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信用卡被刷了3万,我还以为是男友上岸后要给我惊喜。

却不想他出轨了,并且刷我的卡和新欢在奢华酒店约会!

他口口声声嫌我穷,要迎娶怀里的白富美。

却不知道,我刚刚中了一个多亿的大奖。

而他怀里的白富美是家族里被重男轻女无法继承家产的可怜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忽然中了亿万大奖。

是那种扣税完毕后,还有亿万存款的那种大奖。

看着刚存入手机里的钱,我激动万分的要跟曹杰分享。

让他不用担心钱的事,以后我们飞黄腾达了。

可是下一刻我发现信用卡被曹杰刷了。

地址是高级商场,刷了三万。

“难不成给我买包?”我有点小激动。

上次我就看上商场的一个好包包,舍不得也没钱买。

正在我激动的时候,我发现又被刷了一次,地址是一家高档酒店。

莫非曹杰约好我去酒店,给我送一个惊喜?

于是我满心欢喜的赶过去。

却发现他正在和他同学江燕正在没羞没躁的做有氧运动。

那过程不可描述,十分刺激人。

我震惊了好一会,便明白了,曹杰今天的高调行为是为了恶心我。

我气不打一处出,愤怒的走上去把曹杰抽出来,狠狠扇了他一巴掌。

“混账,垃圾。”我怒不可遏。

曹杰丝毫不觉得害臊,甚至用餍足的口气对我说:“杨菲,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江燕,也是我未来的未婚妻,而你什么都不是,我们分手吧。”

曹杰把未婚妻咬的特别重。

江燕十分配合曹杰从床上爬起来,故意在我面前展现自己美好的身材。

随后她用胜利者的姿态对我说:“您好, 杨菲,在学校的时候,我还喝过你买的奶茶,我一直想见见你,没想到在这里看到 了,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我和曹杰一个月后结婚,到时候请你当伴娘。”

伴娘?

她还真好意思说出口!

我深呼吸一口气,对江燕解说:“那些奶茶是我当初给曹杰买的,没想到你也喝过?挺好的,曹杰这样的东西你竟然也看得上,知三当三就是你上学学习的内容吗?你以为鸠占鹊巢了?其实你自己看中的是一个垃圾?”

我的眼里还容不下这样的渣滓,狠狠怼了回去。

不过还是好气。

这些年我十分节省,赚钱钱供养他上学,还给他首付了一套房。

就因为他曾经无数次的诅咒发誓说要跟我永远在一起。

等他毕业了就跟我订婚,等工作有着落了,就跟我结婚。

而我脑子秀逗了,竟然也信了。

毕竟我们也算是彼此的白月光初恋。

结果工作有着落了,刚找到了年薪百万的工作,他转手就追了大学同学江燕。

还故意透支信用卡故意来恶心我,让我过来抓奸逼我分手,丝毫不给我颜面。

正在我气到极致的时候,手机里的到账短信提醒我,我成了名副其实的亿万富婆。

还好,这个消息我没有及时告诉曹杰。

今天算是彻底的清了脑子。

我镇定的对曹杰说:“曹杰,你不必刺激我了,其实你不用搞这个法子刺激我跟你分手,你直接说就是了,毕竟我对你也厌恶了,从现在开始,你在我心里就是路边的一堆垃圾,呸,啥也不是。”

还想着我大哭大闹挽留他?

给他上演两女争一男的戏码体现他的男神魅力?

呸,死一边去。

我转身走出酒店之际,走到床头柜拿出几个雨伞,扔在曹杰脸上:“多用几个,免得让人家怀孕了养不起,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了,拜拜。”

随后,我轻轻的关门,一副生怕被他们瘟上的样子。

不过在关门的那一刻,我转头对曹杰说:“我给你发了一个信息,你自己好好看看。”

曹杰拿起手机,顿时脸色大变。

看着他怒了,我鄙视的说:“多学学这些招式,三十六个招式,你们自己尝试,不过你也无能,一下子就没了,废物,呸。”

吐槽男人不行,是对他的致命一击。

说完我潇洒离去,留下脸色铁青的二人。

2

曹杰出轨这件事,让我早早离开了渣男,也算是阿弥陀佛。

这世间真正要心疼的还是自己。

对某些男人根本就不能有任何怜悯的心思,因为心疼男人,倒霉一辈子。

我把我的钱存了一半定期。

在银行app里看了一下定期五年的利息,我惊呆了。

定期五千万五年,仅仅五年的利息就有六百多万!

