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原本是满清格格,即使清朝覆灭后,也本该凭借优厚的家底,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缘何沦为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甘愿成为卖国求荣的日本间谍?

她叫川岛芳子,原名爱新觉罗·显玗,汉名金碧辉,从小便是一枚政治棋子。幼年被生父送给日本人作养女,成为生父复辟清朝的工具。长大后,她成为日本养父豢养的日本艳谍,为非作歹、残害同胞。

年轻时,她时而打扮成一个威严俊俏的书生模样;时而描眉画红,以楚楚动人的艳丽容颜穿梭在国民党军官之中,使得众多高官成为她的裙下之臣。然而,曾经容貌美艳的汉奸在被抓时尽是狼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川岛芳子

1945年10月11日,军统张霈芝奉命逮捕恶贯满盈、罪行滔天的川岛芳子。当张霈芝一行人进入东四九条胡同的一处私人住宅后,他们兵分两路,前后包抄,小心翼翼地探向屋子。

几人手持枪,推开门,齐齐地将枪指向屋内之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眼前这个蓬头垢面,全身有针孔,一副老婆子相的妇女,真的是曾经嚣张跋扈、美艳冷酷的川岛芳子吗?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人们不禁想起以前无恶不作的大汉奸、卖国贼!

少年棋子,厄运开端

川岛芳子于1906年出生,是和硕肃亲王善耆第十四女,一个名副其实的晚清格格。善耆一生娶了一个王妃、四个侧妃,育有21子,17女;川岛芳子是他最宠爱的女儿,他还给她取了一个名字“东珠”,意为东方的珍珠。

努尔哈赤的弟弟后裔第十世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清政府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推翻了两百多年来的清朝统治,和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清政府彻底垮台。次年2月,善耆在日本人的帮助下,带着一家老小逃命东北旅顺。

同年12月,溥仪宣布退位。身为清朝御前大臣的善耆,不甘心清朝就此灭亡,为此,他将儿子女儿全都分配出去,完成清朝复辟大计。想要复兴,必须借靠其他力量,那就是日本人。

儿子血统尊贵,断然不能认别人为父,女儿倒是不错的方法。于是,他将儿子们遣送到满、蒙地界,意图搞满蒙独立;将女儿川岛芳子送给定居在旅顺的一个日本浪人川岛浪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川岛芳子童年时期

川岛浪速于1885年来到上海,没有固定职业,时常为日本谍报人员干些闲散小活儿。一次,川岛浪速因危害清朝利益被抓获,善耆为了结交一些日本势力以备不时之需,故意将川岛浪速放了。

此后,二人关系亲密无间。善耆深信川岛浪速会帮他复辟他的大清王朝,所以将年仅6岁的女儿川岛芳子送给他作养女,期待女儿在日本能够得到好的训练,将来借助日本势力打败革命党。

年幼无知的川岛芳子就这样被生父安排好了一生,也成为了她一生厄运的开始。

1922年,善耆离世。川岛浪速的狼子野心立即显露了出来,忽悠善耆的败家儿子,卖掉了善耆生前在北京、大连等地的房产,侵吞了房款。

川岛芳子和养父川岛浪速

此时,川岛芳子已经由一个小姑娘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容貌秀丽的美人儿,正是碧玉年华的年纪,川岛浪速这个养父早已对她垂涎欲滴。如今,善耆已死,他再也无所顾忌了。

一天深夜,川岛浪速醉醺醺地回到家中,将熟睡的川岛芳子奸污了。这样阴暗的经历扭曲了川岛芳子的性格,成为她走向地狱的开端。她曾在日记中写道:“切记!十月十六日晚九点四十分,是我与女性身份清算的时刻。”第二天,她穿着美丽的和服,盘着端庄的发髻,画着精致的妆容,拍了一张照片,标志着她与少女时代的诀别。

川岛芳子女装照

两年后,川岛芳子一反常态,剪去长发梳着大背头,穿着男性西装,说着男性用语(日本男、女用语不同),穿梭在街头巷尾胡作非为。时而打扮妖艳,穿着女性和服,迈着小碎步,游走在高官之前,享受男人迷恋自己的成就感。

对于不男不女的川岛芳子,人们议论纷纷,各种小报媒体都将她描述成一个淫荡、强势、不伦不类的怪物。1927年,川岛芳子突然决定要嫁给蒙古王爷的儿子甘珠尔扎布,独自远走蒙古。

