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斐资产要求京东和“承兴系”等公司偿还30亿损失的案件再起纷争,京东发布声明,称京东作为毫不知情的受害者,被卷入历时四年的恶意诉讼中,公司的声誉和权益遭受重大损失。

2019年,诺亚财富爆出35亿踩雷“承兴系”诈骗案,轰动资本市场。

诺亚财富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歌斐资产)和上海自言汽车租赁服务有限公司(简称自言汽车)曾对承兴和京东提起诉讼,今年4月,上海市金融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近日法院再次开庭审理。

在这起诉讼中,上海歌斐要求京东、“承兴系”等公司偿还其在“承兴系”案中被认定的全部损失30多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京东在“承兴系”诈骗案中是否担责引发争议。此案件中涉及京东的应收账款是“承兴系”伪造,京东的员工也是由“承兴系”员工扮演,而且诺亚财富有员工“里应外合”。

今天,京东集团发布《关于诺亚财富恶意起诉京东、误导投资人和公众的声明》,称京东作为毫不知情的受害者,被卷入历时四年的恶意诉讼中,公司的声誉和权益遭受重大损失。

京东表示,在承兴系合同诈骗过程中,承兴系公司用假冒的京东公章、假冒的京东员工、假冒的京东系统和虚假的交易数据,轻易骗过号称“全球综合金融平台”的诺亚财富及旗下歌斐资产,获得歌斐巨额融资,直致爆雷。面对持续两年多的诈骗行为,歌斐资产尽调工作出现明显缺陷、投融资管理出现巨大漏洞,高管方建华接受承兴巨额贿赂(一审已被判刑),导致投资人受到重大损失,对投资人没有尽到应有责任和义务。

京东还称,根据公开信息,诺亚财富近年来先后发生十余起类似事件,上百亿基金兑付面临问题,并多次对投资人隐瞒信息,屡次被监管部门警示和处罚,说明其长期存在严重的风控缺陷。

目前“承兴案”相关刑事案件已一审宣判,承兴实际控制人罗静等诈骗嫌疑人均被判获刑。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仍罔顾投资人信任,拒不审视其内部管理问题,恶意对第三方京东发起匪夷所思的高额诉讼,企图混淆视听,继续误导投资人和广大公众,推卸和转嫁责任,为自己寻找“替罪羊”,我们相信法院会公正判决该案件。希望诺亚财富及歌斐资产正视自身问题,拿出诚意和整改措施,尤其是提升作为财富管理公司最基本的诚信和素养,真正维护广大投资人的权益。

2015年2月至2019年6月,由罗静实际控制的广州承兴、广东承兴控股、广东康安贸易公司等“承兴系”公司,先后与苏宁易购、京东开展供应链贸易,由承兴系公司垫资为苏宁、京东公司开展采购业务。

罗静安排其妹妹罗岚私刻京东公司、 苏宁公司印章,并虚构应收账款,先后与湘财证券、摩山商业保理、歌斐资产、云南信托、安徽众信金融等被害单位签订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协议等合同,骗取这些单位的融资款。

截至案发,骗取上述公司共计300余亿元,实际造成88亿余元损失,其中上海歌斐资产损失34亿余元,湘财证券损失9亿余元,摩山保理27亿余元,云南信托损失15亿余元,安徽众信损失0.99亿元。

2022年11月,“承兴系”实控人罗静因合同诈骗、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其妹妹罗岚及时控公司多名员工涉刑。

目前,罗静的刑事案还在二审中,前述判决还未生效。

整个诈骗案发始末,假接待、假签约、假公章、假合同。之所以能骗过诺亚财富,其员工方建华也起了“很大作用”,成为诺亚财富的“内鬼”。

方建华先后担任诺亚正行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投行机构经理、高级投行机构经理、团队高级副总监、团队资深副总监,岗位职责是从事团队管理和产品筛选、开发工作。

2016年9月起,方建华受诺亚正行指派参与歌斐公司与中诚公司、承兴公司的业务对接。方建华利用参与该业务的立项、推进成立的职务便利,多次非法收受罗岚的贿赂港币共计300余万元,折合人民币200余万元。

方建华在2019年6月自首,并退出赃款141万元。2021年3月,上海杨浦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方建华犯非国家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罚金10万元。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