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民国时期叱咤风云的黑老大,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黄金荣和杜月笙,这两人权势很大,人人都要敬畏三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

可惜,他们的晚年都很落魄,杜月笙穷困潦倒,黄金荣甚至成为了扫弄堂的清洁工。

与这两人相比,另一个黑帮大佬的结局就要好太多了,他不仅躲过了清算,还得到了周总理和陈毅的赞赏,得以安享晚年,这个黑老大就是顾竹轩。

顾竹轩是一个善于审时度势的“双面人物”,一方面,他为了抬高自己的地位,曾极力巴结杜月笙、黄金荣和国民党高层领导,还参与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但另一方面,他又同情劳苦大众,仗义疏财,赈济同乡,暗中帮助共产党,甚至把自己的儿子送去参加新四军。

亦官亦匪,亦正亦邪,顾竹轩到底是怎样一个传奇人物?他和共产党又有什么渊源呢?

顾竹轩

野心勃勃:从苏北到上海滩

1956年4月初的一个早晨,位于淮海坊弄口的大众化点心店里人来人往,顾客满座,下面条的师傅目不斜视,手速极快地将面条捞出来盛进碗里。

七点左右,店里走进来了一个男人,他看起来七十岁左右,腹部微凸,阔面大耳,是很有福气的面相。

男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少年,两人叫了两碗大肉面后便寻了座位坐下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捞面条的师傅抽空瞅了一眼,便看到了那个意料之中的人,他放下捞面条的长筷,端了两碗面送过去,笑容满面地说:“四爹爹,是您老啊!”

此话一出,店里上了年纪的顾客都投来了打量的目光,对于老一辈上海人而言,“四爹爹”这个名号可谓是如雷贯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旧上海

四爹爹本名叫顾竹轩,江苏盐城人,自幼家境贫寒,吃了上顿没下顿。

1901年,十六岁的顾竹轩背着被头铺盖,跟在母亲哥哥的身后,踏上了十六铺码头,也卷入了腥风血雨的上海权力中心。

当时的上海是远东第一大城市,有“东方巴黎”之称,这里华洋并处,贸易发达,汇聚了三教九流,各行各业的人,繁华之下藏着杀人不见血的暗流。

起初,顾竹轩是没什么野心的,只有填饱肚子的朴素愿望,他年纪小,没有靠山,也没有资本,只能靠着一身蛮力,找了个拉黄包车的活儿。

拉黄包车风里来雨里去,非常辛苦,但顾竹轩都熬过去了,攒下一些积蓄后,他就买了几辆黄包车租给别人,靠收取租金获利。

可是,在上海这种地方,做一个卖力气的打工人很容易,做生意人资本家却很难,尤其是在没有靠山的情况下,就是一只任人宰割的“肥羊”。

为了给租车生意保驾护航,顾竹轩在同乡的介绍下拜了青帮大佬刘登阶为老头子,成为了青帮中的“通”字辈成员,也开始了他步步为营的弄权之路。

青帮是个大帮派,成员众多,势力错综复杂,顾竹轩一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在一群大佬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顾竹轩也知道自己太年轻,所以从不摆架子,他将姿态放低,积极讨好那些大人物,并游走于各种场合,又是送钱又是送礼,建立一段又一段于他有利的人际关系。

处事圆滑,八面玲珑,这就是顾竹轩的厉害之处。

之前,他当黄包车夫的时候,就经常帮助有困难的老乡,有人遇到麻烦找他帮忙,他不管能不能帮,都会尽一份力。

久而久之,顾竹轩“仗义疏财,有江湖义气”的名声就传了出去,无论是黄包车夫还是街头巷尾的地痞流氓,都对他赞不绝口,直言“顾四瘪子”够朋友。

所以,顾竹轩的门徒中,大部分都是人力车夫和人力车行的行主,“旧上海最大的人力车霸主”称号由此而来。

在打工人群体中混得很开,在青帮上层的势力网中,顾竹轩同样如鱼得水。

他和杜月笙、黄金荣、虞治卿等人私交甚笃,在这三人的帮助下,他一边在闸北开香堂收徒弟扩大自己的势力,一边将商业版图扩展至各行各业,茶楼、轮船公司、饭店、玻璃厂等企业都是他的赚钱渠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时的顾竹轩,早已不是拉黄包车的贫苦少年,他的门徒达数万人,势力延伸到了公租界,人称“江北大亨”。

