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美国参议院高票通过一项新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修正案,主要就是为了响应总统拜登的要求,在半导体、量子计算以及人工智能等敏感技术领域加强对华投资限制。但是让拜登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管制对华投资的条款,居然在共和党人把持的众议院遭到了反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总统拜登

据环球网报道,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麦克·亨利正在阻挡一项关于“任何在华投资必须首先通报国会”的条款,虽然麦克·亨利同意对个别公司施加在华投资限制,但反对“一刀切”。

作为之前的临时议长以及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麦克·亨利在众议院中的影响力不言而喻,他的反对无疑会很大程度上阻挠参议院遏华法案的通过。

此次拜登政府推出的遏华法案之所以遇阻,主要出于两方面原因,一是因为两党内斗,二是因为中美关系缓和,与中国对话合作是民心所向。

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麦克·亨利

首先,麦克·亨利这次拦下相关法案并不代表他承认限制对华投资有错,不过是两党遏制中国技术进步的方法不同罢了。

在一部分共和党政客看来,与其限制对华科技投资,不如直接实施出口管制或者制裁,相比之下后者“更加直接有效”。换句话说,麦克·亨利认为拜登政府目前的对华遏制政策太软弱了,应该使用“更强硬的手段”。

但实际上麦克亨利所谓的强硬手段也未必能够奏效,制裁中企只会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无法从根本上遏制中国取得技术突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拉拢盟友打压中国

至于施加出口管制,不仅损害美国的国际信誉,还有可能得罪盟友。而事实证明在诸多关键技术领域,美国根本离不开中国,倘若强行打压中国,美国必遭反噬。

其次,这次涉华投资法案受阻也反映出美国工商界、金融界此前的游说行动取得了成效。例如半导体巨头英伟达CEO黄仁勋就直言,美国距离供应链独立至少还需要10到20年的时间,在此之前,美国无法失去中国市场。

除了美国国内资本界的反对以外,美国不少盟友也表示抵制,认为严格投资限制会损害自身经济,例如荷兰政府最近就对一项中国半导体企业主导的收购案“亮了绿灯”,并表示将继续加大对华经贸投资合作。

半导体技术

对拜登政府而言,目前显然是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考虑到盟友、资本的态度以及中美关系的大局,拜登不能强化对华投资限制。

但在对华战略焦虑以及共和党人的施压下,拜登政府又不能什么都不做,因为一旦展现出对华软弱,就可能会成为自己寻求连任的最大弱点。

更让拜登感到头痛的是,众议院的共和党政客不仅准备拦下对华投资管制条款,还准备弹劾拜登。众议院多数党党鞭汤姆·埃默已宣称,将在未来几周就拜登弹劾案进行投票表决。

美国众议院

而对中国而言,以麦克·亨利为首的共和党人即便拦下拜登的遏华政策,并不算是真正放松了对华打压,甚至有可能迫使拜登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加剧中美经贸往来之间的障碍。

当然,从宏观层面上看,美国国会的激烈内斗再次凸显其矛盾之激烈,在美国自乱阵脚之际,我们反而有机会加快步伐赶超,突破美国技术封锁,到那个时候美国两党也就不必为此争论不休了,因为美国的遏华政策已经失败。

通常来说,美国两党在“反华”的立场上是高度一致的,但这次参议院涉华法案在众议院受阻,反映出两党内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而由此带来的外溢效应很可能进一步瘫痪美国的整个立法机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国会大厦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数十名国会议员表示无意连任甚至直接提出辞呈,因为之前的一系列混乱而迟迟没有通过的预算法案,至今悬而未决。

美国国会自麦卡锡被罢免以来的动荡,依然没有得到平息,反而更加分裂了。更严重的是,国会糟糕的气氛已经蔓延到了美国社会,在社交媒体上,不同阵营的议员和选民互相攻讦谩骂已经司空见惯。

而随着国会功能失调,拜登政府可能将无法真正履行国家的责任,这不仅会影响美国的对外政策,甚至会对美国的“民主模式”构成冲击。

美国“民主”大厦将倾

对中国而言,现在的美国不管是突然示好、还是背信弃义,其实都不奇怪,毕竟连它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因此在对中美关系保持谨慎乐观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将注意力集中在发展自身实力上,争取在美国缓过气来之前走得更远,让美国想使坏都无从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