甘珠尔扎布出生于1902年,和川岛芳子年纪相当,父亲是蒙古远近闻名的巴布扎布,世代都是王公贵族。年幼时甘珠尔扎布和川岛芳子曾是玩伴,但二人之间并没有多少情谊,而且甘珠尔扎布也是个浪荡公子。川岛芳子之所以嫁给他,大概是为了完成生父复辟的遗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川岛芳子与甘珠尔扎布在旅顺大和旅馆举行婚礼

没过几年,本已嫁去蒙古的川岛芳子又回来了,据说是因为丈夫太过花心且脾气暴躁。其实是川岛芳子看透了蒙古不愿助她完成复辟大业的事实,于是,她只能回来,想方设法借助日本人的势力。

卖国求荣,意图复辟

1928年6月4日,因张作霖不肯受日本摆布,交出铁路权,发生了著名的“皇姑屯事件”,张作霖被日本关东军炸死。随后,川岛芳子迅速活跃在奉天一带,同时成立“满洲青年联盟”,意图复辟。川岛芳子为巴结日本关东军,整日浓妆艳抹,与日本特务土肥圆、多田骏、板垣征四郎、本庄繁等人厮混在一起,成为这些权势男人的玩物。

“皇姑屯事件”中张作霖乘坐的火车被炸毁

1931年,“九一八”事变,川岛芳子又借势出来蹦跶了,她迅速召集清朝旧部,组织起了一个千人的“安国军”,名义上是复辟清朝,实则是日本人的走狗军队,专门戕害中国同胞和抗日人士。

之后,日本人意图建立一个“伪满洲国”,扶植溥仪继续做皇帝,以此来掩饰他们的野心和罪行。可是,只有溥仪一个人在台上唱独角戏没有说服力,必须将皇后婉容也弄来;然而,当初日本人带领溥仪逃出来时,慌乱之际皇后婉容被滞留在了天津。

于是,日本将接回婉容的任务,派给了立功心切的川岛芳子。川岛芳子到天津找到婉容之后,对婉容花言巧语,让心高气傲的婉容甘愿躺在棺木中也要偷渡到东北坐享荣华富贵。

傀儡皇帝溥仪与皇后婉容合影

成功接回婉容,川岛芳子在日本人面前算是露了一回脸,日本人对其大加赞赏,带在身边委以重任。1932年,日本人觉得“九一八”事变对中国的侵略远远不够,计划加快鲸吞中国的步伐。

然而,日本人却一直未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兵理由。关键时候,川岛芳子又站出来毛遂自荐,称只要自己出马,一定可以助大日本皇军将上海一举拿下。为此,田中隆基给了她1万日元作为经费和奖励。

策划一二八事变

川岛芳子经过缜密的考察,将目光放在了一家当时反日情绪高涨的“三友实业毛巾厂”,这家厂子曾一度受到共产党的重视,如果解放军打了胜仗,就会被奖励一条这家厂子生产的毛巾。

三友实业毛巾厂旧照

1932年1月18日,在川岛芳子的指使下,5个打扮成和尚模样的人来到“三友实业毛巾厂”,他们身披袈裟,手转佛珠,嘴里念着佛语,声称要超度亡灵,实则寻衅滋事。工厂门口看守的工人阻止他们进入。双方正争执不下之际,突然,从大门旁边冲出几个穿着毛巾厂工装的人,手持棍棒,二话不说,直接对五个和尚照死里打。

守岗工人见事有蹊跷,跑去叫来了工友和领导,当他们一干人等来到大门口时,那拿棍棒的一帮人早已逃之夭夭,现场只剩四个伏地哀嚎的和尚,和一个已经被打死的和尚天琦扇升。

次日,日本驻上海总领事馆向上海当局施压并以武力威胁,提出几个条件:缉拿凶手、道歉赔偿以及镇压中国的反日活动,并挑明最后一个条件才是重中之重,否则日方将采用武力解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身着日本军装的川岛芳子

每次日本挑起事端时,川岛芳子总是要跳出来刷一波存在感。1月20日,川岛芳子拿着日本人给的经费组建了“支那义勇军”,指挥他们对三友毛巾厂进行报复,砸毁工厂的机械设备、烧毁原料、和生产出来的毛巾成品,打死一名华警,两名工人,火烧工厂,随后扬长而去。这家拥有三千名职工的老牌爱国抗日的毛巾厂,顷刻间毁于一旦。