然而,上海帮派众多,竞争激烈,顾竹轩虽然有了势力,但还没达到声名显赫的地步,不过,一个让顾竹轩扬名上海的契机很快就出现了,它就是“天蟾舞台事件”。

天蟾舞台坐落于“远东第一商业街”南京路,地理位置极佳,梅兰芳、荀慧生、尚小云等名伶巨匠都曾在此登台献艺,梨园也有“不进天蟾不成名”之说。

黄金地段,名角加持,天蟾舞台顾客盈门,名满上海滩,卖一场满座收入可购黄金五十两。

天蟾舞台的好生意让人眼红不已,永安公司的老板便视其为眼中钉,为了搞垮天蟾舞台,他串通上海工商局,勒令天蟾舞台拆迁,拆迁补偿只有五百银元。

天蟾舞台

顾竹轩觉得工商部欺人太甚,在杜月笙的帮助下,他请了两名外籍律师,将工商部告上法庭,官司一直打到了英联邦最高法院。

老百姓都惊呆了。都说民不与官斗,顾竹轩这么牛,居然公开和工商局叫板?

更让人惊讶的是,顾竹轩的官司居然还打赢了,工商局败诉,赔偿顾竹轩十万银元拆迁损失费。

经此一战,顾竹轩名声大噪,声望如日中天,走到哪都是前呼后拥,他的一举一动也被人重点关注。

也就是在这时,大家才发现这个有着“罗汉面相”的大佬,其实也是一个不择手段的黑心人。

有一次,天蟾舞台的竞争对手丹桂戏园为了抢生意,重金挖走了顾竹轩的“摇钱树”常春恒,天蟾舞台的生意大受打击。

顾竹轩觉得被人下了面子,恼怒不已,劝说常春恒无果后,他就指使一个小弟蹲在丹桂戏园门口,等常春恒走出来后将他当众射杀,如此狂妄的举动震惊了整个上海滩。

据顾竹轩的亲信徒弟王兴高说,顾竹轩至少谋杀过七位有名望的人物,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徒。

除了草菅人命之外,顾竹轩和国民党的关系也是饱受诟病的一点。

为了巩固社会地位,顾竹轩极力讨好国民党高级将领顾祝同,还送了他一个园子,两人有来有往,交往甚密。

顺着顾祝同这条线,顾竹轩顺利接触到了国民党高层,蒋介石还和他合过影,这张照片被顾竹轩当作宝贝似的,悬挂在天蟾舞台的四楼房间内。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期间,顾竹轩配合蒋介石的军队,率领门徒攻击工人纠察队,收缴他们的武器,看起来就是一个伥鬼。

那么问题来了:从国民党的爪牙变成共产党的支持者,顾竹轩经历了什么?

弃暗投明:送儿子去闹革命

顾竹轩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在青帮成员眼中,他权势滔天,处事果决狠辣,是仅次于“青帮三大亨”的大人物;在国民党眼中,他是个极好用的武器,是马前卒,是棋子;而在苏北同乡眼里,顾竹轩仗义疏财,是个出手大方却又不忘本的善良之人。

每当家乡遭遇天灾,顾竹轩都会出钱出力,赈济同乡,甚至不惜卖掉自己的产业,让人倍感亲切的“四爹爹”之名,就是这时候传出去的。

1932年,日本海军陆战队突袭闸北,住在闸北的苏北人纷纷涌进租界避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本海军陆战队进攻上海

顾竹轩见状,将天蟾舞台停业,为前来避难的同乡提供栖身之所,一些人不敢待在上海,要求回老家,他也欣然应允,用自家公司的客轮将他们送回家。

这场声势浩大的救援行动历时两个月,共收容、运送了上万人,淞沪会战打响后,天蟾舞台再次停业,顾竹轩索性将其改造成了难民收容所。

他自掏腰包,为难民提供食物、衣服等生活必需品,一直到三个月后,战线西移,战火熄灭,难民们才陆续离开。

除了这些民间善举之外,顾竹轩在共产党内部的名声也不错,甚至还得到了周总理的赞扬。

这件事要追溯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某天,天蟾舞台的员工姜维山一脸焦急地找到顾竹轩,让他帮忙营救自己的哥哥。

姜维山的哥哥叫姜维新,是工人纠察队队长,不久前,姜维新去给罢工工人发放安置费,被租界巡捕房逮捕,现被关在龙华的淞沪警备司令部。

姜维山想着,顾竹轩在上海势力很大,能不能运作一番,将姜维新救出来。

顾竹轩答应了,他以天蟾舞台的名义保释了包括姜维新在内的三名进步工人,并掩护他们安全离开。

事后,姜维新向武装起义的领导人周总理汇报此事,周总理称赞道:“顾竹轩为人还是可靠的。”

