自民党希望政府“食言”——该党派呼吁劳动部长海尔重新审查原来对公民津贴的预算,谨慎考虑明年增加公民津贴的决定。

持此见解的还有基社盟。该党领袖、巴伐利亚州长索德尔在采访中表示,“交通灯”政府必须将原定增加公民津贴的计划推迟一年进行,并完全重新安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源:dpa

基社盟的这位领导人还重申了对德国公民津贴制度一种较为流行的批评意见,即这种福利的金额过高,使得很多工作者的收入甚至比不上一个低保领取者的收入,“高金额的公民津贴是完全错误的激励机制”。

在德国为数众多的难民,同样是可以领取低保福利的群体。对此,索德尔强调,公民津贴必须与“逃难与庇护”分开,“要给他们更多工作的动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在联邦参议院提出全面改革公民津贴的倡议”。

▲图源:IMAGO / Bernd Elmenthaler

道理其实很简单:裤兜里没钱,自然不必再装大方了。索德尔因此还主张,对于以后再来德国的乌克兰难民,不要再发放公民津贴。这位政客表示:“对于所有来到我们这里的人来说,社会福利只能在5年后而不是18个月后就能获得。” 换句话说,乌克兰难民不应再获得这种超越其他移民的待遇。

然而,尽管有自民党及基社盟的反对意见,“交通灯”中的社民党及绿党仍然希望坚持原来的计划。例如,绿党副党首奥德雷奇即表示,在过去几个月,食品的通胀率有时超过20%。“在这样的情况下,公民津贴也应确保可以满足(人们的)最低生活水平。”

这位绿党政客还表示,既然与公民津贴有关的决定是“交通灯”和基民盟/基社盟的投票通过的,“那现在每个人就都应该坚持下去。”

(欧洲时报德国版蓝蒿综合报道,转载请注明公众号German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