日本人急切地要挑起中日战争,这样就可以以受害者的姿态,发起“反抗”,光明正大地侵吞中国了。于是,当日下午,在川岛芳子报复完工厂之后还不够,日本方面发动千余名侨民,在街头游行示威,喊着“消灭抗日分子!杀尽中国人!”的口号。

当时,国民党奉行不抵抗政策,故此上海市市长吴铁城对日本人的恶行一忍再忍。但是日本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22日,日本第一舰队司令盐泽幸一发动了一·二八战争。而在这场战役中,贡献最大的就是川岛芳子。

日本中将、特务、战争的主谋田中隆吉

据史料记载,战争伊始,田中隆吉将自己的情人兼下属川岛芳子,带到了第一舰队司令部。川岛芳子在一旁观战,看着盐泽幸一信誓旦旦的模样,她认为离自己复辟大清的梦想不远了,很快自己就可以变成名副其实的皇亲贵胄了。

只是,她低估了与盐泽幸一作战的十九路军,十九路军负隅顽抗,致使曾放下豪言声称四小时可占领上海的盐泽幸一军队,六次救助于总部支援,三次临阵易帅,一直无法击败十九路军。

于是,川岛芳子装扮成男子模样,混入十九路军,伪装成一般士兵,从一位旅长那里套出了十九路的内部的军防实情。从而,日军利用川岛芳子刺探的情报,对十九路军侧部浏河一带突击,致使十九路军不得不后退。

关系破裂,被捕伏法

川岛芳子被一众日本军官前拥后簇

川岛芳子屡创“奇功”,在日本人面前一度成了大红人。不过,就算是亲兄弟也会反目成仇,时间一久,川岛芳子和日本人产生了矛盾。川岛芳子肆意妄为一意孤行,丝毫不顾及日本人的谋划,数次妨碍了日本人的计划。

于是,川岛芳子被日本人送回日本,川岛芳子开始对日本人破口大骂,损害日本人的名誉。其实,川岛芳子对日本人的怨恨并不是因为良知恢复了,站在她的立场上,自己为日本人做牛做马,他们却全然不帮自己复辟清朝,仅仅将她作为一枚棋子而已。此后,川岛芳子彻底被日本人踢出了局。

川岛芳子和东条英机合作照

川岛芳子不甘心,想要东山再起。她立即联系了东条英机,请他帮助自己重回中国,帮助日本人促成中日和谈。此时,川岛芳子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为了光复清朝大业,还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才回中国继续做卖国贼的。

川岛芳子回到天津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常常骑着高头大马,肩膀驮着一只猴子,招摇过市,抢夺银铺钱庄,搜刮民脂民膏,戕害革命党人。偶然间,她看上了哈密道42号的东兴楼饭庄,带着几个手下持枪杀了老板,自己取而代之。

“东兴楼”女老板川岛芳子(中间

此间数年,川岛芳子一直游荡在京津地带,打家劫舍、杀害百姓,成为一方恶霸,令人闻风丧胆,避之不及。

1945年8月15日,日本通过广播宣布无条件投降。日本众多高级军官特务迅速撤离中国,而川岛芳子似乎忘了自己的汉奸身份,一直居住在北平。

但是,国人对过往遭遇是有记忆的。1945年10月10日,国民党宪兵队进入东四九条胡同三十四号,抓捕川岛芳子。川岛芳子看到来人后,大惊失措,还未等其反抗,就已经被戴上了手铐。

世人皆说这个东方的“玛塔·哈莉”是一个绝代佳人,当国民党特务抓获她时,看到的是一个老态龙钟,肌肤上全是针孔的老婆子相,怎么也看不出曾经的风华神韵。

川岛芳子被捕后关押在第一监狱,一个刚够伸展腿脚的三平米牢房。在这里,她和一般犯人一样,啃着玉米做的窝窝头,头发蓬乱,眼神空洞,干瘦的身体裹着宽大的衣服,如同路边的乞丐一样。

(左一)川岛浪速和收养十年的川岛芳子(右一)

对于控告,她拒不认罪,为此,她想了好几种办法。一开始说自己生父肃亲王和四侧妃并不是在中国生的自己,所以她不是中国籍,中国方面无法处置她,后来法官查了肃亲王的外出记录,发现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她说自己早就被生父过继给了日本养父川岛浪速,所以她是日本人。她写信给自己年过八旬的日本父亲,川岛浪速此时根本不再在意这个女儿,生怕牵连了自己,所以告诉她那些能证明她户籍的材料早就遗失了。