这简直是每个月躺着月入过万的水平。

在我美滋滋幻想以后富婆生活的时候,邻居发来的信息打破了我的美好愿望。

邻居让我赶紧去看看,我家房子里的老太太实在太不像话,垃圾堆满了楼道,还大半夜的扰民,再这样下去他们要报警了。

我这才想起,我付了首付的那套房子里住着的,不就是曹杰和他妈!

虽然百来万的房子对于现在的我不算什么,可我也不能便宜了渣男,于是火急火燎的赶了过去。

刚到门口,就听见他们聊着要把我踢掉的话题。

“妈,这房子是我们的了,我已经和杨菲划清界限了,我们分手了,江家那边我打听了一下,千万资产是有的,江家有钱,杨菲比不上江燕。”

“儿子,那你可要抓紧,那个杨菲太穷了,跟她在一起备受拖累, 人往高处走,她配不上你,要让他知道,我们曹家的大门不好进。”

大门?

曹杰是一个凤凰男,从山旮旯出来的。当初曹杰的妈从乡下赶来看病,跟我有很多格格不入的习惯,所以我自己租房住,把房子让给她住一段时间。

现在这房子被他们鸠占鹊巢了,搞得我像是外人。

曹家果然盛产垃圾,难怪都说不能扶贫,不能和凤凰男好。

现在我体会的淋漓尽致。

我二话不说,迅速打开门,“什么时候我买的房子,成了你曹家大门了?”

在他们的懵圈之时,我上去就给了曹杰一脚。

若不是他有夹腿的戒备,绝对会蛋碎。

只可惜仅仅踢到了他的膝盖。

愤怒的我疯狂的输出:“你以为你傍上了白富美?其实那江燕的家里我比你熟悉。”

“还想霸占我的房子?这房子的首付是我出的,放心,我会收回来。”

“你们说,你们这副恶心的样子, 人家江燕以后真的会嫁进你们家,给你们家当媳妇吗?”

我特意调查过江燕的背景。

江家不算穷,千万资产是有的。

不过江燕有好几个弟弟,江家的资产根本和江燕没什么关系。

不过表面看江燕比我家的家世好,难怪曹杰舔过去了。

毕竟曹家只有曹杰这一个独生子,他们体会不到扶弟魔的家庭是多么偏心眼。

曹母看着我差点废了她儿子,煤气罐子要爆炸了似的,对我上蹿下跳的怒斥:

“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我们曹家的舔狗而已,我们曹家人住在这里,是你的福气,你好意思站在我家门口?你赶紧滚回去,而且这房子的首付,是你当舔狗自愿赠予的,可不是我们霸占的。”

若说之前是我中奖的喜悦冲淡了对曹杰背叛的愤怒。

那么现在曹母这话,简直让我愤怒加倍。

若不是曹母膀大腰圆,我还真动手了。

不过为了保护自己,我没有进行肢体对撕。

正在此时,曹杰看着我手里的包,忽然惊讶的问起来。

“你手里爱马仕的包是哪个野男人给你买的?”

3

我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包包。

我中奖后,去商场大手一挥买了几个包。

辛苦了二十多年,一夜暴富,我总要奖励一下自己。

我可不会有钱后抠抠搜搜舍不得花。

在我还未解释的时候,曹杰又开始疯狂的脑补了。

“好啊,竟然不惜跟老头子滚床单,还买 了包包,口口声声说爱我,诅咒发誓要跟我过一辈子,哪怕吃糠咽菜也要忠心于我,转身就去傍大款。”

“杨菲,你水性杨花,太不要脸,太丢人了。”

我:“……”

我气笑了,我从来不知道我辛苦资助的人可以如此卑鄙。

以前是我脑子进水了,竟然没看清楚,资助的是一个白眼狼。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 ,曹大妈,当初我在资助你儿子的时候,你 看到我都恨不得下跪,和狗一样舔着我,还经常说以后我若是当了你的儿媳妇,你把我当做亲闺女。”

“曹杰,以前接受我的钱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嘴脸,每次都很感激,说一些山盟海誓的话,现在找到工作了,上岸了,就可以如此恶心人了?好样的,曹杰,我会让你们一个个付出代价的。”

和渣男贱货纠缠在一起才是掉价。

我若不夺回这一切,那我不叫杨菲!

我进去屋子里打算收拾自己的东西。

却发现衣柜里已经没有了我的衣服。

唯一还在的内衣,竟然在曹母的衣柜里。

我见鬼似的看着曹母。

好家伙,我的内衣在她肥硕的身上勒的梆紧,导致她副乳暴凸,而且背后还勒出了几圈肥腻无比的松垮颤肉,就好似绳子绑在煮熟的东坡肉上一样。

无法描述的滑稽油腻感。

“我的内衣,也被你憋在身上了?”

