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才33岁,我的女儿也还这么小,我想活着,我要陪女儿长大,我不想死!”躺在病床上等待化疗的女博士求生欲望极其强烈,她痛苦而坚定地说道,似乎要向病魔宣战!

2017年,上海一位女博士闫宏微在一次体检中被确诊为晚期三阴性乳腺癌,属于最糟糕的分类,扩散快、预后差。此时她是上海某高校教师,月薪过万,丈夫台积电工作,两人有个女儿,一家三口正沉浸在幸福生活中。

国内几乎被宣判死刑,女博士心不甘赴美抗癌最后一博,花光积蓄在美国得到了好转的消息,结果回到国内复查,现实又给了她当头一棒。事实证明,美国不是无所不能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女博士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抗癌之路?为何赴美燃起希望,回国后却崩溃?

一纸癌症诊断,彻底打碎美梦

一个人最美好的人生时刻,莫过于父母健康,与伴侣和睦彼此爱恋,孩子乖巧可爱。实际上,每个人一辈子大多出身平凡,然后用尽努力只为打拼一个可观的未来,可倘若正值事业有成、家庭圆满时,上帝跟你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又该如何应对?上海女博士闫宏微原本幸福的一生,最终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改变。

1984年,闫宏微出生在山西晋中一个普通县城,虽家境一般,父母甚至一辈子都没走出过小县城,但在他们的观念中,只有读书才有出路,无论生活有多困难,一定要送女儿走出大山,去远方追梦。

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闫宏微养成虽话不多但犀利、集中精力做事、坚韧不拔的性格,似乎她天生就是攀登学习高峰的种子选手,稳步前行。就这样,闫宏微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取南京理工大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得不说,闫宏微一直很有自己的想法,和同期入学追求新奇和玩乐的同学们不同,她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将来必要深造。为了必梦想,她一刻也不曾放松,经常在图书馆废寝忘食、奋笔疾书。每次必拿年级第一的好成绩。

或许上帝实在看不下去她枯燥的生活,于是派来一个拯救她的天使。一次学院联谊晚会上,闫宏微偶然邂逅比自己低一级的学霸吴载斌,情窦初开的两人一见如故,自此,因为爱情的滋润,闫宏微的生活开始变得绚烂。

因为专业成绩优异,闫宏微毕业后被破格留在本校硕博连读,吴载斌则毕业后去台积电工作,两人各自在学业和工作上齐头并进,成为大伙羡慕的神仙眷侣。

随着两人感情越深,为将来生活考虑,闫宏微于2011年博士毕业后成为上海工程技术大学一名教师,月薪过万,多年的爱情长跑,两人也终于步入婚姻殿堂。

2014年,两人诞下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吴思妍”,寓意丈夫对妻子的爱。之后按揭买房在上海扎根。可以说,两个工作稳定且高薪的高知分子,未来将一片光明。可上帝还是跟闫宏微开了个玩笑。

2017年的体检中,闫宏微竟被诊断为晚期三阴性乳腺癌,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向坚强的她一时间无法接受此事实,先是错愕后是面无表情却泪流满面,这样的生命之重又该怎样去承担和面对?她的世界仿佛天塌了!

高知分子的她并没有颓废太久,反而她十分明白,耽误一天就有严重扩散的风险,必须振作起来治疗,就这样,在丈夫的倾力支持和陪伴下,闫宏微踏上“对抗癌症”之路。

由于确诊时已经晚期,又因类型特殊,癌细胞扩散速度极快,闫宏微只能听从医院的诊疗方案行乳腺和淋巴切除手术,原以为这样就能尽可能拖延扩散,结果很快已经悄然扩散到肺部,国内当时的手段只剩化疗,无论做何努力,等待这对伉俪的只有更糟糕的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赴美抗癌,花光积蓄以为得救

客观来说,闫宏微被确诊为三阴性乳腺癌,此类型属于乳腺癌中最复杂且病理特殊的,癌细胞往远处转移的风险性非常高,内脏、骨最后到脑,不管哪个部位的转移都将导致严重后果,转移的速度也比其他类型快,预后较差。尤其被确诊晚期后,5年的生存率仅11%,对一条鲜活的生命多么残酷!