看到养父的回信后,川岛芳子绝望了。她再无逃脱的可能,于是,她写下一张字条:“我死后,请将我远葬人群。”

1947年10月22日,河北省高等法院以间谍罪、汉奸罪、残害同胞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死刑。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伏法。随后,古川和尚受友人之托,来到监狱外将川岛芳子遗体领走并火化。1948年年底,古川将川岛芳子骨灰交给川岛浪速。

本来大汉奸川岛芳子被处死后,事情就算落下了帷幕。然而,有关川岛芳子之死被传得神乎其神。

替身之谜,生死难断

媒体纷纷报道,其实川岛芳子并没有死,而是被人采取狸猫换太子的计谋救走了。

被执行枪决后血污盖面的川岛芳子

因为当时,川岛芳子伏法时,一众记者被挡在了监狱门外。1948年3月25日早上六点左右,门外的记者和观众听见一声枪响,中午时分,警察才将川岛芳子遗体抬出。人们看到的是一个头发乱糟糟、满脸血污的女人,并看不清她的容貌。

围观的一众人等无法辨认川岛芳子,尤其是记者,对当局做法非常不满,行刑前后都没让众人看到川岛芳子的容颜。无法确定遗体是不是川岛芳子。

于是,各媒体报刊开始对这一做法表示怀疑,刊登:“卖国贼川岛芳子已于昨日伏法,然,记者被拒之门外,并未亲眼目睹,只见枪决者弹穿头部,血污盖脸,真假难辨。”而且,还附有记者被挡在门外的照片。

媒体历来是大众的引导者,故此,民间也纷纷猜测被执行枪决的究竟是不是川岛芳子。而政府对此事也是三缄其口。

媒体报刊对川岛芳子的报道

更为离奇的是,在风波即将平息之际,又出现了一个名叫刘凤贞的女人,控告监狱官草菅人命,欺压百姓;她的姐姐刘凤玲患有不可治愈的重病,恰面容与川岛芳子相似,于是,监狱官找到了刘凤玲母亲,欲行李代桃僵之法,用刘凤玲代替川岛芳子去死。

刘家不答应,在监狱官威逼利诱之下,这户贫苦人最终答应了,作为封口的报酬,监狱官答应给刘家十根金条,预付四根。可是,事后,监狱官拒不认账,不肯将剩余六根金条付清。

于是,妹妹刘凤贞向媒体求助。当大家听闻刘凤贞说辞后,社会舆论瞬间淹没了政府当局。然而,更可疑的是,当政府下令将刘凤贞捉拿归案加以审查时,刘凤贞却离奇地失踪了。究竟是畏罪潜逃还是杀人灭口,目前我们还不得而知。

关于“替身”之说,并非空穴来风,还有一种更为真切的说法。据报刊刊载:执行死刑前一天,某军统少校秘密私见川岛芳子,告诉她执行时是空枪,但是她要装的像一点,应声倒下。随后,他会安排一具血肉模糊的女囚犯来替换她的“遗体”。

川岛芳子和川岛浪速及其养母合葬墓碑

而且,不管是哪种脱身之法,都有后续的传闻加以佐证。据说,当时,古川和尚带着川岛芳子的遗体要去火化,但是由于火葬场柴薪不够,所以第二天才火化;而且,1957年,人们在川岛浪速和夫人及其女儿川岛芳子的合墓的刻碑上看到,川岛芳子的死亡年代写的是“推定”。哪怕到了二十一事迹,这种传闻依然甚嚣尘上。据说,2006年,一位长春的女画家向媒体披露:她的姥爷认识的“方姥”就是当年的川岛芳子,于1978年去世。

后来,吉林省调研员经过两人的照片对比发现,死者骨骼较大,用电脑合成照片追溯过死者年轻时的容貌,最终得出结论所谓的“方姥”并非川岛芳子。

其实,笔者认为川岛芳子作恶多端,祸国殃民,民愤滔天,不容于世,应该是没有人敢偷梁换柱放走川岛芳子的。

川岛芳子童年的命运受他人摆布,但成年后的累累恶行完全是因为她本心的恶,最终被枪决是她罪有应得。她一生的所作所为,令国家蒙难,令革命志士惨遭其毒手,令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虽死不足以泄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