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在建国前的优异表现,主要集中在解放战争中,虽说在抗战打得也不错,但跟解放战争时期的战斗比,完全不够看。解放战争第一年的半年,我军进行了22次较大规模的战役,歼敌2万以上的战役,共有3次,粟裕指挥占2次;歼敌3万以上的,共有1次,是粟裕指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解放战争正式打响,再到渡江战役,不算三大战役和太原战役,我军进行的较大规模战役有103次,歼敌2万以上的35次,其中10次是粟裕指挥的;歼敌3万以上的20次,其中8次是粟裕指挥的。

很多人对粟裕的评价,概括起来就两字:“纯粹。”这个纯粹体现在方方面面,也预示了他在建国后将会经历的坎坷。“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粟裕符不符合?当然是符合的。

粟裕是在1958年受冤的,总结当时的“罪名”,主要有四个:一是跟陈老总、聂帅和彭总搞不到一块,二是要权,三是争权,四是告洋状。

为何粟裕的平反那么艰难?1958年那场扩大会议的当事人,76年后死的死、老的老、退的退,粟裕为何直到去世10年后,才得到彻底平反?

不少人认为,粟裕的“艰难”跟毛主席有很大的关系。如果这样想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南辕北辙了。1958年毛主席找来萧劲光,询问他对粟裕的看法。萧劲光直言不讳:“粟裕为人正派,没有二心,是好人。”毛主席点头表示同意。

随后,毛主席又意味深长地将自己与萧劲光的对话,传阅给批评会的组织者们,并说粟裕在战争年代打仗打得好,是为公的;进京后是为公还是为私?不能说都是为私吧。

后来到1960年1月,粟裕受毛主席邀请参加一场重要会议;毛主席在会上讲话,讲着讲着把脸扭向粟裕,面带内疚地向其解释起1958年的事:“你的事可不能怪我呀!”毛主席讲那些都是彭总他们搞出来的。1966年后,周总理还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很好地将粟裕保护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粟裕很清楚,自己身上的事不是毛主席搞的,他的夫人也清楚。1979年,粟裕开始给组织写平反申述报告,长期石沉大海,粟妻按耐不住,有些激动地说出心里话,说自己巴不得是毛整的,想想76年后“大刮风暴”,跟毛有关的哪一个没平反?

粟裕的军事才能,得到毛主席和刘帅等人的高度认可。粟裕曾是华野副司令,陈士榘是华野参谋人,两人合作打过不少大胜仗——孟良崮、淮海、渡江等战役。

晚年陈士榘对自己的孩子说,陈赓曾对粟裕讲:“古往今来,两种人最危险,一是功劳太大的人,一是不去迎合上司的人。你老兄这两样一样都不少,能不被整吗?”这个似真似假,但粟裕妻子确实说过类似的话,还写下来公开了:“一是战功赫赫,二是不搞迎合。”

粟妻认为粟裕的悲剧,就是源于这两条,平反艰难也是这两条。粟裕的一位老战友听到这两条后,语重心长地接过粟妻的话头,继续说:“这两条,有一条就够了,何况他有两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