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本文包含部分传闻,请理性看待。

1983年七月,河南南阳,盛夏的酷暑也难掩人们出游的热情,改革的春风已经吹到这座中原腹地的古城,街上人声鼎沸,到处都是叫卖声、说笑声。

一对男女青年也漫步在南阳街头,手挽着手,看样子是小两口,男的挺拔矫健,女的英姿飒爽。

他们俩都是京城人,准备回老岳父的老家祭扫一下祖先坟茔,火车到南阳需要停几个小时,车厢内闷热逼仄,他们索性下车四处转转。

这时,几个小混混拦在他们前面,周围的人赶紧躲瘟神一样绕路而过。

为首的小混混穿着条大红色的喇叭裤,他垮着肩膀,油嘴滑舌道:“呦,这么靓的妞儿,走,陪哥哥去唱卡拉OK。”

男青年见状,一把将女青年护在身后,正色道:“同志,请你自重!”

这时,旁边一个卷毛出声骂道:“你谁呀你,我们陈哥看上你马子是你的福气,你在南阳打听打听。谁敢惹我们‘菜刀帮’。”

说完,一撩衣服,露出挂在裤腰带上的菜刀。

男青年仍然是非常克制,沉声说道:“光天化日的,你们赶紧散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混混们“哟哟”怪叫着,抽出钢管短刀,就上前围攻男青年。

当街行凶这种事他们经常做,这群小混混基本上都是社会闲散人员,非常仰慕唐山的“菜刀帮”,故而也自称南阳菜刀帮。

他们仗着有后台靠山,在南阳当地横行霸道,当街抢劫,调戏妇女这是家常便饭,有时候他们甚至守在工厂门口,猥亵凌辱下夜班的女工,当地人对他们是敢怒不敢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这次他们却碰上了硬茬。

男青年看似古板方正,实际上拳脚功夫非常了得,没有花里胡哨的招式,每一拳每一脚都是打在要害部位。

这些混混们平常好吃懒做,哪里是练家子的对手,没一会儿就七歪八倒躺在地上呻吟。

喇叭裤端着架子没有动手,他看到自己的同伙很快被三拳两脚的撂倒,又惊又怕,这么狠的招式,像极了道上前辈们所说的军体拳。

他嘴上放着狠话:“你TM给老子等着,”说完就带着小弟们狼狈跑了。

女青年有些担心,心疼的抚摸着男青年身上的淤青,说:“要不我们还是回火车上吧。”

男青年握着她的手,柔声道:“没事儿,一群色厉内茬的地痞而已,他们不敢再来了。”

于是两人继续信步逛着街,时不时买点土特产。

过了约莫半个多小时,十几个持械小混混呼哧呼哧追了上来,将两人团团围住。

不一会儿,人群散开,走过来一个穿警察制服的年轻男子,戴着副蛤蟆镜,喇叭裤正围着他点头哈腰。

女青年见是警察来了,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警察同志,我们是京城来的游客,这些小混混刚才袭击我们。”

警服男子却甩着手铐,说道:“我是这里的片警,职责就是维护这一片的平安,你们俩先把自己拷起来,我要好好审查。”

男青年见状,上前说道:“凭什么只拷我们不拷他们?”

喇叭裤急于在警服男子面前表现,一挥手:“两个外地的生瓜蛋子还想在这里逞能,弟兄们,给我上!”

这次的混混数量是刚才的两倍,男青年纵然功夫了得,也双拳难敌四手,即使有女青年出手帮忙,他们也逐渐落于下风。

战况陷入焦灼,警服男子明显是不耐烦了,他嘴里骂骂咧咧的,抽出警棍,绕到男青年身后,女青年见状,急忙提醒,然而为时已晚。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男青年脑部遭到警棍重击,他摇摇晃晃回过头,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仿佛在说你一个警察怎么出手伤人。

然后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一滩血从后脑勺流了出来。

混混们见状,都傻眼了。

女青年冲到男青年身边,哭喊着说:“还愣着干什么?快送我们去医院,如果他出了事,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混混们纷纷望向警服男子。

警服男子也慌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打到要害,生怕惹上人命官司,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找车,把人送到医院!”

混混们赶紧拦了一辆过路的小货车,呼呼啦啦把男青年送到医院。

男青年在医院抢救时,警服男子悄然离开,回到公安局,走进副局长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