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去世后,继父连夜收拾东西走人,被找到时他,他慌了!

办完母亲的葬礼之后,大鹏和姐姐春梅几个人都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返程,至此,家里就只剩下老父亲一个人。然而,没过几天,老家斜对面的那个胖婶给春梅打电话说老头晚上的时候偷摸的走了,谁也没跟谁说,路上遇到了熟人也没有打招呼,这是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邻居一番话,令春梅有点不知所措,她便直接给弟弟打电话,两人一起回到农村老家准备去找父亲,因为在春梅看来,这个时候父亲出去,肯定是有事,难道他是要回自己的家?想到这,春梅不仅紧张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估计村里人也不少说闲话,然而,等找到的时候,父亲却哭了,他什么都说了出来。

1.

春梅的这个父亲,是她的继父,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奶奶让他当的继父。

继父还没来家里的时候,春梅和大鹏都喊他张叔,因为张叔和自己的父亲是战友,他们在一个战壕里摸爬滚打过多年,是有着深厚战友情谊的人。

两个人因为是老乡,当年在部队的是两个人就合得来,一起训练,一起吃饭,还是上下铺。父亲说,他那个时候刚进部队,体能上其实跟大部分人比还是差点意思,张叔就让父亲多吃点,也陪着父亲增加训练,其实张叔完全可以去休息,但是他觉得父亲一个人在那训练有点没意思,就一直陪着。

男人,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父亲去部队之后,家里的农活基本上就靠母亲和奶奶收割了。有一年张叔不知道为啥就过来帮忙收割麦子了,他还借来了一辆大型拉货的三轮车,帮忙拉庄稼。奶奶说,那年收成很好,但是天也经常下雨,如果不是张叔,估计麦子都会发芽。

张叔对春梅家的好,是大家看在眼里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退伍之后,父亲的战友们也被分的哪都是,但只有张叔和春梅家有来往,每年年底,张叔就会来春梅家,他们这就算是团聚了。

春梅的父亲那几年做的是走街串巷的小买卖,不是卖点大米就是卖点煤球什么的,路过张叔村子的时候,就会特意拐过去看看,顺便给张叔的母亲买点东西吃。

张叔受过伤,不能够生育,虽然也曾相亲过,但是这一关过不去,没有女孩愿意嫁给他,所以就这么一直将就着,跟着他的家人生活在一起。

春梅的父亲老是开玩笑的说,大鹏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儿子,到年老的时候,让大鹏给两个人送老。

然而,没有等到年老,大鹏父亲就去世了。

大鹏的父亲,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没有几个月的时间。

那段时间,母亲不肯放弃,就一直想着办法给父亲看病,花光了所有积蓄,也借遍了所有亲朋好友,张叔也拿过来不少钱,可最后还是没有一个好的结果。

父亲临走的那段时间,张叔一直吃住在春梅家。因为这个病大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怕传染人,所以那段时间母亲把年纪只有6岁的大鹏送到了姥姥家,生怕传染上。但是张叔不怕,他就那么挨着父亲坐。

父亲临终的时候,一直看着张叔,看着孩子,张叔似乎也是明白了什么,就表示自己会尽最大的努力照顾大鹏和春梅的。

父亲就说,这就是你的孩子,这就是你的家,以后这个家就靠你了。

2.

父亲去世后,张叔也是常来家里,帮着喂猪,帮着种庄稼,帮着收庄稼。

村里也有一些老光棍常来家里闲坐,奶奶气不过就拿扫帚打人,可是家里没个男人,这可怎么办?

父亲当时的那个意思也是很明显,想让张叔当孩子么的继父,奶奶也是这样想的。但起初张叔是不乐意的。

只是人言可畏,经不住那些七嘴八舌的议论,最后,张叔和春梅的母亲就选择了登记,两个人开始了搭伙过日子。

大鹏还小,只管像以前一样,喊他张叔,但是春梅已经懂事了,她就悄悄跟大鹏说,以后张叔就是爸爸了,记得喊爸爸。

大鹏不乐意,结果春梅就二话不说打了起来,打的次数多了,大鹏也开始慢慢的喊出口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父亲生病花了不少钱,这些都是外债,需要慢慢的还。

那几年,母亲和继父两个人一直在努力赚钱,慢慢的还,继父的家里其实还是挺大的,他之前就是跟着自己的母亲生活,但是他还有个哥哥,让母亲跟哥哥生活的话,他就属于那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

