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你躺在床上刷手机时,不知你是否会想到,在这个互联网已经基本普及的世界上,此时此刻的同一时空中,其实仍然有一些偏远部落,生活在茹毛饮血的“远古时代”。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现象发生,是因为人类世界并非一个统一的整体,各个地区之间往往存在着巨大的隔阂,文明在每个地区的演进速度并不相同。简而言之,人类文明是分层次的。一个国家或地区,只有看清自己在人类文明中所处的真实位置,才可能迈进更加文明的世界。

那么,人类文明分为哪几层呢?武汉大学赵林教授用“现代文明三书”很清晰地将其分为三层阶梯:

告别洪荒

在距今大约500万到150万年以前,一种被称为森林古猿的灵长类动物,在经过一个漫长的进化过程后,渐渐从树上来到地面,发展成了能够直立行走的南方古猿。又经过一段漫长的时期,南方古猿的一支,学会了使用简陋的石器,他们草肉兼食,最终发展成为直立人乃至智人。

此后一直到大约7万年前至1.15万年前的最后一次冰河时期,人类已经普遍掌握了使用和保存火的技术,并学会了缝制兽皮御寒。在这期间,人类已经散布于亚、非、欧的广大区域,并通过白令海峡移居到美洲——人类各个种族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分化和形成。

大约1万年前,随着最后一次冰河时期的结束,人类进化到了一个新时代。人类学会了栽培植物、驯化动物、开采矿物,乃至冶炼金属、制作陶器、纺织衣物......人类开始定居,形成村落。紧接着,城市出现了,诞生了第一批文明——亲体文明。包括苏美尔文明、埃及文明、米诺斯文明、印度哈拉巴文明、中国夏商周文明等。

从洪荒到文明,人类经过了漫长而蔚为壮观的史前时代,它占据了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期。与之相比,人类近1万年的文明只不过是一个瞬间。所以,如果看到有的部落还没有告别洪荒时代,也不必感到意外。

天国之门

早在人类文明诞生之初,原始宗教便产生了。没人能说得清,是文明促成了宗教的诞生,还是宗教催生了人类文明。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对人类文明来说,宗教具有无可替代的重要性。人是一种有灵性的生命,不可能长久地生活在无信仰的精神荒漠中,“天国理想”虽然不可实现,却始终对人类的精神具有感召作用。

人类历史上曾经诞生过无数宗教。中国有道教,印度有佛教和印度教,波斯有琐罗亚斯德教,埃及有各种各样的众神,希腊有唯美主义的人性宗教,罗马有功利主义的政治宗教......凡此种种宗教,都曾深刻影响过不同地区的文明进程。近代500年以来,对世界影响最大的宗教,则要属基督教。

基督教最初从犹太教发展而来。它在罗马帝国先是遭到迫害,后来却成为主流,并扩散到整个欧洲,最后随着大航海时代传播到整个世界。基督教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不仅是一种传统意义上的宗教信仰,更是一种现代意义上的文化系统。西方文化的价值理念根基,正是建立在基督教神学思想之上。

基督教的原罪意识、救赎信念、天国理想、契约精神等等,已经以一种自我更新的方式衍生出西方现代社会的批判意识、法制观念、社会理想和民主制度。当然,这种转变并非一蹴而就,基督教社会也曾有过一段漫长的“黑暗时期”,经过宗教改革运动等一系列复杂的变革,才最终走向理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走向理性

现代世界历史舞台上主要的民族国家,最初是在16世纪西欧宗教改革运动中形成的。宗教改革运动打破了罗马天主教会一统天下的专制格局,带来了基督教世界的分裂,也带来了信仰自由和宗教宽容。新教教派与现代民族国家相互激励,再加上同时期的文艺复兴运动和大航海运动,共同促进了现代文明的形成。

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不仅意味着相对稳定的领土和主权、法律体系、税收制度、文化认同等,更意味着国家已经从统治者的私人财产,转变为全民共同参与的政治经济法权体系。在这种体系中,一般民众不再是“臣民”,而是“公民”;法律不再是为了扩张政治权力,而是为了保障公民的安全、财产与自由。

从蒙昧到理性,人类走得并不顺利。17世纪时,自然神论认为,理性是上帝本质的一种体现。后来,理性主义却在法国发展成为一种极端,它杀死了上帝,自己成为上帝化身,并给人类社会带来了长久的灾难。因此,对待“理性”本身,也需要一种理性的态度。理性并非万能的,要看到理性的局限性,科学要有限度,民主要有限度,自由也要有限度。

18世纪的德国启蒙运动和苏格兰启蒙运动,找到了理论理性的适用范围,在理性精神与宗教信仰之间建立起了一种协调关系。在今天的西方社会中,对于绝大多数经历了思想启蒙的民众来说,基督教信仰已经不再是关于世界存在和运行的知识根基,而成为支撑善良和抚慰情感的心理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