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前言

2022年9月7日,以色列文物局宣布,他们从一名美国公民手中得到了一份2600年前莎草纸信件的碎片,这是西方考古界的“大胜利”

近年来,西方类似的考古发现数不胜数。

就在2023年10月15日,埃及又宣布发现了15米长的莎草纸《亡灵书》,距今有3400多年历史。

这些考古发现看起来唬人,可往往带有许多“奇特现象”,引起了不少人质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西方考古到底能否经得起推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 、从死海古卷到亡灵书

故事要从1947年的春天说起。

一位叫杰里科的阿拉伯牧羊人,为了搜寻走失的羊来到了死海西北角岸边,在陡崖上发现了一个山洞。

他怀着好奇踏入其中,没想到在里面发现了大量装有羊皮卷和纸莎草卷文献的陶坛。

后来经研究发现,这些卷轴来自于2000多年前,这就是最早的“死海古卷”

这只是一个开始,后来人们在死海西北沿岸发现了11个这样的山洞。

从里面找到了近40,000个书卷和书卷碎片,专家们从中还原出了近500卷著作,其中包括著名的《以赛亚书》。

这些古老的犹太文献手稿,为西方历史填充了底蕴,而死海文献的问世,也被人们称作是20世纪最惊人的考古发现之一!

戏剧性的是,死海古卷一直被“真伪”风波环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9年美国富商史蒂夫花费几百万美元从文物市场上购得16份死海古卷残片,收入圣经博物馆。

原本是准备充当镇馆之宝的,没想到一检查发现,其中有五份是伪造的,后来《国家地理》杂志更是明确指出:

“16份死海古卷全系伪造,无一是真!”

这件事引起了不小风波,因为近些年来西方这种“考古发现”实在是太多了。

比如2022年以色列文物局就发表声明,说他们得到了一份2600年前的珍贵“莎草纸信件碎片”,上面还有几行断断续续的古希伯来语文字。

这份碎片是一名蒙大拿州居民所有,他说之前自己的母亲去耶路撒冷旅行,当地一名古董商和一名博物馆联合赠送了她这份碎片。

经过旁人劝说,这家人将文物交给了以色列文物局。

当然,这种说法引起了很多人的质疑。

哪怕是以色列一家研究所宣布对信件残片进行了样本年代测定,还是有很多人不信这是2600年前的东西。

还有埃及最新发现的15米长莎草纸《亡灵书》,也一直被人们质疑造假,毕竟这东西看起来“就像昨天刚上色一样”,实在是没有多少历史痕迹。

可能有人会说,既然怀疑这些考古发现的真实性,那作年代测定就是了,西方国家那些权威的考古机构,总不会睁着眼瞎说吧?

这还真不好说,毕竟它们也不止一次两次闹出乌龙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 、西方的考古乌龙

所谓的文物年代测定,一般使用“碳-14年代测定法”,简单来说就是检测样本碳14的衰变程度,以此来判断样本存在的年代

这种测定方法是美国科学家在二战后提出来的,他本人还因为这项创举而被授予了诺贝尔化学奖。

“碳-14年代测定法”在考古研究中应用极多,然而,它并不能避免“考古造假”

毕竟,碳-14年代测定法只能检测样本,却没法去检测样本上内容的真假。

就像2023年3月1日,以色列文物局对外宣布,在南部古城莱基考古现场找到了一块刻有阿拉姆语“大流士24年”铭文的陶片,直接刷新了历史。

当时考古学家也对该陶片进行了年代判定,推测它来自于2500多年之前,可没过两天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就主动发表声明,说他们闹了“乌龙”

原来,在文物管理局发表声明后不久,一位参与发掘的铭文专家就联系该机构,告诉他们铭文是自己刻的,为的是给学生们教学。

这下子尴尬了,以色列文物管理局不得不对外解释:

“这是次严重失误,这种情况在考古研究中很少见。”

实际上,这样的“考古乌龙”在西方国家屡屡出现。

就在2023年年初,英国BBC电视台和《卫报》先后报道,说考古学家在阿伯丁郡发现了一块大石头。

它们排列得规整有序,很可能是45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产物。

然而,就在考古学家们仔细研究这圈石头有什么秘密的时候,当地一位农民联系到了他们,说这圈石头是自己在上世纪90年代摆的。

考古学家们难掩尴尬,可是也不得不承认现实,只能在媒体上悻悻说道:

“这可是个费时间的爱好,谁能想到有人摆大石头,只是为了好玩呢?”