但是现在呢?他有了儿子和女儿,还有一屁股的债,这放在谁头上都是一个麻烦事,主要是,两个孩子还都在上学,这全是花钱的地方。

几年下来,继父和母亲终于把外债给还清了,可是春梅和大鹏两个人也到了花钱的年龄,本来母亲是想让大鹏在镇上读完初中就出去打工,但是继父不肯,他说要让弟弟去县城读初中,让他考高中,考大学,钱的事情,自己来想办法。

那几年,继父就和母亲在老家包了地,还弄起了大棚,每天都是忙里忙外的,好多东西都是现学现用,有时候他能和母亲忙到半夜才从地里回来。

拉化肥的时候,继父就开着自己的小三轮去集镇上买,为了省钱,他说所有的化肥都自己来扛,一袋子百十来斤,继父说扛走就扛走。

忙忙碌碌一整天,有时候可能饭都顾不上吃,或者就是母亲把饭送过来,可等继父吃的时候,饭已经凉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这么过着。

后来春梅和大鹏都考上了大学,继父很高兴,非要在村里请一台大戏唱给十里八村的人听听。

或许这一刻继父才是放松的吧,他觉得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也是在告诉这十里八村的人,春梅和大鹏,已经长大成人了。

3.

这个时候,如果继父说要走,也是没人拦着的。但是他没有走,而是说,两个孩子都没有结婚,这心里一直是个疙瘩。

多年后,春梅终于结婚,继父和母亲攒了好多年的钱,给春梅办的漂漂亮亮的,陪送的嫁妆也是很不错的。按照继父的说法就是,娘家人陪送的越多越好,婆家人就越会把儿媳妇放在心上,不敢欺负她。

嫁人那天,继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春梅,有空了记得常回来看看母亲。他嘱咐的是,也只是让春梅好好生活,有空了来看看母亲,而把自己给忽略了。

自从春梅嫁人后,继父更加卖力的干活,他农忙结束之后,还会跟着村里的泥瓦匠出去干点零活,就是在工地上帮人送点砖或是送点水泥啥的,都是一些零碎的活,不过他不在乎,只要给钱就行。

村里的人都知道继父的事情,也有打趣的说又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干嘛这么拼命的干?

继父说,大鹏就是他的儿子,怎么不亲呢?

一句话,让众人都不说话了。

继父算是上门女婿,在村里为人和善,能帮的都会伸手帮忙,这么多年,也没跟谁有过过节。

大鹏一直在上学,很少回家,家里的奶奶年纪大,母亲又是个妇道人家,所以村里的人情往事,基本上都是继父在维持。

头几年,都是奶奶带着继父跟村里人走动,后来奶奶去世了,这个家里的人情世故就全靠继父一个人在撑着了。

别看每次随礼都是一百两百的,一年到头也不是什么小钱。当然,钱是无所谓,主要是人要到场,人家办事要的就是人,人不到场,等以后你办事了,也没人过来帮你忙,那不是就显得很尴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继父是在为大鹏所考虑,一来大鹏一直在上学,村里很少回去,二来,村里最在乎的就是面子,所以尽管这些年大鹏不参与村里的事情,可每一次继父都没有落下。

等大鹏结婚的时候,母亲也跟继父说,意思意思得了,没必要搞得那么隆重,再说了,大鹏买房子之后,装修的费用可都是继父拿的,现在兜里哪还有钱?

继父不同意,他说就这么一个儿子,不办隆重的话,人家还以为没有这事。

春梅想劝,但没有张开口,她知道,继父是想让村里人都知道,大鹏也成家立业了。

春梅和大鹏结完婚之后,就马不停蹄的开启了新的人生。春梅想着让继父在家歇息一下,不要那么忙,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要花钱的地方了。

只是没想到,有一天,母亲脑出血了。

4.

这些年继父一直在忙,母亲也很辛苦,长年累月,这身体早就透支,或许是年纪大了吧,母亲身体出了问题,虽然人从医院回来了,但是不能够像之前那样独立行走了。

就这样,母亲躺在床上,躺了5年。

这5年,基本上都是继父在照顾母亲。

春梅和大鹏都有了孩子,自己已经忙的晕头转向,所以照顾母亲的重任,就只能交给继父了。

每次春梅回娘家,继父又是忙着做饭,又是忙着喂母亲吃饭,按照大鹏的说法就是“咱爹忙的脚跟不着地。”

