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2月2日,以色列媒体公开发表声明,以色列陆军指挥官已经批准在加沙地带继续作战的行动计划。在此之前,以色列国防军(IDF)已经进行了舆论铺垫,宣称哈马斯武装组织于12月1日先后多次违反停火协议,使用火箭弹和炮击炮弹对以色列本土开火,以军随后立即恢复了在加沙地区的作战行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军再次进城,直扑加沙主城区)

不过从目前以军发起新一轮进攻的情况来看,虽然经过了几天停火,以军地面部队得到了休整,基层部队部署也进行适当轮换和机构调整,但以色列军队并没有采取什么“新战术”和“新套路”,依旧使用主战坦克、重型步兵战车和装甲推土机组成的联合装甲纵队“打头阵”,以军步兵们则依然躲在装甲车里遂行作战的模式,任凭哈马斯武装对以军装甲目标挨个“点名”,依然不敢在城区内组织步兵实施“步坦协同”交替掩护“杀入”主城区,或依靠大批战术突击队组织“穿墙战术”,从多栋建筑物的“夹缝区”里向卡桑旅把守的加沙主城区发动“快速穿插”。

(以色列军队已经向加沙北部和南部居民区发出进攻警告)

我们从12月1日以来的多段视频中可以发现,以军在加沙城内的街道中再次频繁遭遇卡桑旅步兵伏击,聚集在街道中央的以军装甲纵队几乎被“屠戮殆尽”,加沙城西北和西南方向的部分街道上以军装甲部队的残骸遍地都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火箭弹是哈马斯能够对抗以色列的最有效武器之一)

通常来说,以军将其装甲部队“化整为零”以营连一级单位向加沙城区逐渐渗透,从最近曝光的照片中我们发现,以军已经将城区建筑物区分为若干个较小的独立战场单元,然后再通过战术小组的多轮“梳篦战术”,对每个“小单位”内的建筑物进行“逐门逐户”的清剿,如果以军遭遇地道洞口就实施爆破或使用水泥将其封死,如果遭遇哈马斯武装的强烈抵抗,则立即呼叫空中火力支援直接炸平遇袭街区或建筑群,以军单兵基本不与哈马斯武装人员进行直接交火。

(大约一个连的以军坦克和重型步兵战车车队几乎全军覆没)

除此之外,以色列军队对哈马斯武装的地下隧道网络依旧缺乏最基本的应对策略,我们从一系列视频中可以看到,以军在发现哈马斯地道洞口后不久,就将疑似洞口爆破或者使用速干混凝土封死,但随后不久,哈马斯武装人员就会从另一侧洞口,绕到以军工兵或装甲部队身后发射了多枚火箭弹,将以军击杀在洞口附近。有西方媒体认为,依照目前以军各部队的推进速度,他们需要好几年才能全面占领整个加沙城,而以色列有没有能力打到那个时候,恐怕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以军持续猛烈轰炸加沙北城)

从10月7日,哈马斯以5000枚火箭弹开路,对以色列发动了代号为“阿克萨洪水”的大规模袭击以来,以色列在原先约18万国防军的基础上,又动员了36万预备役部队,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发誓要彻底消灭哈马斯武装及其“土壤”。

但是以军的进攻显然非常不顺利,以军虽然天天在向加沙城中心推进,但其人员和装备损失也相当惊人。据统计数字显示,仅仅到11月15日,以军在加沙就损失了大约113辆坦克和装甲车,阵亡士兵数百人,另外还有数千名士兵受伤,这已经超过了以往多次中东战争中以军的损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加沙以军只能用装甲推土机和坦克开路)

但是从当前的战局来看,面对加沙城北炸成废墟的街道和房屋,以军并没有什么好战术,以军采取“南堵北截”“分进合击”“步步为营”的推进战术,在加沙城内对哈马斯实施密集围剿,必然拖慢战争的节奏。另一方面,随着以军开始恢复地面攻势,得到喘息的哈马斯武装又开始继续上演,贴身安放反坦克炮弹和磁性地雷等戏码。目前,最新一批哈马斯伏击视频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以军士兵和装甲车频繁遭遇伏击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以色列近一半的劳动力已经完全脱产)

实际上,无论是从战术还是战略上看,以色列无疑已经陷入了严重的政治危机当中,在本轮巴以冲突期间,以色列显然犯了“兵家大忌”,那就是把一场“速决战”打成了旷日持久的“清剿战”。从1947年以色列独立建国以来,5次中东战争都表现为极为短促的战争样式,其中最长的一次也没有超过一个月,最短的一次仅仅打了6天,但是如果没有外力制约以色列政府,现在这场冲突将很难在几个月内平息。

(以军工程部队进入战场)

毫无疑问,本轮以军主动进攻加沙,恰恰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所以这场战争的未来走向,对以色列来说显然非常不利。虽然哈马斯武装在战术上看起来是被“以军压着打”。但是从宏观上来看,以色列军队花了1个多月时间击杀了不到2000名哈马斯武装人员,却至今未能攻克加沙主城区。实际上以色列军队陷入与哈马斯武装的巷战争夺,就已经输了,原因有以下几点: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为了手中的权力,不惜把以色列推入深渊

首先,以军动员了多达36万人的预备役部队,而以色列总共只有大约955万人口,其中仅有大约74%是犹太人,其余是拿着以色列国籍的阿拉伯人,他们基本不会有从军的机会;同时以色列国内还有大约130万的“哈瑞迪人”,这些人得到以色列政府的优待,既不从事工作,也不用服兵役,所以除去这两拨人口,按照18至65岁兵役人口来计算,以色列能够动员的人口极限大约在110至130万人。

而以色列常备军总兵力约为18万人,现在又动员了36万预备役人员,总兵力已经达到了54万人,相当于能够动员人口的一半左右,这已经超过了以色列经济的承受极限,高强度用兵根本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次围攻加沙的部队基本都是以色列动员的预备役部队)

其次,以军动员的36万预备役,对于以色列的经济也有严重影响。根据公布的数字,2021年以色列的人均GDP约为5.45万美元,属于妥妥的发达国家。但是动员的预备役人员中,又大约10%是以色列各大高科技公司的工程师和程序员,这些人是以色列创造GDP的主力,而现在这些人全部脱产,自然会导致以色列的经济发展。

同时由于劳动力抽调过多,以色列现在农业、工业和服务业等都严重缺乏劳动力。而且由于爆发军事冲突,以色列的游客数量比往年减少了83%,旅游收入锐减。根据西方智库预测,即便此时此刻立即停火撤军,以色列GDP在2023年至少也会缩水大约10%,这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而不久前以色列已经从国际金融机构借了60亿美元的贷款,用于应付在加沙地区的军事行动。

(严格来说,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已经不是战争,而是民族屠杀)

综合各方面的信息来看,以军的表现都让人大跌眼镜,一个核心的原因就是以军抛弃了自己原先速战速决的技术优势,转而和哈马斯打消耗战。虽然以色列在经济总量上相对于巴勒斯坦处于绝对优势的地位,但是它同样经不起大规模消耗,在没有全新且有效的战争手段下,以军恢复对加沙地区的地面进攻,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