这些还只是公认的“考古乌龙”,还有许多西方国家的考古发现饱受人们的质疑,但是目前还没有证伪。

比如说我们上面提到的“莎草纸文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 、莎草纸文献的真伪

莎草纸又叫纸莎草,据说是公元前3000年古埃及人就已经开始使用的书写载体,后来这种“特产”传到了古希腊等古代地中海文明地区,就连遥远的欧洲内陆和西亚都开始使用它。

莎草纸的概念和竹简相似,只不过制作过程要比竹简复杂得多。

在埃及干燥气候下,莎草纸可以保存很久,但在潮湿环境下很容易被霉菌损害。

西方国家一直坚持,在中国造纸术传入欧洲前,它们一直进口的是埃及莎草纸。

到8世纪莎草纸才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被牛皮纸和羊皮纸取代。

然而,这里面有个令人玩味的问题。

那就是莎草纸在此后失传了一段时间,埃及不仅失去了莎草纸制作工艺,甚至连这种纸的原料都绝种了。

直到1872年,埃及人才从法国把莎草纸“引种”了回去,用了近百年时间复原莎草纸工艺。

以致旁人不禁思索,莎草纸当年是怎么在埃及灭绝的?

等查阅资料后才发现,常见生态植物在不同水生中生长适应性是不同的,而莎草纸的生长水位不能太高。

在一系列实验中,当水位达到0.5米时,莎草纸的存活率就只剩下12.5%了。

这就引发了一个新的问题,尼罗河每年有四个月的汛期,古代尼罗河的水位比现在还要高10到20米,这种情况下莎草纸到底是怎么存活的呢?

现在莎草纸能够在埃及生长,是因为在过去两个多世纪里,当地人修建了大批水坝,通过水闸控制了水位,莎草纸才有了生长的条件。

过去,莎草纸到底是从埃及“灭绝”了,还是“从未在埃及出现”呢?

这个问题引人思索,毕竟古埃及莎草纸一旦被证伪,就意味着古代地中海没有广泛使用的书写材料,也就很难诞生文字,这将带来巨大的冲击。

也不怪人们怀疑,莎草纸这个东西,在过去千百年时间里鲜有人提及,也没什么相关考古发现。

可是埃及引种莎草纸、“复原”莎草纸工艺过后,各种各样的“莎草纸文献”都冒出来了……

再加上西方考古的各种“奇特现象”,人们提出质疑也在情理之中。

四 、西方考古的奇特现象

西方考古的奇特现象有很多,这里可以分为两点来谈。

第一,西方考古学家总是从山洞或者水里捞出几件文物,鲜有规模发掘。

西方不少考古发现,找到的文物数量都很少,只有一件或者几件,这个数量根本就不足以让考古学家们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反观我国的考古现场,动辄就能挖出几百件、几千件文物。

比如说三星堆,从1929年偶然发现到如今,已经不知道出土了多少珍贵文物。

仅在1980~1981年间,出土标本就高达万件,这才有了“三星堆文化”

第二,西方考古学家找到的文物种类单一,大多是剑、钱币或者雕像。

之前,德国据说发掘出了一把3000年前的“青铜剑”

可消息传出后,却引起了很多人的怀疑,因为那把剑太“扎眼”了,放在现场根本不和谐。

试想一下,一把精美的青铜剑摆放在一堆骸骨中间,连骸骨都没腐化多少,却说那把剑有着3000多年的历史,这怎么能令人相信呢?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干千年,湿万年,不干不湿就半年”

青铜剑的确能存世许久,但也得好好保存,像越王勾践剑就是保存在“水坑”里的。

可德国发现的这把青铜剑,就那么直接插在地里,各类出土文物还能共存,这属实是匪夷所思。

更别说,那把剑还用了复合铸剑工艺——

这种工艺中国在2400多年前才出现,德国的这个考古发现如果属实,岂不是证明他们当初的工艺水平领先了我们600多年?

