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中国的革命历史,林彪是一个避不开的重要的人物。

黄埔军校四期优秀学生,25岁成为中央红军主力第4军的军长,长征期间更是直接统帅中央红军,即红军第一方面军。

可以说,红军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能够顺利到达延安,就是依仗林彪在长征期间亲自领军打破一个又一个国民党的沿途阻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林彪

而抗日战争时期,一场平型关战役的巨大胜利,不仅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而且提振了国共两军抗日的信心。

这一仗也让林彪的军事指挥才能,得以进一步彰显。

随后的解放战争,林彪所率领的东北野战军(后改名为四野),更是从东北的白水黑水,一直打到海南岛的天涯海角。

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淮海战役,三大决定性的战役,林彪的四野打了两个。

除了东北与华北之外,四野更是一路南下,解放了大半个中国。

但是,这些记录在林彪名下的辉煌战绩,特别是四野在解放战争中的丰功伟业,并非林彪一人的功劳,他手下的多员大将,在一场又一场的胜利中,同样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其中就有一个被称为“独眼将军”的李作鹏。

入抗大得到林彪器重

李作鹏1914年出生在江西吉安,论年龄比林彪小7岁。

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开启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新路线,通过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湘南起义等一系列武装起义,最终在湘鄂赣一带建立了红色革命根据地。

自此,中国革命进入了土地革命时期,即苏维埃红色革命根据地时期。

此时李作鹏的家乡江西吉安,就处在革命根据地的范畴之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作鹏

少年时期的李作鹏就因缘际会地接触到了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思想,并身处其中,有了深刻的感受与认知。

16岁的李作鹏在当时的大环境下,正如当地的其他许多年轻人一样,走上了革命道路,成了一名红军战士。

李作鹏虽然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但自小也受过多年的私塾教育,虽然总体的教育时间不长,也没有读过新式的学堂,在文化程度上与受过完整教育并加入黄埔军校的林彪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人很聪明,自幼又十分好学,仍打下了坚实的文化根底。

在当年内样参军的同龄人中,他的文化水平算是其中的翘楚。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在当了短短一段时间的传令兵之后,在红军设立机要科之后,很快便把他调入这一重要的军事机关,从事敌方电报拦截与破译工作。

“年轻、聪明、做事努力。”被部队首长给予高度评价的李作鹏,很快便凭着自己出色的工作不断晋升,不到20岁,便成为机要科的科长,还同时兼任了参谋一职。

红军长征到达延安后不久,中国共产党为了培养更多的军事领导人才,效仿黄埔军校,在延安创立了自己的军事大学,即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

既有文化底蕴,又有出色表现,还有丰富经验的李作鹏,自然而然就成了被首批推选到抗大学习的学员。

而此时抗大的校长,则是林彪。

正是在抗大期间,因为李作鹏是参谋集训队的队长,而参谋这一专业范畴,是军队培养人才环节的重中之重,便引起了林彪的注意。

李作鹏本身就有着五六年的实际军事作战经验,再加上他善于思考与总结,在抗大中不仅自己学习成绩优异,而且还成了林彪在参谋培训这块的得力助手。

林彪是一个极为孤高自傲的人,对学员也极为严厉,可20刚出头的李作鹏,却偏偏让他赞赏不已。

此时的林彪,已经准备将李作鹏作为自己重点培养的作战参谋人员,为了让他能够尽快成长,除了公开的讲课之外,还专门为李作鹏开小灶,耐心地传授军事指挥与作战方面的经验与知识,让李作鹏在抗大学习期间,个人军事能力得到了大幅提升。

抗日战争变独眼将军

1936年12月12日西安事变爆发之后,迫于自身的安全考虑,以及日本正在着手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时局变化,还有全国民众的联合抗战要求与压力,蒋介石不得不放弃他“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主张,国共再次合作,以共同抗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蒋介石