这是顾竹轩第一次帮助共产党人,事实上,他虽然帮蒋介石做事,但对共产党是有好感的,原因也不难猜。

顾竹轩出身贫寒,对穷苦大众有同情心理,看到共产党领导武装起义,带领穷人当家作主,他由衷地感到敬佩。

不过,顾竹轩是老江湖了,不可能凭着这份敬佩就站到共产党那边,对于这个扎根人民却又“命途多舛”的新生政权,他一直持观望态度。

这时候,就不得不说一下顾竹轩的嫡亲侄儿顾叔平了,顾竹轩能接受中国共产党,弃暗投明,他要占很大一份功劳。

顾叔平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参加革命,多次为了党的事业出生入死,每当他在上海执行任务时,都会利用顾竹轩的关系当“挡箭牌”。

顾竹轩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正是有了他的庇护,顾叔平才能在最危险的环境里顺利完成任务。

抗日战争爆发后,顾竹轩看着国土沦陷,老百姓流离失所,内心生出了无限怅惘,外敌入侵,国将不国,百姓的出路在何方?他的前途又在哪里?

顾竹轩开始思索自己未来要走的路,他找到刚从苏北新四军驻地回来的顾叔平,向他询问新四军的事。

“新四军在我们老家怎么样?扰不扰民?是真抗日还是占领地盘,搜刮百姓钱财?”

顾叔平不知道叔叔怎么会突然问这个,他如实相告:

“新四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真心抗日!秋毫无犯,老百姓安居乐业。”

顾竹轩听了,颇为安慰地点点头,在他看来,国家是人民的国家,一个代表人民的政权,一定会有光明的未来。

顾竹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感慨地说:

“自民国以来,军阀混战,没有一支军队不扰民的,这下可好了,来了新四军,老百姓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啦。”

从这之后,顾竹轩就旗帜鲜明地站在了共产党这边。

1943年,顾叔平接到一个任务:护送中共盐阜区委组织部长喻屏和中共淮安县委书记李枫去延安。

因三人要经过上海,顾叔平就找到顾竹轩,坦然地说了这次任务,请他帮忙掩护。

顾竹轩得知喻李二人的身份后并未拒绝,而是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将他们藏在地藏寺中,并为他们办好了去太原的通行证。

喻屏

这件事给顾竹轩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但他依然立场坚定,奔赴在掩护、救助中共党员的路上。

1945年3月,中共射阳县委书记马宾的妻子林立患上甲状腺肿大症,必须去上海治疗,经过商议,组织上决定,由顾叔平与林立假扮夫妻,前往上海。

顾竹轩接到顾叔平的消息,早早地就做好了部署,他亲自出面打通关系,把林立送到了红十字会医院(今华山医院)。

林立出院后,顾竹轩又将她接到顾宅休养,直到林立完全康复。

顾叔平和林立离开上海时,顾竹轩将十五岁的儿子顾乃锦交给顾叔平,让他带着顾乃锦去参加新四军。

之后,顾乃锦如父亲所期望的那样,成为了光荣的人民子弟兵和中共党员,而顾竹轩则继续待在上海,协助顾叔平完成一些危险的革命任务。

解放战争时期,顾竹轩把天蟾舞台的经理室空出来,给上海的地下党员们开会。

上海解放后,他利用自己的势力稳住局面,帮助地下党和解放军做好接收工作,一一消除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危险因素,维持了上海的治安稳定。

等一切尘埃落定后,上海市市长陈毅亲自赶到天蟾舞台看望顾竹轩,感谢他为上海解放做出的贡献,并鼓励他继续为人民服务。

新中国成立前夕,上海召开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顾竹轩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参会,这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褒奖。

1956年7月,顾竹轩在上海逝世,享年70岁。

结语:

客观来说,顾竹轩是一个复杂矛盾的人物,他在上海打拼几十年,为了出人头地干过不少非法勾当。

但同时,他也曾积极发起和推动各种慈善捐助活动,暗中帮助共产党,还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参加革命。

对于顾竹轩这样的人,我们不能以好坏去定义,但毋庸置疑的是,他是一个有着爱国心的江湖人士,他的心中始终都有一条关乎国家生死存亡的底线。

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在大是大非面前拨开层层迷雾,坚定地站在正确的那一方,从而得以安享晚年,在乱世之中都有如此远见,顾竹轩能从小人物逆袭成黑帮大佬,也就不稀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