曹母顿时跳脚,又急又恼。

“你污蔑,我儿子又不是买不起,我有钱了,是我自己买的,你的内衣我看不上,我又不是捡垃圾的,而且你的那些东西都是便宜货,还是地摊上的,我可看不上。”

啧啧。

“看不上我的地摊货……哦,我记得了,前几年我在乡下看到曹大妈的时候,正好夏天,你都不穿内衣的,连地摊货都穿不起的,有什么资格说别人穿的地摊货?”

曹母又要开始撒泼了。

为了避免过度纠缠,我急飕飕的离开了这个家。

只是谁也不知道,我走出去的时候是面带微笑。

我虽然没翻找到自己的东西,可是我把微型监控器打开了。

在首付的时候,我在客厅里装了微型监控器,连曹杰都不知道的。

现在,曹家的一举一动我肯定知道的十分清楚。

曹家这几个渣滓,我必然要他们付出一点什么。

没两天,我就从监控器里看到了江燕带着父母去了曹家。

曹家看到江家的人来了,和哈巴狗似的围上去。

生怕江家的人不高兴了。

曹母又舔又跪,那样子隔着镜头我都起鸡皮。

江家父母很快察觉到曹家人掉价。

所以对曹母丝毫不客气。

江燕的父亲开口说:“江家不是亿万富翁,但是江家的闺女配曹家的研究生绰绰有余,还是下嫁,所以曹家不管怎么样,都得给江家百万的彩礼,到手江家自然会给双倍的嫁妆。”

曹母不假思索地说:“好,不就是百万彩礼吗?我们马上准备好,放心吧。”

百万彩礼?

4

曹杰刚上班转正。

虽然年薪百万,但是也无法迅速的准备百万的彩礼。

他们要打什么主意?

难道又要透支我的信用卡?

不过我的信用卡只有五万额度。

上次曹杰犯贱已经用完了。

可是江家人走后,曹母对曹杰说:“江家身价不菲,千万资产的富豪,也算是我们高攀了,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要迅速准备百万彩礼,江家这一块肥肉,我们必须吃下去,毕竟有钱才是王道,谁有钱,咱们就娶谁。”

曹杰深以为然,点头说:“我会想法子的,放心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里一阵膈应。

大概是所谓的第六感?

不过去tmd。

我早就辞掉了工作,这几天在一家高档小区,看了一套价值千万的复式。

过两天就搬过去。

等我有时间了,再挪出手来让曹家付出代价。

首付的房子我肯定要拿回来的。

虽然现在我的看上不上那处房子,但是我宁愿丢给狗,也不愿意给曹家占了便宜。

只是我还没开始对付曹家,曹杰却主动联系了我。

他在电话那边用低沉无比的声音对我温柔地说:“杨菲,好几天没见,你过的还好不?”

他故意用低沉的声音,是让我觉得很有磁性魅力吗?

以前我夸赞过他低声好听,这会倒是用上了。

不过为了试探他的目的,我故作惊讶的问道:“就那样,马马虎虎,每天在上班。”

“我后悔了。”曹杰忽然说。

“什么?”前几天还在骂我,现在又说后悔?

“我最爱的还是你,我后悔这段时间对不起你,但是请你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以后我们和好如初,你还是我的唯一。”

这语气好像我可以随时可以穿回去的烂鞋子似的。

他以为我收破烂呢?

不过本富婆生活无聊,再加上想从他身上讨回写利息,于是我配合演戏的开口:

“哎,多大点事,知错能改就好,我也是真心喜欢你,毕竟跟你好了这么多年,只要可以跟你结婚,只要你愿意娶我,只要我嫁给的是一个研究生,回去之后可以光宗耀祖就好了,我们和好吧。”

这一次,我比以前任何一次发生摩擦都要积极。

我积极到让曹杰匪夷所思。

很久,他才问道:“是真的?”

“嗯,是真的,既然要结婚了,你认错了,那就要有态度,我看上了海滨小区的复式楼,一套千万,曹杰,你想娶我就要拿出点态度。”

想给老娘忆往昔?

老娘直接让他跳脚。

下一刻,他对电话怒吼:“你有病吧,杨菲,你怎么那么拜金呢?你变了 ,竟然问我狮子大开口。”

随后他把电话挂了,还顺带把我号码拉黑。

但是拉黑了,我也要用微信发信息过去。

“你的那点小九九的心思还以为我不知道?要娶江燕需要很多钱对吧?那么多彩礼出不起,就想着从我身上打主意?”

