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经济观察报的《名校博士自述:我是怎样查出医院多收我爸10万医疗费的》文章,揭开了芜湖第二人民医院违规收取医保基金、多收患者医疗费的黑幕。

当事的法学博士凭借其专业背景和不懈的坚持,自查医院大概超收了他们10万医疗费,但根据后来安徽省医保局、芜湖市医保局的调查通报,博士居然还算少了。

芜湖二院通过度诊疗、超量开药、重复收费、超标准收费等手段,违规使用医保基金18.7万,超收患者3.1万,违规的总医疗费合计21.82万。

目前该案涉嫌违法的部分已经移交公安机关进一步核查,在最终定性还没出来前,说个不严谨但方便大家理解的词——骗保骗费。

芜湖二院骗保骗费的黑幕,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当下医院这个行业的黑幕,有太多需要关注和深思的点。

02

首先就是医院为了骗保,胆量之大和花样之多。

其实说骗保是“黑幕”有点不合适,医院骗保也不是头次发生了,甚至说已经是医院这个行业的重灾区之一了。

之前就有媒体统计,近十年来经司法判决的骗保案至少有700余起,平均每年都有七八十起,经过行政处理的更是难以计数。

这么多的骗保都是怎么骗出来的呢?真就是两个词:胆子大、花样多。

比如2018年,央视曝光沈阳市两家医保定点私立医院,雇人住院骗取医保基金,他们雇佣一些老人,编造病例,各种检查、诊疗项目框框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老人啥也不干,就在ICU聊天嗑瓜子,下棋打牌,最后医院捞走医保报销金,再给他们每人300回扣。几乎形成了产业链。

同样是在安徽,2020年12月,有媒体报道了安徽太和县3家民营医院,1家公立医院存在涉嫌套取医保基金问题。

其中太和县第五人民医院涉嫌通过“包吃包住、降低入院标准”等诱导住院、虚假病历、冒名顶替、过度治疗、不合理用药等现象,违规使用医保金额212.73万元,其他几个医院(机构)也违规使用数十万至数百万医保额。

这次芜湖二院也几乎用同样的手段,在一个患者身上就违规使用了18万医保金额,那如果十个呢,百个呢,钱都哪去了?更多的想都不敢想。

国家医保局就曾公布,仅2018年至2021年三年,共处理医疗机构100万家次,有接近40%的医疗卫生机构存在医保资金使用上的违法行为,累计追回医保基金506亿。

506亿什么概念?今年居民医保涨价到380元,按照9亿参保人粗略来算,医保基金池一年新注入也就三四千亿,这还不包括支出的,这经得起几个506亿来骗?

所以说,骗保骗的全民的救命钱这话一点都不夸张。

03

那骗保怎么能到如此频繁且疯狂的地步呢?

这也就是芜湖二院这次“骗保”事件反应出的第二个问题——核查难。

不是不知道危害,也不是国家不重视,我们有《社会保险法》,2021年国务院还颁布了《医疗保障基金实用监督管理条例》等各种法律法规........这几年国家也一直在大力打击骗保、诈保,全力追缴被骗医保金额。

但通过这次芜湖二院的“骗保”事件,大家都看出来了,核查医院是否骗保的门槛太高了。相关机构也在核查,但毕竟比起“患者——医院”毕竟多了一层,而且有的骗保甚至买通了医保局的人打掩护,更是增加了难度。

那患者就查的出来吗?更难,难在医疗的专业性,难在医疗的封闭性,患者天然就处于弱势。

这次芜湖二院骗保事件能被揭开,离不开三个主要因素:

第一,当事人是一名法学博士,而且受过一些经济学训练,他知道相应的法律法规和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这是发现医院骗保的前提。

当事人自制的分析表

第二,当事人姑姑是一名会计,负责每天给医院交钱,或许是会计的习惯,也或许是姑姑细心,每次交完费用后都会自行做一个excel统计表,正是通过数据统计,他们渐渐发现了费用不符的端倪。

当事姑姑自制的统计表

第三,申诉难。他们从发现问题,到搜集证据,接着先后跟芜湖医院交涉三次,接着又跑医保局等部门,从最开始举报,到这几天医保局通报下来,足足过去了一年半。

这期间要做多少事情,有多少流程要走,要跑多少部门?可想而知。

04

这么多的因素合在一起,其实就是三个字——偶然性。

芜湖二院这次的翻车,实在太偶然了,根本不亚于什么情人反腐,二代自爆。

别的不说,就耐心细致这一条,许多人估计都做不到,比如当事人透露出的几个点,他注意到他爸住院期间血透监测的总时间是697.5小时,而连续性血液净化时间则为433小时。

而只有做血液净化时才需要做血透监测,他爸的血透监测时间竟然是连续性血液净化时间的1.6倍之多,由此推测出多出的费用为10580元。

还有医院虚构他爸每日的灌肠次数,超用胰岛素的量,以及串换药品,违规使用价格昂贵的特殊使用级抗生素等手段。

我们许多人都去过医院,若是在有家人罹患重症的情况下,又有几个会去细看每一天的诊疗清单呢,看了又有几个懂的,别说核查了,有时候就稍微多问一句,医生的一句“你会看病还是我会看病”都怼的你说不出话来。

而换了普通人,你有法学博士的知识储备吗?有当会计的姑姑吗?有那个精力去分析问题,建表筛查,然后找证据,查资料,最后无数次跑部门吗沟通申诉吗?

一个字,难,这个难,不仅是普通人面对医院欺骗时的核查难,其实也是每个普通人的医疗之难,生活之难。

兜里的那点钱,时时刻刻都被盯着,被算计。

能不难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