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世界局势对美国而言,正面临“两线作战”的压力。而在美国全球战略的指导下,甚至还在朝着“三线作战”一路狂奔。

泽连斯基政府筹划的夏季大反攻不仅没见效,反而还损失惨重,在乌克兰政府咬死不和谈,要继续作战情况下,乌克兰正在找美国要更多的援助。

然而俄乌战争一波未平,巴以冲突又一波再起。随着巴以冲突在短暂停火数日后,美国布林肯亲自访以劝说继续暂时停火,但并未见成效,眼见巴以冲突在往长期化、扩大化发展,美国也是急在心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霸权

在巴以问题上,美国不想得罪阿拉伯国家,因为石油美元体系的需要。但以色列本身也是美国维持中东地缘政治的一块跳板,美国也不能失去以色列。所以美国又不得不支持以色列。

俄乌战争和巴以冲突,美国可以说已经陷入两线作战。这既是偶然,也是必然。偶然的是两场战争重叠爆发,然而对手还不是同一个对手,这就导致美国必须抽调更多力量维持两场战争。必然的是,美国的全球战略的核心是为了维护霸权,丝毫不在乎他国的安全关切,这自然会引爆更多的冲突和战争。

然而在偶然和必然加持的“两线作战”背景下,美国又不得不维持第三条战线,比如在亚太不断挑衅中国,毕竟美国的对华战略已经上升到了美国国家战略最高优先级,这也迫使美国不惜维持“三线作战”的情况下,也要继续在亚太地区给我们添堵,打压中国发展,毕竟一个崛起的中国正在挖美国霸权的根基。

巴以冲突

从去年8月,佩洛西 “窜”访台湾,美国在中国周边挑事就从未停止,台海方向不断对台军售;美韩军演导致东北亚局势陡然升温;在南海挑唆菲律宾掀起中菲岛礁争端,这一系列亚太热点地区,美国都是背后的始作俑者。而这背后逻辑,就是极力遏制中国在科技霸权和地缘战略上对美国的挑战,以避免中国威胁到美国全球霸权。

美国希望中国永远停留在“世界工厂”状态,源源不断地为美西方提供物美价廉的制造业产品,只局限在中低端产业,为美国和欧洲国家的高福利生活提供劳动力,而这也是中美贸易战对中国的核心诉求。

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核心诉求则是希望实现产业升级,发展诸如5G、芯片制造业、人工智能等一系列高端制造业,逐渐从世界产业链的中下游走到上游,从而实现中国的伟大复兴和崛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半导体

但上游产业一直都是美西方的自留地,不容许他国染指。特别是在西方价值观中,并不存在“双赢”的概念,中国的发展被美国视为挖美国霸权的墙角,所以美国千方百计地想要遏制和打压中国的崛起,比如限制中国芯片制造业、量子计算以及人工智能的发展。

当然,除了在经济和科技领域的挑战,中国经济在数十年的高速增长下,已经积累了巨大的能量,而这种能量已经能够对美国构建的冷战后地缘政治格局构成挑战,这也是美国试图遏制和打压和中国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的双重崛起,中国政治和经济影响力向外延伸已经不可避免。比如在2013年,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希望通过横跨亚欧大陆的“一带一路”倡议将中国经济影响力向外延伸,构建起中国与周边国家双赢的局面。然而这种影响力的延伸必然会导致美国在亚欧大陆影响力的衰弱,而这也会影响美国在中东、中亚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从而进一步威胁到美国的全球霸权。

中美关系

所以我们看到,美国先后通过推动印太战略、组建美日韩三国同盟、强化与菲律宾的《美菲共同防御》条约,试图在印太地区对中国极限施压。另一方面,美国为了抵消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压力,正试图与印度、中东以及欧洲组建一个“印欧经济走廊”,妄图对 “一带一路”倡议取而代之,实现全方位削弱中国的目的。

截至目前,美国已经发动了除热战以外,几乎在所有领域同中国交手。如今在亚太地区的朝鲜半岛、台海、南海地区进行挑衅,不过是希望破坏中国周边的稳定地缘形势,迫使中国花费更多资源维稳,同时驱赶国际资本撤离中国,遏阻中国快速发展之势。

但就如上面所言,目前美国已经陷入俄乌冲突和巴以冲突两场战争中,相继面对的是大国俄罗斯,以及整个中东阿拉伯伊斯兰国家,再调动力量围堵中国,这对于如今自身实力已陷入衰退的美国来说,无疑是有点力不从心的。虽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表示,美国有信心同时打赢“三场战争”,但是否真的能,恐怕美国自己比谁都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