看着活泼可爱、不谙世事的女儿独自在病房玩耍的画面,闫宏微拖着被病魔折磨的身体怎么也看不够。如今的自己,每42天就要复查,几乎多半年都在医院中度过。可国内的医院给出的诊断和治疗方案几乎已经宣判她为死刑。

“我要活着陪我女儿长大!”即便知道后续发展会越来越糟糕,闫宏微仍选择和癌症死磕到底,她要想尽一切办法争取活着!这时丈夫带来一个好消息,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是专门治疗各种癌症的,不仅检查精密,还有先进治疗方案,据说有过疑难癌症被治愈的案例。

闫宏微一听,仿佛被注入新生力量,令她重新燃起无限希望,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放弃!

于是,夫妻两立马筹钱,丈夫吴载斌表示就算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也要给妻子治病。很快,两人带着2.4万美元来到美国。

这家癌症中心给人的第一感觉更像是节奏很慢的“疗养院”,内部装饰更是富丽堂皇,令夫妻两不禁怀疑,但既来之则安之。

按照它每天只接待8位患者的规定,闫宏微在焦急中等待多天,终于得以检查,不得不说,在美国医疗费用十分昂贵,单是抽血做生化检查就花费6000多元人民币,将近国内的10倍。其他检查费用更不用说。

不过令闫宏微振奋的好消息是,会诊专家质疑国内“三阴性乳腺癌”的诊断结果,认为很可能不是,需要做个肺部穿刺才能确定。但此检查一次性就几乎花光了他们来时凑的16万人民币。

为了等待结果,两人又向国内亲朋好友借了钱,坚守在美国。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天漫长的等待,该癌症中心给出的结果为:的确是此型乳腺癌,但穿刺检测的细胞为良性,预示病情正在从恶性向良性转变,很有可能痊愈。

会诊专家给出的结论令本已走投无路的夫妻俩突觉柳暗花明又一村,连日来的阴霾也一扫而空。癌症中心建议不用做化疗,吃专门的特效药就可以。但美国的特效药太过昂贵,实在吃不起,夫妻两只能尽快回到国内。

难倒真如美国会诊专家所诊断,闫宏微的病情不重?16万巨额检查费用花得很值?

为了打消心中疑虑,闫宏微决定再次去国内大医院会诊,可经过国内专家们一致判定,还是坚持最初的的结论,病情不容再拖,只能靠化疗尽力延续生命。

而美国方面的诊断结论多半因穿刺随机性造成。正好穿刺部位的细胞多数良性,造成假性判断。

在国内专家再三肯定下,闫宏微心中既犹豫又似乎认命。但美国会诊专家的话依旧回响在耳边,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夫妻两最终决定去香港买了三盒高达9万、美国医生建议的特效药。

闫宏微波折的人生该何去何从?会出现奇迹吗?

镜花水月一场空

无论何时,拼尽全力求生的人永远值得人们尊敬!

闫宏微怀着忐忑而期待的心回家修养,按照疗程吃完这三盒特效药,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它上。她心中明白,这将是最后一博,倘若病情得到改善,未来可期。

时间转眼间来到去医院复查之时,经过系统检查,结果显示病情没有得到改善,反而行为没有及时化疗控制而扩散更严重了。

最糟糕的结果还是摆在闫宏微面前,看了看女儿稚嫩的脸庞和丈夫红着眼心有不甘的样子,坚强的她最终将快要夺眶而出的眼泪逼回。美国没有像他们以为中的万能,帮他们治愈癌症,这大概是许多崇洋媚外者最后的心理状态吧。

我以为我们花了那么多钱去美国能治好的,可到头来却如镜花水月一场空。”不得已只能接受化疗维持生命的闫宏微愧疚且痛苦地丈夫说道。此时的她,扩散已经无法控制,临近生命最后时刻。

2019年3月18日,从确诊癌症到拼尽全力与死神抗争短短一年多时间,闫宏微最终没能挺住,带着无限遗憾离开人世

实际上,像闫宏微如此年轻的生命因癌症离开人世的案例不在少数,这也从侧面反映国内外医学领域现如今仍对癌症束手无策,尤其对晚期进程的癌症大多只能依靠作用不大的化疗延续生命。只盼望不久的将来,医学上能研究出攻克癌症的有效药物和治疗方案,让每个鲜活的生命不再受癌症折磨。

2020年,时隔一年,闫宏微的丈夫吴载斌在社交平台公布自己的新恋情,令人唏嘘!不知该批评他对旧人的感情变迁如此之快,还是应该祝福他终于走出丧妻之痛了!

希望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不要过度消费自己的健康,适度放纵,不要等身体被提前透支、疾病缠身的那一刻才悔不当初!最后,如果是癌症晚期,哪里都一样,与其来回折腾,不如放开心胸好好享受生活,也许会有奇迹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