“不想付出,就只想着从老娘这里白拿,你以为老娘眼瞎心盲,呸。”

不过骂了根本不够。

不过是口舌之快罢了。

为了加倍的刺激他,我还把我买的样板房复式楼给发了过去。

很快,他回复:“这别墅是老男人给你买的?”

5

既然他非要说老男人。

那我就顺着他的意思说:“对,刚认识的老男人都比你这个凤凰男好。”

“老男人疼女人,体力还好,对我大方,而小男人废物似的,哪里都是软趴趴的。”

随后,他又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继续给我打电话。

“老子有文化教养,有学历惊艳,长得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还器大活儿好, 你别用老男人羞辱我。”

我呛回去:“三秒男说什么器大活儿好?不过就是一个废物,跟我在一起那么多年,我都不带避孕的。”

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我把他给拉黑。

再关机。

然后监控里,曹杰啪的一下把手机摔碎,可见怒气不轻。

曹母急忙在一边询状况。

曹杰咬牙切齿的说:“杨菲真的不要脸,好犯贱,这才多久,就勾搭上有钱老男人了,她果然是无情无义, 原本我还以为可以从她那里弄一些彩礼去娶江燕的,毕竟她很爱我,但是哪里知道,我被她戏耍了。”

曹母也火冒三丈:“不要脸啊,口口声声说喜欢你,但是转身就傍大款,现在丝毫不顾念旧情, 藐视那些年我对她的付出,我也生气,可是从她那里拿不到钱了,我们还有钱娶江燕吗?”

在他们的口中,我清醒了,不想和以前那样被他们作践了。

就成了无情无义?

敢情,我要讨米要饭,然后把自己所有的血都输给他们,而且随时可以甘愿被弃如敝履,才是好姑娘?

这是什么奇葩无比的脑回路,把我气笑了。

这不要脸的程度,还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我得想别的法子才行。

可是我和曹杰吵架三天之后,曹杰带着他老妈杀过来了。

直接来到我的小区门口。

曹母面色惨白,是被曹杰扶着的。

曹杰一脸沧桑,等着我走出小区的那一刻,曹杰迎面走过来。

他几乎声泪俱下的控诉我的薄情寡义。

“杨菲,我为你付出那么多,我妈也为你付出那么多,我们曹家为了你,把老家的房子都卖了,现在我妈无家可归,我们在你的身上,投入了一切。”

曹杰今天穿戴比较好,都是牌子货。

曹妈也一样穿戴不俗。

所以他们这么一说,小区的人都看热闹似的看过来。

大家都在我的身上肆意打量。

当然,那眼神不善,因为我和她们不熟悉。

“杨菲,你辜负了我们,让我们在你身上倾家荡产的花钱,你总得把钱还给我们吧,不多不少,只要还一半,一百万就可以了。”

周围不少看热闹的人开始附和。

“我们小区有不少都是小三,你说这个女孩子忽然搬来,是不是也是小三啊?”

“肯定是,你看那个样子,浑身名牌,肯定是小三啊,要不然哪里住得起这么好的房子,又骗人家心肠好的,又给人家当小三,破坏人家家庭,果然不要脸才可以发财。”

曹杰看到周围的人都支持他,他对着我露出了一个甚为得意的微笑。

曹母也痛哭不已的斥责我。

“杨菲,我原本要把你当亲闺女疼爱的,但是你骗我们太狠了,我们也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你把以前花我们的钱还一半给我们就好了,你现在住在这里,也是还得起的对吧?”

恶心人恶心到我的面前了。

还以为我是软柿子?

我冷冰冰的说:“钱都是我自己的,以前我打工花了近乎于百万赞助一条狗上学,还给付了首付,现在翻脸不认人也就算了,还过来编造我,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们,这里的房子是我买的。”

可是无人相信我买得起房子。

曹家对我家里的底细比较清楚。

绝对不会相信,我有那个本事,所以非要咬定我是依靠老男人。

“鬼话连篇,这里面额房子动辄千万,你买得起?”

曹杰讽刺的看着我。

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给他们看看我的存款了。

于是,我打开手机,翻开我的中奖记录,得意洋洋的走动他们的面前。

6

虽然财不露白。

但是……可以打脸 。

若是知道我中奖了,是亿万富翁了,他们会怎么办?

关注我,每天更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