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闺蜜嫁人的前一天,她老公死了。

依照规矩,女方收了聘礼,男方却忽然死了,怕男方寂寞,要进行“纸婚”,让女方陪纸人睡一晚上。

“纸婚”进行一周后,我收到闺蜜的消息:【晓月救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嘉嘉:【晓月宝贝,我要结婚啦!】

嘉嘉:【结婚照.jpg】

我还在上班,手机却一个劲的震。

我拿起来一看,惊得差点将嘴里的咖啡吐出来。

我:【你疯了吗??这老头的年龄都快能当你爹了!】

照片里,我的好闺蜜嘉嘉穿着一身雪白色的婚纱,头戴镶满了钻石的皇冠,笑得一脸得意,正依偎在一个看上去至少有五十岁的男人身旁。

男人谢顶,大肚子,一副猥琐相,让我看了就想吐。

可是我的好闺蜜宋嘉嘉今年才二十四岁,正是貌美如花的年龄!

我实在想不透她是怎么想的!

嘉嘉:【别看这男人长这么个熊样,其实是个土豪!你猜他给了我多少彩礼??八十八万!我给人打二十年工都不一定能赚这么多!】

哪怕隔着文字,我也能感受到宋嘉嘉此刻激动的心情。

我:【你确定吗,这么有钱的男人怎么会突然来找你,你别被骗了!】

嘉嘉:【你这说的什么屁话,我好心跟你分享,你却怀疑我??】

我翻了个白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我刚准备将手机丢去一旁,嘉嘉的消息又来了。

嘉嘉:【看你是我好姐妹我跟你透个底。我和他是在飞机头等舱里认识的。加他之前我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豪!当时他加了我们全机组所有空姐的微信,可惜别人都不识货,这不就被我给拿下了嘛。】

我的好闺蜜嘉嘉是空姐,经常能加到有钱男人的微信。

只是其他那些男人她都是随便玩玩,我没想到她这次竟然真的打算结婚,且连婚纱照都拍好了。

我无奈,总感觉怪怪的,说不上来。

我:【算了,你自己小心。】

之后我一直忙手里的项目,宋嘉嘉和老头婚礼的前一天,我又收到了宋嘉嘉的短信。

嘉嘉:【烦死了,老头啥时候死不行非点这个时候!】

我【怎么了?明天你就结婚了,说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

嘉嘉:【早就不吉利透了!老头刚刚脑溢血,死了!】

我一惊。

怎么会这么巧?

嘉嘉:【更过分的是,他老家的村长,居然让我和纸人一起睡觉,直到老头头七下葬!说这是他们那边的规矩,如果女方收了聘礼男方却突然暴毙,怕男方寂寞,要进行什么狗屁纸婚,不然我就会遭报应!】

想到殡仪馆里那些毫无生气的纸人,我打了个寒颤。

我:【那你打算咋办?】

嘉嘉:【还能咋办,睡呗!死都死了,我可不能让我的别墅打水漂!】

对宋嘉嘉的态度,我很无奈。

但这毕竟是她的事,我没办法阻拦。

我拿手机查了老头老家和纸婚的事,网上的消息星星点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习俗是真实存在的。

我惴惴不安,满心都是对她的担忧。

我:【行吧,既然你决定了就去吧。要是有危险,记得给我电话。】

嘉嘉:【知道我的宝贝晓月对我最好啦!】

纸婚进行的前三天,我每天都让嘉嘉给我报平安。

嘉嘉照做,从不间断,秒回消息。

纸婚第四天,上午10点的消息宋嘉嘉下午3点多才回,我追问后,她直接掉线。

纸婚第五天,宋嘉嘉彻底失联。

我忐忑不安,犹豫着要不要报警。

纸婚第六天,宋嘉嘉的消息又来了。

【晓月救我!】

2

我眼皮一跳,纸婚的事情忽然蹿进我的脑海里。

我忙问她:【嘉嘉,出什么事了,你还好吗?】

消息石沉大海。

我心急如焚,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从我脑子里不停的往外冒,我连续给宋嘉嘉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手机忽然振了两下,吓得我的手一抖,差点将手机丢出去。

我低头看向手机屏幕,宋嘉嘉的消息使我遍体生寒:

嘉嘉:【我家里有……】

嘉嘉:【有纸人!】

我吓得瞬间抓紧手机,大脑里一片空白。

怎会如此??