还有意大利从古罗马遗址中挖出的“2000多年前的青铜雕像”以及 5000多枚钱币,就那么孤零零的摆在遗址中,等待后人来发掘。

一个璀璨的文明,却只能挖出这些单一的文物,属实是令人费解。

更别说挖来挖去就剑、雕像和钱币这些,鲜有和衣食住行相关的日用品遗存了。

除了文物出土地点奇怪、文物类型单一外,我们上面提到的文物保存状况过于良好,以及各类文物一再证明圣经存在,这些也是令人思索的地方。

总的来讲,单靠一两件文物是不能说明问题的。

甚至从中国的考古标准来看,西方国家的许多考古成果,都还需要很多证据链来做进一步完善。

考古是一项全人类的事业,而不是一种“竞赛”,西方有些国家和考古机构,在这方面明显太过“匆忙”了。

五 、竞争与思考

西方考古之所以会“脚步匆匆”,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历史和文化影响。

首先是历史,西方国家历史普遍比较短暂,没有文明古国的那种强大底蕴。

说白了就是能力匹配不上他们的诉求,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实现。

有人说,欧洲在文艺复兴时期就已经比我们“先进”,比如说地中海沿岸的威尼斯、热那亚等商业城邦,就比古中国不少地区要繁荣。

但当时整个欧洲人口超过六万人的国家两只手就能数出来,这个人口数量,又能繁荣到哪里去?

“抛开人口数量谈先进”,这无疑是在混淆视听。

西方国家历史如此短暂,当初人口又这么少,能够流传下来的文物自然也有限,以至于后来出现了“没有真的就造假的”的状况。

其次是文化,西方国家伪造文物、遗址乃至于历史,和它们实施的“文化殖民”关联紧密,本质上其实就是为了宣扬“西方中心论”。

在20世纪20年代,由于西方思想的广泛传播,我国一度出现疑古思潮,人们不仅质疑古典文献,甚至公开表示:

“夏史可能是周人按照神话拼凑、传述而成的……”

为了驳斥这一点,我国考古学家四处奔走,寻找夏墟,最终成功在河南偃师发现了二里头遗址,打开了夏文化的大门。

然而,哪怕有种种证据,西方国家也不承认这一点。

以至于1990年美国洛杉矶举办的“夏文化国际商讨会”,这种大众主题硬生生被外国学者扭曲为了“如何证实夏王朝存在”

当时,欧美学者普遍对夏朝的存在持否定和批判态度,认为这只是传说而已。

后来我国集结各个领域170多名专家,通过各种方式论证了夏文化,可是西方国家依旧在对我们进行口诛笔伐。

芝加哥大学历史系夏含夷甚至直白批评道:

“有一种沙文主义的愿望,是企图把历史推到公元前三世纪,把中国推到和埃及一样的水平上……”

之所以提埃及,是因为西方国家大多把古希腊当作文化源头,而古希腊文化又和古埃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他们一直以埃及文化悠久自豪。

可事实证明,中国不比古埃及逊色,哪怕是西方国家不愿意承认,也难以改变这个事实。

而考古发现的“真与假”,在世界人民的心中自有定论。

参考资料

《世界最古老纸莎草文献首次在埃及展出》 新华网

《2600年前古希伯来语莎草纸信件残片移交以色列》 新华社

《今文当古文,以色列文物局为考古乌龙致歉》 新华社

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