随后,共产党方面将延安周边的主力红军队伍,改编成了八路军;将南方开展游击战的红军队伍改编成了新四军。

当年的八路军按照国共联合抗战的合作约定,统一纳入国民党军队的编制,总兵力3万多人,其下配置3个师的编号,包括115师、120师、129师。

分别由林彪、贺龙、刘伯承三人担任三个师的师长。

而林彪的115师,还专门给他配备了副手聂荣臻与罗荣桓,开国十大元帅115师独占其三,由此可见中央对115师的重视。

而115师下面的旅团级干部,更是清一色的优秀军事指挥人才。

即便在如此强悍的人力配置下,林彪还是把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李作鹏要了过去,不但直接放了师部作战指挥中心,而且先安排了侦察科科长,接着又直接委以作战科科长的重任。

由此,不难看出眼光极为刁钻的林彪,对李作鹏是多么的欣赏与重视。

而李作鹏也并没有辜负林彪这位赏识者的期望。

在随后115师的对日作战中,不管他当时是何种职务与身份,林彪都毫不避嫌地让他全面参与每一场战斗作战计划的制定。

林彪之所以这么做,其目的就是想通过实际的战斗,来丰富李作鹏的实战经验,增强他对作战指挥的认知。

李作鹏不仅一直扮演着林彪跟前的参谋角色,他还有着作战科科长的重要职务。

身为林彪手下的作战科科长,不仅肩负着及时向各级部队传达林彪作战指令的重任,而且针对一些突发的作战计划还拥有直接建议与左右权。

结合林彪不太喜欢与人交流的性格来看,李作鹏便成了他与下属部队沟通的桥梁,除了代表林彪传送军事命令之外,还直接代替他处理一些无须向他报告的事务。

林彪为了锻炼李作鹏,也专门允许他独立处理一些战务上的事情,给了他极大的自主决策权力。

1938年,林彪因为负伤再加上身体上原有的伤病影响,已经无法履行115师师长的全面领军与作战指挥工作,在中央的安排下,前往苏联治病养病。

林彪曾在临行之前,特意交代罗荣桓,让他不仅要重用李作鹏,还要重点加以培养。

而他对李作鹏自然也少不了一番叮嘱,要求他认真跟着前辈将领学习,戒骄戒躁,从每一次战斗中学习与总结,并希望当自己病愈回国之际,能看到他出色的表现。

林彪离去之后,李作鹏身上的压力是很大的,他生怕自己没有进步,对不起林彪的培养与期望。

1938年底的时候,山东的抗日根据地受到了日军的疯狂“围剿”,原来不断扩展的根据地规模被迫开始压缩,而且我军在山东的力量也在日军的频频进攻下,遭受了严重的损失。

虽说山东距离延安很远,但鉴于它特殊的地理位置,一边可连接华北,一边又可直抵华中与华东,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不容有失。

为此,中央下令115师师部及麾下部分主力团,前往山东,以解山东之危。

此时的115师主要由罗荣桓领导。

在军队开拔之际,他遵照林彪的交代,不断将李作鹏继续带在身边,而且依旧让他从事参谋兼作战科科长的重要工作。

115师最初抵达山东的只有师部与686团,由于大部分部队还留在华北区域对日作战,在山东的115师战力并不强。

真正能够独立作战的只有686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师部则主要是作战指挥、协同与后勤部门,还有不少的物资与辎重,只有一支人数不多的护卫队伍,并没有什么战力。