纸婚都进行一周了,老头马上就要下葬,怎么会突然出事,难道是宋嘉嘉故意编出来吓我?

我:【嘉嘉,我胆子最小了,你可别吓唬我。】

我:【你现在在哪?】

我:【你真的看到纸人了?】

我:【嘉嘉?】

我等了许久,都不见她有任何的回复。

我只好继续给她打电话,这次通了,却一直听不见对面有任何声音。

冷汗顺着我发麻的头皮不断沿着我的脊骨向下滚落,晚风一吹,我差点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

我头晕目眩,感觉时间已经过去半个世纪那么的漫长,一看手表,却发现只过了半个小时。

我再也忍不住给我男朋友发了消息:【嘉嘉好像真的出事了,你能陪我过去看看吗?】

荆初:【你不是说嘉嘉去给人纸婚了吗,能有啥事,难不成老头别墅闹鬼了?】

看着荆初半是调侃的语气,我急的抓狂。

我:【你别废话了赶紧开车过来我们一起过去!】

荆初:【这大半夜的……】

我:【你去不去,你不去我自己去了!】

荆初:【行行行,你在家等等我,我现在就过去。】

十分钟后,荆初来了我家。

路上,他一直安慰我:“就你那个宋嘉嘉最喜欢搞恶作剧吓唬人了,没准这次也是恶作剧,你别怕啊。”

我懒得理他,车内的冷气吹的我烦的慌。

车开了近一个小时,我们才到,荆初嘟囔着:“这老头家也忒他妈偏了。”

我没理他,匆匆解了安全带就往别墅里钻。

这别墅虽然偏远,却有六层,占地面积极大,极具奢华。

复古的建筑风格原本是我喜欢的,但现在看着却让我觉得阴森森的。

我摸了一把胳膊上起来的鸡皮疙瘩,硬着头皮往屋里面走。

屋内充斥着一股奇特的木质香气,闻起来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像是木头许久没打理发潮发霉的味儿。

“艹这他妈能住人?”

荆初不停打喷嚏,劝我道,“我怎么总感觉你是被她给骗了,要不然我们回去吧?”

“你别胡说,嘉嘉不可能骗我的!”

嘉嘉是我的好闺蜜,我和宋嘉嘉从小一起长大,亲密无间,我不允许别人这么诋毁她。

“行行行,你说啥就是啥,我们快走吧,赶紧离开这儿。”

荆初一下怂了,不再抱怨。

考虑到嘉嘉的状况,我没在客厅多停留,径直去了楼上卧室。

“嘉嘉?”

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环境里回荡,吓得我汗毛倒竖,大脑里一片空白。

宋嘉嘉不理我,我只能一间间房间的找。我一边用手机给宋嘉嘉打电话,一边专注的听铃声。

木质的地板咯吱咯吱的响,在安静的氛围中格外的瘆人。

我终于在三楼拐角处一个房间里听见了熟悉的手机铃声,我惊喜的敲门:“嘉嘉,你在里面吗?”

“嘉嘉?”

无人回应。

“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

紧张的情绪到达顶峰。

我握紧门把手,刚准备打开门,屋内突然的尖叫吓得我心脏漏跳一拍,下意识缩回了手。

“啊!!!不许进来!!滚啊!!”

宋嘉嘉越叫越凄惨,我一鼓作气,直接推开房门。

我抬头,看到宋嘉嘉躲在衣柜里。

衣柜的门开着,正对房间门。

她躲在里面,身上披着各式各样的衣裳。

宋嘉嘉的手紧抓着自己的头发,正失控的朝门口的我尖叫。

发现她不对劲,我顾不上心里的胆怯,朝她冲过去:“嘉嘉,别怕,是我啊。”

我被脚下的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我下意识回头去看,一张极其阴森可怖的笑脸映入我的眼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

“嘶——”我倒吸一口冷气,感觉自己难以呼吸,叫都叫不出来。

“晓月,你没事吧?”荆初从门外冲进来,抓住了我的肩膀。

我被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将荆初推开。

荆初踉跄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在瞧见我身后的东西时面色骤然变白。

“我靠!这,这他妈什么鬼东西???”

