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我踏入军旅,1993年晋升为副团长。能够由一名普通农家子弟晋升至副团长,自认为已属不凡。尽管我是1972年12月入伍,实际上算是73年的兵。到了1996年,我在副团任职已有三年,当时我43岁,无论是年龄还是资历,都有机会晋升为正团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在探亲回家的时候,我经历了一件改变我留在部队想法的事情。1996年6月,我回家探亲,这是我五年来第一次回家。父亲刚好迈入70岁,哥哥找我商量,计划为父亲举办70大寿。我父母都是辛勤的农民,为生活奔波一生。尽管父母朴素,但我觉得我有责任为父亲庆寿。然而,父亲坚持朴素,最终我只是请了亲戚朋友吃了一顿饭。

我父亲是六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六。在我父亲结婚时,家境贫困,甚至连像样的房子都没有。听母亲说,她结婚时,连爷爷都没有插手,住在牛棚半年以上。父亲为了盖一间土房子,借了不少钱。在我和哥哥出生时,由于没有钱去医院,都是在家里接生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成为兵后,回家的次数减少了很多,大哥一直在照顾父母。我一直感到对父母有所亏欠。初中时,我得了一场大病,家里没钱给我看病,父母不得不挨家挨户借钱。由于家境贫困,没有人愿意借钱给我家,最后借到的只有十多块钱。父亲顶着大雪走了四十多公里,找了我远房的表舅借到了钱,我才得以治疗。从那时起,我下定决心好好读书,将来要好好孝敬父母,但心底仍然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

这次回家,我只在家呆了五天就被紧急召回部队,进行实战军事演练。演练结束后,得知父亲病重的消息,匆匆赶回,却错过了与父亲最后一面的机会,成为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哥哥告诉我,父亲在离世前一直呼唤我的名字,想见我最后一面,但我终究来得太迟,未能与父亲告别。父亲去世后,我回到部队,提出了转业申请。

老首长询问我为何放弃前程选择转业。老首长希望我好好考虑,不要仓促决定。我向老首长表达了父亲突然离世给我造成的打击,以及让我明白尽早尽孝的重要性。我告诉老首长,现在只剩下我母亲一个人,我想回家陪伴她。尽管我说明了我的想法,老首长仍不希望我离开。我的转业申请,老首长一开始并没有批准,直到我找了他三次才同意。

老首长不仅是我的领导,还是我军旅路上的引路人。当年是老首长招我入伍的,他见证了我一步步的成长。在我的军旅生涯中,老首长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关怀。离开时,我去了一趟老首长家,他嘱咐我,无论身在何处,都要堂堂正正做人,不要忘记是一名军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铭记在心。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我离开部队时,战友们都来送行,我情不自禁地落泪。我回到老家资源局工作,老婆也随我回到老家。我接回母亲,结识了老婆。老婆比我小三岁,等了我五年,我晋升后才与她结婚。作为军人妻子,她为这个家牺牲了很多。

2004年,母亲摔倒患上中风,生活不能自理,三年后离世。母亲去世时很安详,我一直陪伴在她身边。母亲生前已不能言语,看着她受病痛折磨,我心如刀绞。退休后,我和老婆游历半年,品尝各地美食。如今,我和老婆每年都会外出旅行。儿子和儿媳在外安家,事业有成,不再需要我们操心。七旬的我们,剩下的时光尽情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