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4日早间

中国恒大 发布澄清公告

公告称中国恒大集团注意到一家机构于2023年12月1日发表了一份关于公司从未盈利过的报告。公司谨此澄清该报告并无实际依据。公司会稍后对该报告的内容作进一步澄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机构报告称恒大“从未盈利”

12月1日,沽空机构GMT发布了一则最新报告,在该报告中明确指出恒大或许从未实现盈利。

该报告称,“恒大地产推迟了很久、最近才发布的2021年年报明确表示,该公司严重夸大了收入和盈利,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多年来一直如此。与部分市场想法相反,与其说恒大是流动性收紧或疫情引发的房地产市场低迷的受害者,不如说它的本质问题更为严重,因为它可能从来没有产生任何利润。”

报告进一步指出,“2021年,恒大对房地产销售收入的确认方式进行了重大调整。此前,恒大地产表示,当客户获得已建成物业的实际占有权或法定所有权时,该公司确认收入。这一措辞与碧桂园等其他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措辞完全相同。然而,在新的审计师的领导下,恒大改变了对其过去做法的描述:似乎收入已被确认为客户接受物业或根据销售合同,该物业被视为已被客户接受。”

GMT认为,会计政策的这一变化本应追溯适用,重报以前各期的财务情况,以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产生的影响。然而,恒大声称,由于大量员工离职,无法做到这一点。因此,该公司仅从2021年开始应用这些变化,调整了该年度的期初余额。收入确认的变化对恒大的财务状况产生了重大影响。导致此前录得的6640亿元营收和1020亿元净利润的逆转。这些金额相当于恒大自2004年(有财务信息的最早年份)以来总收入的27%,累计净利润的38%。

报告表示,这些销售可以在满足新的确认条件时进行第二次预订。恒大目前的大部分收入很可能是已经重新确认的销售额。合同负债(主要是预售物业的递延收入)从2020财年的1860亿元人民币增加至2021年初重述时的9080亿元人民币,到2021年上半年末降至6040亿元人民币。理论上,这些销售的利润也可以被重新确认,尽管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这已经发生:恒大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录得的毛利润仅为160亿元人民币。令人怀疑的是,这些利润从未存在过,也不仅仅是被推迟了。

聆讯再遭押后至明年

12月4日,据香港经济日报消息,中国恒大遭呈请清盘案今日于香港高等法院再讯。呈请一方表示,不会要求法庭颁布清盘令,且不反对恒大申请押后。中国恒大则表示,需时再商讨重组方案,故要求押后5星期,其余债权人亦不反对押后申请。法官听取陈词后,押后清盘聆讯至2024年1月29日再讯。

这是中国恒大清盘聆讯案遭遇的第七次推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去年6月,债权人就向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出针对恒大的清盘呈请,佳盛环球于2022年6月24日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出对恒大的清盘呈请,涉及债权金额为约8.625亿港元,彼时聆讯时间定在2022年8月31日。

后续,该聆讯先后历经五次申请延期后,再度推迟到今年12月4日,一度传出消息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延期”。因此,算上此次推迟至2024年1月29日属于第七次延期。

据悉,如中国恒大被颁令清盘,法院将会任命清盘人,从该公司董事和管理层手中获得控制权,并整理现有资产偿还债权人相关债务。

中国恒大发布的2023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中国恒大的主营收入约为1281.8亿元,净亏损合计392.5亿元。中国恒大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40.47亿元。资产总计17440亿元,其中流动资产15785亿元,总负债23882亿元。

赵长龙卸任恒大地产集团董事长

12月4日,天眼查App显示,近日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赵长龙卸任董事长,由梁伟康接任。

目前,赵长龙仍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6月,注册资本约39.4亿人民币,经营范围含房地产开发经营、房地产咨询服务、园林绿化工程服务、企业管理咨询服务等,由广州市凯隆置业有限公司、深圳市人才安居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持股。

风险信息显示,该公司存在近500条被执行人信息,累计被执行超510亿元,此外还存在数百个限制消费令、终本案件及失信被执行人(老赖)信息。

(来源:澎湃新闻、券商中国等)

--THE END--

本刊法律顾问:广东南国德赛律师事务所 谢炎燊、陈慧霞

本刊文章及图片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本刊发表文字、图片作品并不代表本刊立场观点/部分采用稿件因故无法联系作者,如有侵权请移步后台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