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知识就是力量。当医蠹遇到了法学博士兼精通经济学、病理学的精英,终于认栽了。

博士用严谨的推理,配合着精通财务工作的亲属,自学医学常识,动用数据模型,历时二个多月的时间,才算是固定了所有的证据。出于知识分子的严谨,博士给医院做出了骗取、违规使用医保资金10万元左右的结论。

117天的住院时间,父亲在ICU病房里与世隔绝,花费了一百多万的治疗费用,最终也没能挽救父亲的生命。这样的经历,对于很多身患重症的家属并不是个例,家破财亡的悲剧经常上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不是社会的关注,不知道这件事最终是个什么样的结局。自媒体时代给博士提供了伸张正义的机会,知识精英勇斗医疗蛀虫终于有了结局。

从芜湖市医疗保障局的两次通报来看,博士还是低估了医院的胃口,社会也高估了违规的后果!

经医保局查明,芜湖二院涉及违规医疗总费用21.82万元,这个金额,是博士用数字模型推导出来的2倍。只能说博士太过保守,出于法学的严谨低估了医院的贪婪。

可惜的是,在这份通报中,提到了对医院2022年4月1日—2023年5月31日医保基金使用情况进行了全面延伸检查,虽然这样的工作对于医保局来说,感觉已经仁至义尽,但对于一个明显有过类似行为的医院,只把范围局限在1年之间,还远远不够。

相信医院不会有对博士家人特殊关照的故意,当一个蟑螂出现,蟑螂早已泛滥成灾。医保局面对的恐怕不仅是一个医院一年之间的烂账,更应该把目光扫向更远处。

只是省医保20多人的专家组,从8月份介入,到现在已经三个月有余,还不能得出一家医院一年内违规的数据,可见这样的工作难度之大超出了大众的想象。但连普通大众都能看懂的明显漏洞,能堂而皇之的通过医保资金的审核,只能说医保资金的漏洞大的离谱。

现在的科技,早已可以发展到无需人工就能对这些并不合理的数据进行预警,而现实却是,这些明显不合理的数据如果不是博士的执着,似乎根本没人关心。这不仅是医院的贪婪,更是医保系统的耻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通报中,最终的处理结果仅仅是追回违规资金,并进行顶格30%约5万元的罚款,相关责任人中,只有护士长被停职检查,而科室主任和医保办主任只是严重警告。如此的自罚三杯,不免让人怀疑这样处理的背后,是要把职务犯罪变成某个人的工作疏忽。

一个病人身上,就薅了21万的羊毛。可想而知,违规占用的医保资金更是惊人,如果说这样的错误,护士长是最终的幕后黑手,我们想知道,这样的护士长一年的年薪是否该以千万计。

如果我们对于浮上水面的黑手,尚且如此袒护包庇,那些黑暗处滋生的贪腐,只会更加触目惊心。医药反腐不能只是一阵风式的运动,博士付出的心血绝不应该拿5364.06元的奖金打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