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变坏很容易,坏人想变好却很难。

小利把电话打给手下兄弟大龙,“龙啊,你赶紧回公司找我来。”

“四哥,什么事呢?”

“你通知所有人回家收拾行李,跟我上丽江办事。”

“什么时候?”

“你现在准备吧,五点就走。上午十点钟之前就能到。”

“行行行,那好,四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天晚上,加代在别墅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说:“敬儿,你说会不会等我老了,也跟老石一样,变得窝囊了,变得怕事了?”

“加代,我感觉你的性格不会。说实话啊,我也不太能理解,那一帮小孩岁数都不大跑过来骑在脖子上拉屎,他怎么就能忍的呢?”

“可能我们的年龄不到,理解不了。”其他话,加代也没多说了。

早晨五点,小利四哥从昆明带了八九十人直扑丽江。加代一大早就到了店里,吃了点早饭,和老石聊着天。

九点多,小利带着兄弟到了,一进门,一摆手,“老石。”

“哎,四哥。”两人握了握手,

“代弟!”

“四哥。”小利和加代以及兄弟们打了招呼。

四哥问:“闫辉怎么跟你说的?这人是干什么的?”

老石说:“他就是在当地搞房地产的。”

“他搞他妈鬼也没有用。我就在这里等他。你不用给他回电话。只要他敢来就行。大家都进店里来。”一百来人分散在店里了。
十二点半了闫辉电话过来了。小利把手一伸,给我来接。电话一接通,闫辉说:“姓石的,三百五十万不打算给是吧?”

“给你妈波。”

闫辉一听,“你想死是吧?”

“你妈波。”

“你是不是要我砸你店?”

“你妈波!”

“你等着。”闫辉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

小利说:“他不经逗啊。”

加代说:“四哥,你这样是真他妈气人啊。”

“等着!我看他敢来不!”

闫辉根本就没把开烟酒行的石瘸子放在眼里。一招手,“小旭,小旭啊。”

“哎,辉哥。”

闫辉说:“你带兄弟过去,把烟酒店砸了,把瘸子的另一条腿打折。”

小旭问:“我带多少人?”

“你带二三十个人过去,带两把五连发。”

“行。我带人去。”小旭带了二十多人,六辆车,朝着烟酒店过来了。车往门口一停,小旭拎着一把五连发,嘴里骂骂咧咧走进了店里,一抬头,一下子愣住了。小利手心向上招手道:“过来,过来!”

小旭转身向往外走。小利把五连发一抬,说:“俏丽娃,你走不了了。你走,我就开响子了!”

小利这边三十多把五连发全瞄准了门口。小旭头脑嗡地一下,说:“大哥,大哥,别别别......”

小利喝道:“进来!”

“大哥,我走错地方了,我去隔壁的。”

小利说:“我不管你去哪的,你进来!”

小旭顾左右而言他,问:“石四,有塔山吗?大哥,我要盒烟。”

小利一把揪住小旭的衣领,小旭结结巴巴地说:“大哥,我.....我买烟的......”

三十来人全被拽进了店里,手抱头蹲下了。小利叉开腿坐在沙发上,小旭跪在跟前。小利说:“俏丽娃,认识我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哥,我不认识。我是辉哥手下跑腿的兄弟。没接触过几天社会。大哥,你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我来就是为了买盒烟。”

“不认识我呢,也不意外。我今天叫你认识认识,我叫小利。听懂没?都管我叫四爷。你也不例外。”

小旭叫了一声四爷。小利说:“现在,我不要求你们别的,在门口给我跪一排,我对你们每一个人脑瓜上砍三刀。砍完以后,你们也不要上医院,带着你们的伤回去,让你们的辉哥看看,让他看看我是怎么砍你们这帮人的。现在听我的口令,到门口来给我跪成一排。谁他妈要是跑,我就放响子打。”

小旭和二十多个兄弟被逼跪在了门口。小利拎了一把刀,往门口一站,大声说道:“各位邻居,你们都出来看看。”

原先躲在各家店里的看热闹的人都出来了。老石说:“四哥,别往大了闹。”

小利手一挥,说:“你躲开,你别管。你他妈现在变化很大。你当年的劲呢?你当年那两下呢?”

“我哪两下子?腿都被人打折了。四哥,安稳一点吧。”

小利手一挥,“你他妈给我滚。”

老石站到了旁边,小利说:“各位邻居都出来了,是吧?你们都看着,我叫小利。老石是我大哥,老老实实地在这里开个烟酒店,不敢得罪任何人。势利眼的和狗眼看人低的都给我看着,长个记性,从今天开始,谁他妈再敢欺负老石,别等我刀砍到你脑门上才知道疼。大龙,砍!”

一瞬间,三十来人被砍翻在地。小利一摆手,说:“听好了,爬起来!”说话间,小利朝着地上哐地一响子,一帮小子立马爬了起来。小利说:“回去告诉你们四哥,不服气的话,来找我。黑白两道随便。我给你一张名片。”大龙给了小旭一张名片。小利一挥手,“滚蛋!”一帮人争先恐后上了车。

二三十人头破血流来到了闫辉的典当行。闫辉一看,大声问道:“怎么搞的?”

小旭把情况告诉了闫辉,并把小利的名片递了过去。闫辉接过名片看了看,当即把电话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