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新为唐门找的新道路,高廉请狐仙上身,东北出马仙胡天彪暴打忍众亡灵,哈喽大家好,我是宝岚,一人之下番外锈铁更新,这一话有点意思,开幕是马龙、园与忍众交手的结局,在生死一瞬,两人下意识出手反击,完成了反杀,看着倒下的忍众,马龙和园有点意外,无意间出手反而完成了击杀的动作,第一次出手致命的感觉,让马龙忍不住呕吐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许新问马龙他们:怎么样,杀人的滋味,这人还没杀死哦,然后继续答疑环节,马龙和园在唐门与楚岚等人交手,始终无法打出最后一击,即使是面对夏柳青这种全性恶人,也无法出手,此刻却完成了最后一击,虽然并不完美,他让两人回忆一下,出手的一刻,脑子里在想什么?

马龙和园沉思一会,他们出手的一刻脑子里是空的,什么也不记得,许新再度提问,为什么对她们可以出手,对夏柳青不行?马龙觉得夏柳青当时毫无杀意,这俩忍众是奔着杀他们来的,和她们交手,反而没有杀人的刻意,只是下意识的出手,马龙觉得这样还不够,只是单纯还击,那唐门和其他门派就毫无区别,唐门出手应该是想就能解决对方。

许新见马龙钻牛角尖,继续引导他们,问起了他们家里的情况,是否有孩子和经历过家人的死亡,得知园的姥爷前几年去世,许新问园是否亲眼见过死亡的过程,由于在ICU,园也没有见到,许新道歉后继续讲解,他没有孩子,但他的兄弟有很多孩子,在他们那个年代,孩子生得多,但养不活是很正常的,不说亲人亡故,因为兵荒马乱,路有尸骸也是常事,所以那个时候的唐门对生死是麻木的。

现在这年头生死不见,唐门新生代对死亡敏感是正常的,没必要因为是唐门就强迫自己接受,现在这种状态就很好,按照训练出手,即使无法杀死对方也无妨,和平年代的唐门已经不用追求不死不休了,留人性命也是许新为唐门找的新方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镜头转到高廉这边,高廉等人赶上了老张,老张留下了三位忍众和自己一起拦路,老张再度请凶灵上身,并让凶灵附体了那三位忍众,高廉隐约察觉到凶灵的来路,宝儿姐率先出手砍中忍众,但将对方砍到爆衣后,才发现对方的身体变成了钢铁,另外两位忍众一位是火剑,一位喷出净业莲,以净业莲分隔了楚岚等人,从手段看,这三位凶灵是死在洞内的忍众,炼金的荷马、岛原之怨的天草云斋,净业莲的虚铎。

吕慈被净业莲逼退后,老年再见当年死斗的手段,吕慈也十分兴奋,高廉被逼退后,亮出了自己的手段:出马仙,高廉请仙家上身,前来帮忙的是胡家仙胡天彪,胡天彪上身后,高廉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如同兽人一般,胡天彪与老张认识,因此出手的过程中,骂了老张要反天,老张也称胡天彪为彪叔。

两人近身对抗,脚下的石头都被震碎,两人退后各自挥拳,但这鬼子凶灵怎么会是仙家对手,老张被高廉一拳打翻,胡天彪吐槽老张:什么脏东西都往身上招呼啊。

先来聊聊高廉和老张的手段,结合罗天大醮的战斗,请灵上身和请仙家上身是不一样的状态,请灵只会让眼睛改变,风星瞳请灵时,眼睛变成白色,而邓有福请柳坤生上身时,脸明显变成了蛇瞳,舌头也变成了信子,老张身上的东西,只是让他的眼睛变成黑色,加上前面剧情提到,仙家堂口不会帮他当内奸,老张身上的应该是忍众的凶灵,胡天彪怼老张的那几句,明显是长辈吐槽后辈,老张称胡天彪为彪叔,估计他的堂口是胡天彪或者兄弟之类的,对于出马仙而言,请凶灵上身和请仙家上身不一样,请野仙说不定都会被五大仙家吐槽,所以才有最后这句,什么脏东西都往身上招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至于高廉是出马家弟子,这个在纳森岛的剧情提到过,高家和陆家一样,没有家传手段,所以家族成员修炼的手段,纯看自己拜师选择的门派,高廉负责东北的工作,拜师学习出马仙很正常,二壮是先天异能加后天修炼伍柳派的丹法,才有这魅影的手段。

最后是唐门的变化,许新的方向很正常,和平年代,唐门已经失去了大量死斗的环境,生死观念也随着社会变化,愈加被人看重,我们的文化对生命的诞生和逝去,都比较隐晦,不见生死,自然无法像老唐门一样,对生死淡然,所以对待杀人的态度上,从麻木就转变为正常看待,出手之时不必执念于弄死对方,唐门要想存活下去,必然要跟着时代改变,不死不休已经是过去式,拼尽全力出手仍是唐门的训练,只是不再需要追求让对方死亡,快速打倒对方,留人一线生机是唐门的新路。

以上就是本期的全部内容, 喜欢的小伙伴可以点赞和关注我的频道,我是宝岚,我们下期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