我和荆初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再向前一步。

“不,不会真是鬼吧?”荆初在我耳边哀嚎,我在心里直骂娘,这种关键时刻,他怎么比我还没用呢!

我壮着胆子,拿口袋里的硬币往纸扎人身上丢。

当啷!

硬币落地,没再发出其他异响。

“晓月,晓月,没,没事吧,咋样了,有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过来啊!”荆初在我身后子哇乱叫。

我试探性的睁开眼,发现纸扎人还乖乖躺在地上。

我脱力般吐出一口浊气,脑海中那根名为恐惧的弦稍稍放松了些许。

“别叫了,什么都没有,就是个普通的纸人。”我推了一下身旁的荆初,让他回神。

荆初一怔,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我就,没,没见过所以才……”

我翻了个白眼,和他一起绕过纸人进屋。

屋内传来宋嘉嘉念咒一样的声音:“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嘉嘉。”我上前,去抓宋嘉嘉的手。

一股阴凉从她的手朝我渗透过来,冰的我一个激灵。

宋嘉嘉不搭理我,只是缩在柜子里不停的念咒,浑身发抖,时而抱头,看上去很不正常:“不要,别过来!”

“怎么办,嘉嘉好像被吓坏了。”我求助的看向身旁的荆初。

“这玩意是个人都会害怕好吗,这也太玄乎了!”

可这真的是灵异事件吗。

“你说会不会有人嫉妒嘉嘉得了遗产,所以故意吓唬她?还是这些其实都是老头生前的仇人弄的。并且这么大一个屋子,像老头那种顶级富豪,为啥家里连个守灵的管家也没有啊,并且老头老家的人也都不在。”

我一连串问了许多问题,用这些不合常理的事情来让自己镇定。

“这他妈谁知道啊。”

“都怪宋嘉嘉,非要嫁老头,结果老头还死了害我惹了一身的晦气!”荆初骂骂咧咧,哆嗦着手点烟。

我对荆初的态度很反感,但还是耐着性子开口:“嘉嘉的精神状态不太好,要不我们先送她去医院吧!”

“不要!我不去医院,我不要离开,我要和我老公在一起!”嘉嘉突然开始发疯,摇着头一通折腾。

荆初无可奈何,拿了件衣裳把嘉嘉给绑了:“她现在完全就是个疯子,带出去发疯把我们俩全杀了咋办?”

“那你说怎么办?”我心急如焚。

“那,那要不然先住一晚上?这地方太偏了,打120人都不一定会来。”

宋嘉嘉住的这栋别墅远离市区,的确偏僻。

并且我来的时候,都没看到路边上有路灯,唯一的三盏还有两盏已经不怎么亮了,看情况似乎很久都没有维修过。

这富人的别墅,周围道路的施工建设都这么垃圾?

嘉嘉在我旁边不停的抖,看样子抗拒极了,我只好改换口风安抚她:“嘉嘉别怕,有我陪着你呢。”

我们被迫留下来。

这栋别墅很大,一共六层,有好几间卧室,荆初硬着头皮将房间里的纸扎人清理干净。

为了方便照顾宋嘉嘉,我和她在睡一个房间,荆初就住在我们隔壁。

4

半夜。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刚才看到纸扎人诡异的笑脸。

我用被子蒙着头,分明已经入夏了,可我还是觉得这屋里头阴森森的瘆人。

昨天晚上赶了一夜的方案,我本就极乏。精神上的高度紧张反而让我犯困。

就在我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恍惚间,我看到宋嘉嘉坐了起来,面无表情的样子恍若中邪,吓得我一身冷汗。

我颤颤巍巍的开口:“嘉嘉,你,你怎么了?”

宋嘉嘉张着嘴,却一句话也不说。

她颤抖的伸手想要指我的身后,却又仿佛被什么奇怪的力量束缚,根本抬不起手。

我吓得牙花子不停的打颤,死死抓着身上的衣服。

“嘉嘉你,你别吓我……”

我翻来覆去,仿佛只会说这一句话。

我下意识拿眼睛往后瞟,却不敢真的回头。

我感觉自己喉咙发紧,心跳如雷。

汗水模糊了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清楚。

就在我以为自己背后什么都没有时,我的背后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关注我,每天更新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