春梅每次都会给继父打下手,帮忙做个饭。

但继父总是说厨房脏,别弄脏了春梅的衣服,想着借口把春梅赶出来。

这个院子不算大,但是被继父收拾的很好,每一块都种上了不同的蔬菜,他打理的很好,没有怎么生虫。

春梅和弟弟每次回来,继父都会摘好多青菜给两个孩子带上,有时候刚从集镇上打了面,继父就分出来三份,给春梅和弟弟每人拿一份。

院子里还种了大蒜和花生,每年收割上来之后,继父就会筛检一下,把颗粒大的,长得饱满的都筛出来,分成两份,给两个孩子带上。

春梅喜欢冬天煮肉时往里面加点干梅豆,但是到了冬天干梅豆的价格不算便宜。

继父知道后,就在墙根种了好多梅豆,他会拿着梯子挨个摘下来,然后再用大锅煮一下,放在院子里晾晒,等晾晒干了之后就收起来存好,等到了冬天春梅来的时候,他就给春梅拿点,每次继父都会说“咱自己种的,我挑出来的都是大个头,好吃着呢。”

春梅看着手里的干梅豆,也是禁不住哭了起来。

她想起来,大一那年寒假自己从外地回来,刚下车,就是鹅毛大雪下了下来,但是这公路到自己的家还有将近30分钟的路程,现在自己还领着大行李箱,估计更难。

北风呼呼的刮,寒风刺骨,一条道望不到尽头,路两边的树都已经光秃秃的,连一直飞鸟都看不到,这路上,连个脚印都没有。

她想给继父打电话让过来接,但又担心给继父添麻烦,所以就哆哆嗦嗦的拉着行李箱走。

没走多远,抬头一看,看到了一个小老头开着一辆三轮车过来了,他缩着头顶着风过来了。春梅一看是继父,便惊叫了起来。

继父下了车,赶紧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军大衣给春梅披上,然后又把行李放在车兜里,再打开一把伞给到春梅。

路上继父不断地说着家里的事情,春梅知道,这是怕尴尬,故意找的话题。这个时候,春梅就把伞稍微倾斜,给继父挡住。

继父“没事闺女,咱一会就到家,到家了看我给你做的肉,放了好多你喜欢吃的梅豆。”

春梅听着,心里暖洋洋的。

如今,一旦到了冬天,春梅就想起来当年的事情。

5.

母亲在床上躺了3年,继父照顾了3年,最后还是走了。

亲戚们来看母亲,都夸继父照顾的好,这么多年没有嫌弃没有厌恶,就算是自己的亲人,也做不到这个份上。

母亲被继父照顾的没有受到什么委屈,而且还是很体面的走了。

邻居们都说,这个继父,算是做到头了。

春梅就跟邻居说“俺爹照顾俺娘,当然照顾的好了。”

春梅说这话,其实就是想给继父正个名。

葬礼结束后,春梅和大鹏在家住了几天就返程了,只是刚到家不久,就听到邻居说,继父在晚上的时候收拾了一下东西走人了,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春梅没有在乎这些,她只在乎,继父干嘛晚上走,走的那么匆忙,他又能去哪呢?

后来想了一下,春梅跟大鹏说,直接去继父的家。

果不其然,车子刚停好,就看到院子里灯亮着。

春梅和弟弟前后脚跟了院子,看到继父在屋里坐着。

三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尤其是继父更是懵了,自己才到家没多久,这怎么就找了过来呢?

春梅“爹,你这是想干啥?”

继父看了一眼春梅,淡淡的说“难为你到了现在还能够喊我一声爹,我值了。”

大鹏“我们不是每天都喊你爹吗?有啥值不值的?你这是想干啥?”

继父以为怎么了,就连忙说“我走的时候把那个家都收拾好了,你们给得钱我都放在面缸里了,我这行李都是我得衣服啊,被子我都没拿。”

说完就打开了自己的那个包裹,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可把春梅给伤心到了“爸,你别这样,你要是觉得在我们那个家住的不舒服,去县城住我们那也行,你自己回来住,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对你咋了呢。”

“我自己住挺好啊。”

“这都是没儿没女无依靠的生活,你这样做,我们的良心也过意不去啊。”

继父还要说些什么,就被大鹏搀扶着往外走。春梅关了灯,拿起他的包裹也跟了出去。

他们没有再把继父送到自己的农村老家,而是直接开着车去了县城。

春梅姐弟两做了决定,就让继父住在县城里,他想住谁家住谁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而继父呢?似乎已经接受了现实。

他会偶尔去大鹏家,偶尔去春梅家,每次去的时候,都会买点水果蔬菜啥的,也会给孩子买点玩具。

春梅总是说,人老了,赚点钱不容易,就不要乱买东西,留着自己花就行。

虽然是继父,但是能够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是比亲人还亲了。做人凭良心,他照顾两个孩子长大,看着结婚,又照顾了母亲多年,今后,就让春梅和大鹏,给他养老吧。

图片来自网络,侵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