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出生在北京,一直住到大学毕业才离开这里。那时我爸妈常说,一个北京姑娘嫁出去,要么嫁到北京城里,要么就嫁到老公承包的菜地里去。我当时只当他们在说笑,哪知道这话一语成谶。

大学四年我和老公李向阳相恋,毕业后他就订了机票,非要带我回他老家山东去见父母。我犹豫了,北京和山东生活习惯差太远,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适应。但向阳执意要带我回去,说反正迟早要回的,见了父母才能结婚。

结果就这样,我拎着两个大箱子,踏上了去山东农村的火车。向阳一家住在一个小村子里,都是种地的。他家院子不大,三间土坯房,养了几头猪几只鸡。婆婆李素芬一看我就皱眉头:“就这么个娇气的丫头头,不知道能不能吃苦。”

我苦笑道:“阿姨您放心,我会努力适应这里的生活的。”

婆婆白我一眼,没说话。我心里嘀咕,我这口北京话,在婆婆耳朵里听着肯定很刺耳。

结婚那天请了全村的亲戚朋友来席间吃喜酒,十几桌排开在村口的大餐馆里。我穿着嫁衣坐在主位上,婆婆的眼神似乎一直在说“就这么个娇贵的丫头头”。

婚后我努力孝顺公婆,但婆婆对我的要求简直无微不至。洗衣做饭扫地,每个细节都检查得很严。我一个北京来的体质,真的吃不了这么多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好不容易熬到怀孕,我以为能稍微休息一下了。哪知婆婆看我肚子一大,就更担心我了:“这丫头头怀了孩子,更不能吃苦了!”

我心说,我从来就吃不了你这么多苦啊。无奈向阳又不在家,只能自己按捺着性子。

就这样我熬到生产,按照乡下习俗,生了孩子的女人要坐月子。婆婆说这一个月最重要的是吃好,她天天为我做水煮白菜,又清淡又没味道。我本就口味清淡,再加上刚生产没胃口,天天吃这样的菜,一个月下来体重直线下降,至少轻了十来斤。

我苦不堪言,幸好向阳的妹妹欣然经常来看我。我抱怨婆婆的习俗,欣然表示理解,还经常带点肉和鸡蛋来补补我。我吃了妹妹带来的食物,精神好了些,但看到婆婆还是没办法开口求她做点别的。

这次欣然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对她说:“欣然啊,你说你妈天天给我煮白菜,我都瘦成这样了,该怎么办啊?”

欣然说:“姐,你和我妈摊牌吧,直接告诉她你现在需要补补,想吃点好的。”

“你个娇气的城里人,就知道挑三拣四!”婆婆一听我想改变坐月子菜单,立刻就火了,“咱山东人世世代代这都是规矩,你算什么东西,还想改?!”

我怀里抱着孩子,被她吓得说不出话来。

“活了大半辈子,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婆婆越说越激动,“当初就看你不顺眼,果然娶你回来就没一天好日子!你赶紧把孩子给我,我教育教育你们夫妻俩!”

我赶紧护着孩子往房间跑,结果被门槛绊了一下,孩子差点没抱住。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生产才多久,我哪里有这个体力跟婆婆抗衡!

“行了,妈,别吵了!”这时向阳回来了,挡在我俩中间。

“你这儿子也是,连自己老婆都管不住!”婆婆还要往前冲,被向阳一把拦住。

“梅梅刚生孩子,身子弱,您就别为难她了。”向阳劝母亲。

“就是,妈,梅梅是城里人,您别非要她完全遵循我们老规矩。”欣然也帮着说话。

婆婆这才停下来,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最终没说什么,转身回屋去了。

我身上出了一层冷汗,心有余悸地看向向阳:“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你妈把我吓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向阳赔罪地拍拍我:“乖,我刚在地里忙活,听邻居说有动静才赶回来的。是我不好,回来晚了。”

“那你倒是劝劝你妈,我真吃不消她逼我遵循你们那些老规矩,我体质顶不住!”我把心里的委屈都倒给向阳听。

向阳点点头:“我知道,一开始就不该让妈动用传统,你别太介意,这几天我会和她好好说说的,让她别为难你。”

我叹口气:“那你赶紧劝劝吧,不然我会抑郁症的。”

向阳赶紧哄我别想那么多,一定会跟婆婆解释清楚的。

之后几天,向阳似乎真的和母亲说了,婆婆对我明显缓和了许多,不再唠唠叨叨检查我做事,也不再非要我吃她的清淡菜色。

我心里松了口气,觉得总算熬过这个难关了。原本以为婆婆会一直针对我,没想到向阳居然劝动她了。

就这样我度过了坐月子的最后一段时间,体重也终于回升,不再像之前那么虚弱。

过后我想通了,虽然婆婆脾气不好,但毕竟是亲人。我还是要学会体谅她那一辈人的传统观念,不能和老一辈较真,这样生活才能更融洽。

当然,婆婆也要改改脾气,别总想着要我百分百遵循她的老规矩。我和向阳商量,以后会经常带着孩子回北京见我父母,那时候婆婆就只有自己在老家养猪种地了,得学着接受现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不知是向阳跟婆婆讲通了,还是她自己想通了,从那天吵架到我坐月子结束,婆婆对我的态度真的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她不再天天盯着我,也不再非要我吃她的清淡菜色,并开始询问我想吃什么。

“梅梅,你想吃什么尽管跟我说,现在你得多补补!”一天吃过午饭,婆婆突然这样跟我说。

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啊?阿姨,您说要我说想吃什么?”

