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滓洞集中营是关押革命者的人间地狱,曾囚禁在此的有江竹筠、许建业、何雪松、罗广斌、陈然等,以及“小萝卜头”宋振中一家人。1949年11月27日国民党特务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大屠杀,仅有15人脱险,200多位同志被杀害。

我们今天要说的是监狱看守黄茂才,他在重庆解放后被收监,认定其是这场惨绝人寰的杀害江姐等革命者的刽子手之一,被判以死刑。黄茂才坚决不承认自己参与暴行,并称为营救狱中的革命者,曾冒着危险做了多次传递信件的工作,但他所说的一切都找不到证据可以证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茂才究竟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证实这一切的确非常有难度,当时狱中的革命者大都已经牺牲,而他在狱中的工作本就是与人民对立,空口无凭,怎么能有说服力。不过经查证,黄茂才确实出生于贫苦的农民之家,为了生存才到监狱混口饭吃,最终法院判他免于一死,处以无期徒刑。服刑期间的黄茂良,因改造良好,被提前释放。

黄茂才的家境非常贫寒,年龄大一些后,她的母亲见国民党四处抓壮丁,担心儿子被抓走,就去求他们认为很有本事的地主大少爷谋个差事,这个大少爷刘重威时任川康绥靖公署二处副处长兼通讯队队长,他把黄茂才安排到了特务机关作少尉文书。1945年5月,22岁的黄茂才被派到渣滓洞监狱作看守。母亲错走的这一步,注定黄茂才的一生历尽磨难。

黄茂才到监狱后,内心的纯朴善良并没有变,他对无畏的革命者遭受的酷刑寄予了很大的同情,而狱中的同志也在希望有一人可以将监狱中的消息带到外面去,他们把目光投向了黄茂才,他的确和其它残忍的看守不一样。江姐准备对黄茂才作一番测试,看一看他的反应。

1948年的冬天,重庆格外的寒冷,江姐和曾紫霞对他说,黄先生,我看现在的天气很冷,你的衣服也很少,你称一斤毛线回来,我们给你打一件毛线衣服。黄茂才把毛线买回来后,交给了江姐和曾紫霞,没有过多久,黄茂才就拿到了她们打的毛衣。

这样,江姐通过织毛衣、缝纽扣、补衣服等琐碎小事,成功的试探出黄茂才能否作为争取的对象,黄茂才当然并不知道这一切,只觉得她们对自己非常好,放松了对她们的戒备,经常在女牢房门口和她们聊聊家常,在交谈的过程,江姐和曾紫霞对黄茂才的人品性格有了判断。

一段时间后,江姐和曾紫霞觉得时机成熟,对黄茂才的试探可以再进一步,她们告诉黄茂才,请他给家人带封信,黄茂才的身份当然不受任何限制,顺利的将信件带到指定的地点,当然这些信都不涉及机密,但对黄茂才的信任基本建立起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以后,黄茂才开始以化名黄克诚、张力修等名字,带出信件三十余封,黄茂才本就出身贫寒,从感情上而言他是同情共产党人的,看到如此多的共产党人为建立新中国抛洒热血,他也倍受教育,希望可以尽自己之力帮助他们。黄茂才的工作做得很出色,直到渣滓洞惨案发生,他也没有暴露自己通信员的身份。

1981年,黄茂才意外在重庆烈士陵园发现了一份和自己有关的材料,终于有机会说清楚自己的问题了,在有关的部门的配合下,他辗转找到了当年逃出监狱的曾紫霞,三十多年后两人再相见,恍如隔世,曾紫霞得知黄茂才的遭遇,非常同情,当年黄茂才冒死送信的场景历历在目。

曾紫霞紧握着黄茂才的手说,“你当时可是帮了我们大忙啊,为党为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黄茂才对这一番话感动得流下泪来,曾紫霞的眼眶也湿润了,她继续说,“这些年委屈你了,你放心,我会联系其他同志,为你作证,给你沉冤昭雪,恢复自由。”

1982年,相关部门通过查阅大量档案记载,并与几十名当事人查证确认,最终,肯定了黄茂才在渣滓洞监狱期间为我党通信员的身份,以及期间他所做出的无以替代的贡献,并为其平反昭雪并恢复名誉。黄茂才从杀害江姐等革命者的刽子手,成为一名革命的功臣,他的事迹,被永远地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谨以此文,向为新中国浴血奋战的英雄们致敬,你们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