而李作鹏除了担任作战科长之外,他还被赋予了另一个重要使命,就是率领师部护卫部队,保卫115师师部的才员与物品安全。

而此时的山东已经没有了完整而安全的抗日根据地,115师在山东的境地,更像是在打游击,经常要防范并面对日军的突然袭击。

1939年8月,在山东的梁山,115师师部地点被日军得知后,遭到了敌人的围攻,李作鹏带领师部护卫部队对日军进行阻击,从而掩护师部安全撤退。

狡猾的日军眼看久攻不下,但使用了毒气弹,身处最前线的李作鹏匆忙间掩住口鼻,却没有想到暴露在外的眼睛却受到毒气的侵害。

战斗结束后,李作鹏的右眼不仅流泪不止,而且逐渐丧失了视力。

鉴于情况越来越严重,本不愿离开部队的李作鹏,在罗荣桓的命令之下,只得化装成为一名商人,从山东前往北平救治伤眼。

可是,因为时间拖得太久,到了北平之后,医院虽然做了手术以图挽救,却最终仍是无能为力,而李作鹏也彻底失去了右眼的视力。

自此之后,他就得了个“李独眼”的称号,也因此成为中国革命历史上一位著名的独眼将军。

大家对于李作鹏的印象,可能大多都是他戴着墨镜的样子,那是几年后他在一次与国民党军队的战争中,无意间缴获了一副墨镜。

一方面为了遮挡住已经失明了右眼;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仅剩的左眼,避免强光的刺激,从这副墨镜开始,戴墨镜就成了他的习惯,也是他带有标志性的个人形象特色。

被林彪下放战绩彪炳

1945年中后期的时候,日军在中国的败局已定,北方的苏联在攻打完德国的柏林之后,为了配合盟国特别是美国的太平洋战争,直接撕毁了与日本原先签订的互不侵犯条约,对日本驻扎在东北的关东军,展开了大规模的进攻。

在这种情况下,国共两军都想着如何利用这个有利形势,实现对东北的控制。

为了这个战略目标,中央军委将从苏联养病回国的林彪派去了东北,同时将华北战场的八路军也调往东北,并整合在东北敌后坚持抗战14年的东北抗日联军,共同协助苏联对日军的军事行动。

而作为林彪直管的115师,自然也在调动的范围之内。

于是,在罗荣桓的率领下,身处山东的李作鹏与115师师部及下属部队,也纷纷离开山东前往东北,继续加入林彪所整合的东北民主联军部队。

李作鹏进入到东北之后,再一次见到分别多年的林彪,少不了一番寒暄,并向一直培养与关照自己的这位原首长汇报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情况。

林彪看得出,李作鹏不仅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整个人变得越来越成熟;而且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无数场战斗的锻炼,军事作战与指挥能力已非往日可比。

林彪按照过往的风格,继续将李作鹏留在了身边,并安排到了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李作鹏的职务也提升到了参谋处处长的高职。

在日本彻底战败,并撤出东北之后,随着蒋介石内战地挑起,林彪与李作鹏的敌人变成了国民党军队。

国民党军人

面对着兵强马壮,急于在东北抢地盘的国民党部队,东北民主联军一开始一直处于被动的境地,特别是1946年夏天四平保卫战失利之后,我军不得不退到松花江北岸。

在这种形势下,不仅林彪颇为失落,李作鹏也从原来的意气风发,变得极度消沉,甚至对我军的前途都充满了迷茫。

正是因为心情不好,李作鹏便借酒浇愁,与苏静、何敬之等人喝得酩酊大醉。

正处于苦闷之中的林彪看到自己最器重的爱将李作鹏这个形状,免不了大为恼火,一气之下,眼不见心不烦,直接将他逐出了司令部,把他下放到了第6纵队做了一名副司令员。

可没想到这个角色的变动,反倒让李作鹏从原来的司令部林彪助手,变成了一线的指战员,并利用后来的一场场大仗,证明了自己的卓越军事能力。

结语

随着后来战势的扭转,李作鹏所领导的第6纵队,不仅连续攻下四平与锦州,为辽沈战役的全面胜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还一举全歼了国民党的铁军廖耀湘所部。

随后在林彪所部打完辽沈与平津战役之后,改组为四野,而李作鹏的第6纵队也改编成了第43军。

当决定由哪支部队作为四野的南下先锋部队时,这时的李作鹏早已经成了林彪手下一位光彩夺目的名将,林彪便把这一重宝押到了他的身上。

李作鹏率领第43军一路从湖北南下,一直打上海南岛,全军纵横大半个中国,势如破竹,国民党主力之一的白崇禧所部,更是被他一举全歼。

最后与韩先楚的第40军联合,只凭借着木制的渔船,硬是渡海抢滩成功,击败了盘踞在海南岛上的国民党10万军队,从而完成了中国全境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