“对呀,你想吃什么自己说,我去买菜做给你。”婆婆点点头。

我还以为在做梦,结结巴巴地说:“那...我想吃鱼,对,就清蒸鱼,然后还有肉,可以做个回锅肉。”

“行,我买鱼和猪肉回来做。”婆婆爽快地答应了,“对了,你是不是想喝点牛奶鸡蛋之类的?我让你叔叔从集市上带点回来。”

“好呀好呀,那就最好了!”我高兴坏了,这简直像做梦一样,婆婆居然主动要照顾我的饮食了。

从那天开始,婆婆对我简直好得不像话。她开始研究各种饮食的营养搭配,天天为我准备最补身子的食物。今天是鱼,明天是肉,后天又是加鸡蛋的汤料,种类丰富又营养均衡。

我吃得心满意足,一点都不像之前的清淡日子。我的体重很快就恢复了,精神头也好了,每天都很有活力。

有一天午饭后,我主动跟婆婆说:“阿姨,您做的菜真的很好吃!我这一个月吃得非常好,体重都回来了,真的很感谢您!”

婆婆讪讪地笑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是咱家的媳妇,我本来就该照顾你。之前对你太严苛了,还好向阳提醒我,不然我还以为自己做的对呢。”

我忙说:“阿姨您也是一片好心,想让我多吃点营养。我们习惯不同,碰到这些局面也是难免的。最重要的是,现在我们找到了相处的方式不是吗?”

婆婆点点头:“是呀,我老了,也该学着接纳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了。你和向阳慢慢来,他爸我会支持你们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谢谢阿姨!”我高兴极了。

“以后孩子一大些,你们要是想带他回北京见见外公外婆,都可以去,正好我也可以清静几天。”婆婆笑着说。

我知道这对一个老一辈的乡下人来说,接受孙子常回城里住并不容易。婆婆这番话让我感到她的用心,也更加理解了老一辈的想法。

“我会经常带孩子回来看您的,放心吧。”我笑着向婆婆保证。

从那之后,我和婆婆的关系变得非常和睦,她对我如长辈对晚辈一般疼爱体贴,我也尊重并体谅她的传统观念。每当她做的菜正合我口味时,我都会夸奖她手艺好,婆婆也会得意地笑。

现在想想,当初的误会和矛盾其实也让双方的关系有了巨大的进步。经历过摩擦,我们学会了相互包容、体谅和妥协。这也让我看到,习俗不同并不可怕,重要的是用心去理解对方。

转眼间,我的坐月子也即将结束了。想想刚来这个家时,我和婆婆的关系是多么尴尬和不愉快,没想到一个多月过去,我们现在就像一家人一样亲近。

我心里暗暗感慨,也明白这其中婆婆功劳最大。虽然她脾气不好,但面对误会选择包容理解,这需要很大的度量。我很感激婆婆愿意接纳我这个城里媳妇。

就在我坐月子的最后一周,村里来了一个我没见过的小姑子,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说是婆婆的侄女,过来帮忙照看我。

我有点惊讶,自己这不是过得挺好吗,何必来个小姑子。不过婆婆说本来答应过她家要接济她的,就让她暂住几天帮忙干活。

这个小姑子叫林夏,性格有点奇怪,不太说话,但是做事挺勤快的,我也就由着她去了。

没过几天,林夏就开始在婆婆面前说起我的坏话。

“婆婆,梅梅白天就知道在房间里睡觉,厨房里乱七八糟的一个盘子都不洗。”

“婆婆,梅梅这个衣服又丢在地上了,她怎么把房间弄那么乱呀。”

“婆婆......”

我起初以为是林夏不了解情况,跟她解释我还在坐月子需要休息。她笑笑不说话,第二天还是来告我的状。

婆婆也解释过:“林夏啊,梅梅还在坐月子,体力不支,你就别责怪她了。”

可林夏就是不依不饶,每天巴不得找我的错处告诉婆婆。

终于有一天,林夏说我“偷懒不做家务,整天赖在床上,不像一个称职的儿媳”。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找她理论。

“林夏,你一个外人凭什么这样说我?我刚生完孩子,难道我就不能休息了吗?”

“谁是外人?我也是婆婆的亲人!”她理直气壮地回答。

“就算你是亲人,也不应该随便评论我。”我强压着火气说。

“那你怎么老撂着婆婆不管?”林夏不依不饶。

“你!”我简直要气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