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有一群移民工人办理了认证雇主工签来到了新西兰,殊不知却因此背上了巨额债务,不仅没工作,冰箱都空了,而且似乎完全没有还清债务的希望。

01

没有工作,食物短缺,债务爆棚

在奥克兰南区Papatoetoe的一套4居室物业内,至少有7名男子住在只有床垫的房间里。

而在西区Glen Eden的另一套房子里,也住着这样的7个人。

他们全都是这样席地而睡,屋里没有食物,冰箱空空如也,所有人都不会说英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商业创新与就业部(MBIE)的一次调查行动,17名越南移民工人分别住在上面的两套物业里面,没有工作、没有食物供应,身上背负着巨额贷款。

他们从今年6月开始分批来到新西兰,为同一名雇主工作,从事汽车美容和养蜂等各种工作。

有移民工人通过谷歌翻译向本地媒体Stuff表示,他们给越南的中介交了折合42,640纽币才办到新西兰的工作签证,他自己的签证工作内容是“农场工作”,但来了之后才发现根本没活干,报酬也很少。

“我们有工具,但没吃的,也没钱买食物,我们在越南的家人现在还在不断借钱,我们现在又生气又担忧,我们是被骗过来的......”

02

华人雇主:不是剥削,经济大环境问题

这些越南移民工人的雇主,是前毛利党Botany选区候选人,也是毛利党首位华人候选人Wetex Kang江威德。

江威德表示,这不是“移民剥削”案件,而是“经济衰退导致的现金流问题”

“我知道工人们给越南的中介付了钱才来这里,但我个人没有收到任何钱。”

他说,这些移民工人抵达后他就将他们安置在这里,给了他们床铺和100纽币去买食品杂货。

“其中一套房子里住了10个人,另一套住了7个人,这都是我的工人......他们到的第二天我就开始给他们算工资了,在等税号的两周里,我给他们付了600纽币的现金。”

江威德说,9月份他的公司遇到了现金流问题,但在那之前,他的所有员工一直都有在工作,薪水也没断过。

目前有6个人已经大概4、5个星期没工作了,不过12月20号他又会有新的工作可以安排。

“(但是)我们确保他们有食物,有汽油,他们的基本需求都能得到满足,与此同时我也正在为他们找新的工作,也没有收他们的房租(有工作者每周要付150纽币租金)。”

03

陷入困境只因“帮人”?

代表这些人向移民当局投诉的移民联盟网络主席Mandeep Bela表示,认证雇主必须保证每周至少提供30小时的工作时间。

“虽然有些人有工作,但其他人可能几个星期都只有几天开工、甚至没有工作,这显然是一种违规行为。”

江威德称,3个月前他从公司账上划了15,000纽币资金,去帮助19名并非由他公司担保过来,住在没水没电房子里的“被剥削的越南工人”

但这个举动也使公司陷入了现金流困境——在付清大部分人的工资之后,他还欠其中3人总共6,000纽币。

“因为公司资金流出了点问题,确实有些工人还在等工作。一开始我以为市道还行,但很显然经济正在放缓......我之前都有正常发工资的,但4、5个星期前我花钱帮了这些人,让我们陷入了困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被问及工人生活条件时,江威德表示他们当时刚搬进来,床架还放在Westgate的一个仓库里,到时取来便行。

对此,MBIE确认这些移民工人入住了上述两套物业,但拒绝进一步置评,表示这“可能会损害调查的完整性并威胁到相关人员的安全”。

04

新西兰“现代奴隶”集中在这些行业

上面的案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查证。

但有观点认为,许多遭受剥削的移民工人,实质上正是新西兰存在“现代奴隶制”的佐证。

奥克兰大学副教授、奴隶研究中心的Christina Stringer指出,所谓“现代奴隶制”指的是一个人因为威胁、暴力、胁迫、欺骗和/或滥用权利等因素而无法拒绝或离开的被剥削情况。

而新西兰处于这样处境的人,可能有高达8,000人

Stringer在这个领域研究了13年,在最依赖移民工人的行业(农业、园艺、旅游、酒店和零售业)目睹过许多“被奴役”的现象。

有受访者在一家杂货铺工作,工作时长远超法定标准,一周上6~7天班,而且还被监控摄像头时刻拍着,每每有不合雇主意思的行为就会遭到电话骚扰,而且他还不准坐在凳子上。

然而,所有走进店里的人都不会发现这位受访者所遭受的一切,只会看到有一个男人从柜台后面给你找零。

2011年的一起事件为Stringer的研究“打开了大门”。

当时32名印度尼西亚渔民声称人权和劳工权利受到侵犯, 在南岛Lyttelton港停靠时逃离渔船Oyang 75号,从而引发了新西兰法律在跨国渔业中的适用性和监管不足的质疑,最终促成政府对《渔业法》进行修正。

而新西兰国内方面,2022年6月生效的雇主认证工签也是她研究的一个重点——表面看来雇主认证工签大幅简化了审批流程,但“主打一个信字”,很大程度上是依靠那些直接利益相关者提供的声明。

我们之前也报道过不少严重移民剥削的案例,有人为了度日,连时薪8纽币的工作也接。

就业法倡导者May Moncur表示,最近她代理的案子中,有移民工就因为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和涉嫌剥削他们的雇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迫于生活、迫于住宿、迫于孩子读书等问题,都不敢和雇主撕破脸,只能继续这样耗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Stringer说:“这为人们利用漏洞打开了大门,总会有狡猾的经营者能钻到空子,而且很不幸,这漏洞太大了。”

但另一方面,勇敢地揭露出移民剥削的人们也让她感到欣慰。

“有移民去到教堂,和那里的一名女士聊天,那名女士听着听着就立刻意识到那位移民没得到应有的待遇,于是举报了这件事,最终牵扯出了一起人口贩卖的官司。有时这只是因为新西兰人的真诚和友善,他们甚至没意识到自己提供了多少帮助。”

但她也表示,善意有时也会让好人蒙蔽双眼,看不清其中存在的坏事——“新西兰的确存在奴隶制,毫无疑问。”

MBIE鼓励,所有认为自己可能成为移民欺诈或移民剥削受害者的朋友,都可以拨打灭罪热线0800 555 111进行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