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618平的房子只赔26万?我建房加装修就花了60多万,你们太欺负人了,要么提高赔偿,要么给我一套一模一样的房子,否则我是不会搬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建在”马路中间的楼房

2012年,浙江温岭拆迁户罗保根因为不满意拆迁条件而拒绝拆迁,他的五层小楼堵在火车站门口整整四年!给周围的交通造成了极大的不便,路过的汽车不得不纷纷绕道而行。

而他本人也被称为最牛钉子户,但最终这位钉子户还是选择了妥协。为何开发商会提出如此离谱的拆迁条件?罗保根最后又为何选择妥协?

罗保根头发凌乱满脸沧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牛钉子户

2012年11月21日,一些关于浙江最牛钉子户的照片走红网络,从网上流传出来的照片上看,一座四层小楼直挺挺地矗立在火车站前的大路上,虽然这条道路在当时还没有被正式开通,但是已经有不少车辆行驶了,而且过往车辆都得绕着房子走,很是不方便。

这所房子的主人名叫罗保根,这座房子是他花费了自己全部积蓄60多万建成的,在村里可谓是鹤立鸡群,许多人都羡慕他能住上这么大,又宽敞的房子。罗保根家里人口众多,逢年过节的时候儿女都会回来住,自己建的房子刚好够住。

罗保根称这所房子花光他所有积蓄

然而,还没等罗保根一家人高兴太久,一个喜忧参半的消息就传来了,村里要拆迁了!当地政府为了解决交通问题,想在大溪镇建一座火车站,以方便人们出行,为了能让周围的交通能跟得上去,罗保根所在的温岭市大溪镇下洋张村就需要被拆迁,修建马路。

当然,政府会给予一定的补偿,村民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很高兴,政府组织的拆迁,补偿条件一定不会差,村民们也都沉浸在将要换房子的喜悦中,但是罗保根一家却高兴不起来,他们的房子是在2001年建成的,只住了不到七年,说拆就拆,他们有点舍不得。

楼房已经破烂不堪

但是,为了配合火车站的建设,罗保根想:只要条件能满足自己重盖一座小楼的要求他就同意拆迁。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政府提供的条件让他大跌眼镜,让他根本就不能接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满赔偿方案

当然的拆迁有两种补偿方式:一种是按人头算,每人可得到60平米的商品房,以及20平的商铺面积,当时住户要支付每平方米2000元的建筑费用。按照罗保根家里的情况,他家一共能分得三套140平米的房子,与此同时,也要支付七八十万的建筑费用。

罗保根望着家门口的公路

第二种是,按照房屋的建筑面积赠送原本底层建筑面积相当的宅基地两间,同时也会有相应的补偿金,补偿金也是按照现有的房屋面积来计算的。罗保根的家庭情况是拿不出七八十万的,因此就只能选择第二种方式。当然这也是大部分村民选择的补偿方式。

同村居民房屋基本都已拆除

当罗保根找到工作人员时,工作人员经过计算,告诉罗保根,他只能拿到26万的补偿金,这让罗保根难以接受,他本想拿着补偿款再建一座差不多的房子,26万显然是不够的,而且,自己明明是六百多平的房子,平均下来一平才赔了四百元!要知道买的话一平自己还要多补2000元一平,这不是欺负人吗?

罗保根找到工作人员询问情况,工作人员表示:赔偿款是按照房屋的建筑面积算的而不是使用面积,而且,罗保根的房子有二百多平的面积是违章建筑,更不能算在赔偿面积之内,因此就只有26万。

罗保根拿出他的房产证

罗保根再三跟工作人员理论,始终也没能得到自己满意的结果,因此只能回家,其他的村民都相继签订了协议,拿到了房屋或是宅基地,只有罗保根一家还未签订协议。

工作人员多次上门协商,始终是没能说动罗保根,罗保根表示:要么提高赔偿款,要么赔给他一套一模一样的房子。开发商自然不能同意,否则别人有样学样,还怎么拆迁,当即拒绝,罗保根能等,工程却是不能耽误的,无奈,施工队就只能绕开罗保根一家,在房子的周围动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生活不便,终于妥协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罗保根周围的房子就被施工队拆除了,随即,罗保根一家的噩梦也开始了。早上天不亮的时候,罗保根一家就会被施工队的噪音吵醒,晚上,又很晚才能睡着。虽然没有断水断电,但是他们的生活还是有很多的不方便。

罗保根在家烧柴做饭

施工队扬起的尘土会困到家里的厨房,导致饭菜里经常会有泥沙。去集市上买菜也非常地不方便,必须从废墟上穿过去,孩子上学,需要接送,也不能用车接送,只能背着孩子从废墟上深一脚浅一脚地穿过,非常的危险。

罗保根找到工作人员,想要重新谈一下拆迁的事情。本想着会有转机,可是,工作人员的回答还是和之前一样,从两个方案中选一个,罗保根只好回到家中,想着就这么过下去吧。让他没想到的是,马路修好后,才是他真正噩梦的开始。

房屋周围不断有车经过

马路修好后,便开始通车了,每当车子走到罗保根的房子这里时,都得减速慢行,绕个大弯,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导致车祸。就算没导致车祸,那也经常是堵车堵到怀疑人生。政府修这条路的初衷是为了方便人们出行,能够节省时间,现在却适得其反。

有些不了解情况的人们将愤怒发泄到了罗保根的房子上,有车路过时,司机们纷纷鸣笛,给罗保根和家人造成不小的噪音困扰。更有甚者,竟然将车上的垃圾扔到罗保根家中的院子里。人们纷纷将罗保根当成了贪心不足的坏人,一时间,网上的流言蜚语也多了起来。

直到2012年,一件事的发生,才改变了罗保根的想法。当年,罗保根周围片区的房价上涨,之前的村民们不少都将宅基地租了出去,一年下来,能收不少的租金,就算是要了房子的人,他们的房子也在不断升值。

罗保根的事件在网上传开之后,网友们也纷纷帮他算了一笔账,无论是将房子拿到手还是将宅基地拿到手,对罗保根来说都是稳赚不赔的。与此同时,工作人员也找到罗保根,帮他算清了这笔账,并表示:要是现在同意搬迁,条件还跟四年前一样。

多人来到罗保根家了解情况

可能是听到了网友帮他算的那笔账,罗保根明白了过来,也可能是这几年的生活让全家人疲惫不堪,这次罗保根终于跟政府达成了协议,同意拆迁了。政府连夜雇佣拆迁人员,连夜查拆除,还找来搬家公司帮助罗保根一家搬家。

罗保根和他残破的家

这座矗立在马路中间四年的楼房终于是被拆除了,钉子户也搬走了,人们也终于不用再绕路了。罗保根全家4年的坚持,结果还是原来的条件,26万赔偿款外加两块宅基地,然而经历过09年房价大涨,26万的价值也不一样,从这点来说,吃亏的是罗保根。

罗保根的楼房被拆除

罗保根一家并不是坏人,他也不是要狮子大开口,他只是一时之间没能算明白账,觉得自己吃亏了,这才不愿意搬走。客观来说,赔偿确实不合理,居民建房只能按照420元一平计算,而居民选择要房子,还要每平多补2000元,这样的赔偿方式,也难怪让人不满意。

凡事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不要计较眼前的利益得失,而是要从长远计,罗保根拆迁的两套方案,哪一套都不会让他吃亏,可他就是想不明白,只顾得自己眼前能得到多少,失去多少,这才在马路中间住了四年。

最后,罗保根是输给了现实,如果是你,你觉得这样的赔偿方案合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