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6日,C9518次“复兴号”动车组列车从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站出发,向昆明方向飞驰而去。这标志着丽江至香格里拉铁路开通运营,丽江至香格里拉最快1小时18分可达,昆明经大理、丽江可直达香格里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C9518次“复兴号”动车组列车从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站出发,向昆明方向飞驰而去。这标志着丽江至香格里拉铁路开通运营,丽江至香格里拉最快1小时18分可达,昆明经大理、丽江可直达香格里拉。

一时间,各方喜大普奔,尤其是香格里拉文旅,或要迎来一次新的跨越式发展。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身边的不少人却总高兴不起来,一想到这块儿心中的“神圣净土”之后可以如此简单、方便的到达,便不由忧伤。就像当冈仁波齐转山不再需要用徒步、当登顶泰山坐的是电梯……如果有一天,一些有信仰的目的地不再需要那么点信念和曲折便可到达,那还有信仰吗?

随着我国高铁的迅猛发展,县县通高铁,坐着高铁去旅行变成了一种最为普及的出行方式,乘客门槛大大降低,涵盖了男女老少、来自天南地北,而这最大的利好,恰恰就是毁灭小众旅行,或者毁灭小众景区的第一杀手(当然,这并不包含所谓经济效应)。

首先,杀死小众旅行。众所周知,不少人游客在旅行中所追求的首要体验,就是远离人潮,景致独特,一个大部分人都没去过,或者说大家都没那么容易去到的地方,显然更具吸引力。而高铁来了,还能如你所愿吗?试想,在神圣的松赞林寺大殿之上,满是孩童打闹、啼哭,门口长长的台阶上满是甩开丝巾拍照的大爷大妈……我都不大敢想象这个画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次,杀死小众旅行目的地。不少旅游目的地,因为其独特的区位、自然风光、民族风情和经济发展等情况,造成旅游接待能力、生态保护能力,以及旅游相关配套均有所局限,迪庆便是如此。作为云南人口最少,却又是面积最大的州市,这里住宿、餐饮是否足够应付高铁开通后激增的游客?不少景区景点,那么多人的吃喝拉撒难道还是靠“天”消化?景区景点距离较远,是否有完备的城市公共交通可以解决?地处高海拔藏区,万一游客生病了、受伤了,又有没有足够的床位及应急措施?此外,这里地处生态红线之内,每一项文旅资源都面临着生态保护的巨大压力,而旅游从业人员、相关监管、维护人员却少之又少,谁来确保生态不被污染?……试想,成千上万的游客在纳帕海旁驻足游玩,伊拉草原的草甸上满是烟头、垃圾,景区不得不在草原边缘拉起一道又一道的围栏、警戒线,这还是我心里的那片纳帕海吗?

最后,杀死的或许是信仰。香格里拉是藏民们心中的日月,是最神圣的天堂之地,这里人人心怀信仰,是藏传佛教的核心腹地之一,也是梅里神山的所在地。在藏民和大众的认知当中,无论世界如何喧嚣,地广人稀的香格里拉依旧是《消失的地平线》中所描绘的天堂景象,藏族人民与世无争地生活在草甸上、古城间,坚守着他们的信仰,虔诚地与自然对话。但是,因为游客的激增,信仰与旅行的矛盾频频发生。

以川藏线为例,自从有了“此生必驾318”的标签,川藏线便成为了自驾游群体扎堆的圣地,每天经过的游客数以万计。于是,堵车、修车成为常态,游客在此停留的时间也越来越久。有了人,就需要解决自身的生理问题,吃饭,喝水,上厕所等等,因而制造出大量的垃圾,很多人就地用餐完后垃圾直接留在原处就走了。每年川藏线两边滞留的垃圾泛滥,导致水源的污染,草场的退化,甚至很多牧民家里的牲畜死了以后,解剖开肚子里都是薯片,辣条等这种零食的袋子,每年有大量的志愿者自发进藏捡垃圾,可是他们捡得再快也没有大家扔垃圾的速度快。日积月累,这部分游客便制造出许多白色垃圾,众所周知,白色垃圾降解需要百年时间。这些白色垃圾可能成为有害生物的巢穴,变成传染源;大多白色垃圾都是可燃物,在天然的环境中,容易引发火灾。这些白色垃圾一旦混入土壤中,便会影响植被吸收养分;塑料垃圾一旦被动物食用,会导致动物死亡。白色垃圾已严重影响到在这片土地赖以生存的植物动物,危及整个西藏的生态环境。而西藏地广人稀,气候恶劣,无异于加大了当地的生态维护的难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此以往,游客这种随地扔垃圾破坏环境的行为终于惹怒了藏族群众,并怒斥这些进藏的部分游客不要再来了。其实,藏族人民并不是没有人情味,藏族群众对藏族文化,藏族的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在清贫的物质生活中创造了丰富灿烂而独特的高原文化,他们乐善好施,坚定信仰。在维护这片美好的土地上,他们有着强大而有力的使命感。而那些游客来到异地他乡,破坏环境,把自己的方便建立在糟蹋污染环境之上的自私行为可耻的行为,不管是走到哪里都不会受人待见,所以可以理解西藏人民为什么如此气愤。

西藏的景色,西藏的美震撼人心。而路边越来越多的垃圾也是触目惊心,白色垃圾假如不能够及时回收利用或者专门分类处理,不仅是西藏,更是人类的一场灾难。

所以,谁又能知道,香格里拉会不会是下一个被游客“宠坏”的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