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不想说这个事,这个事情我想想都后怕,我不知道我以后会咋选。

全文2620字,阅读约需7分钟

新京报记者 赵敏 彭镜陶 编辑 杨海 校对 吴兴发

12月2日上午9点多,山东菏泽单县北城街道一男子落水,正在附近菜市场买菜的赵宏伟和邻居们闻声赶去。

邻居拿来绳子,赵宏伟准备下水救人。他不会游泳,但想着消防队离出事点只有2公里远,救援人员很快就会来到,自己只要拽着绳子,拉住落水者,坚持上10分钟,就能等到救援。

围观的人拍摄的视频显示,开始时,赵宏伟一手拉着绳子,一手扯着落水者。体力不支后,他两只手拉绳,用腿夹住落水的人。随后他被落水者紧紧拽住、抱着,中间他两次松手落入水中,最终借助梯子两人被成功拉上岸。

救人的视频在网络上传播开来,但评论中更多的是对落水者“试图拉人一起下水”的质疑和指责。

网友对落水者的质疑,赵宏伟说他并不认同,“他(落水者)也不想死,拉住我是求生的本能。”落水男子20多岁,赵宏伟一直接称呼他为“小孩儿”,担心网上的评论会对他造成不好的影响。

据他讲述,事情发生后,当日中午11点多,落水男子的父亲就去家中看望过他。由于自己的手机下水救人时被泡坏,孩子父亲赔了他一部手机。舆论发酵后,孩子父亲打来电话道歉并再次表示感谢。

今年30岁的赵宏伟“上有老下有小”,是家里的顶梁柱。他不敢多看视频,也无法想象自己出事的后果。他说,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下午4点钟,他还要照常出摊卖水煎包。

▲12月2日,赵宏伟(穿蓝色毛衣者)拉住绳子,下水救人。图源:视频截图

以下是新京报记者与救人者赵宏伟的对话。

━━━━━

“我想119很快能赶到,

我拉着他别往河里沉就行”

新京报:当天事发经过是怎样的?

赵宏伟:2号上午9点左右,我去登法菜市场买菜,菜市场就在护城河边。不一会儿听见河边有个女的喊“儿啊别跳,儿啊”。

我和几个人就跑过去看,那个小孩儿穿的袄没有被水浸透,还在水里漂着,离岸边不远。他爸爸就拿环卫工平时捞垃圾的竹竿,伸着去捞他。

我不会游泳,但看到有人从屋里拿了绳子,我就说我下去,你用绳子拽着我,我拉着他(落水者),同时赶紧报警。我就想着,“119”离我们这很近,都在北城街道,很快就能赶到,这段时间我拉着他别继续往河里沉就行。

一个邻居就报警了,我把袄脱掉,菜市场老板用绳子拽着我,我拉着绳子就下去了。

新京报:下水之后你是如何救他的?

赵宏伟:下水之后我一只手拽着他,一只手拽着绳子,把他往上拉。我感觉那个小孩也不想死,他拽着我,也不想掉到里面去。当时刚下去觉得水凉,后面一直在用劲,就感觉不到水凉了。岸上的人说的话我也听不着,当时只想拉住他,等着救援人员来。

过了几分钟我一只手拽不动绳子了,就两只手拽着,然后用腿夹着他。再后来我胳膊就没劲儿了,两次我都没拽住绳子,落到水里。

那时候我也很害怕。我不会游泳,河里的水深,我踩不到底,呛了好几口水,搁鬼门关走了一趟。我在水里有啥捞啥,岸上围了很多邻居,他们有人伸下竹竿,有人又扔了绳子,最后弄来梯子,接力把我们弄上来了,我也很感谢他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宏伟和落水者被拉上岸。图源:视频截图

新京报:在水里时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赵宏伟:我心里有个底,救援人员来用不了多长时间,下去之后我也靠这个想法撑住。他们来了我俩都没事,他们没来之前,只要我不掉下去,他就死不了。

在水里也没空跟他说话,就想着拉着他。

━━━━━

落水者父亲曾去家中探望

新京报:上岸之后发生了什么?

赵宏伟:上岸后,也没觉得冷,可能是剧烈运动之后也不觉得冷了。心情也紧张,邻居拉我到澡堂泡了一会儿,我换好衣服就回家了。

当天上午11点多,小孩的爸爸就到我们家里,带着礼品,对我表示感谢,也来看看我有没有事,告诉我他家的小孩也没事了。

我们都住在县城,离得不远,我也没问他小孩为什么落水。

我下水的时候手机在兜里忘了掏出来,我本来想着修修能用就行,但是手机泡的时间有点长,没法再修。小孩父亲给我买了一部手机,我收下了。

新京报:后来有没有再和落水者父亲联系?

赵宏伟:2号当时觉得两个人都没事,就无所谓了。今天网上视频传开后,他父亲打来电话,一直说“对不起”和“谢谢”。其实对我来说,大家都没事,这个事都过去了。

━━━━━

“溺水者的正常反应,

人没事就行”

新京报:是否有注意到网络上“落水者要把救人者一起拉下水”的争议?

赵宏伟:昨天我也看到评论了,但我觉得不是他们说的那样,这是溺水者的正常反应。他很用力地抓着我,就跟抱着救生圈一样,他不想掉下去。

我感觉他是不想死的,他要是想死,当时只要拽着我往河里扑腾两下,我就不一定能拉住那个绳子,我俩就都沉了。他没有做一些很过激的举动,不想拉着我一起沉水。

我能拽住他的时候,他也很安静,我拽不住的时候他也害怕。他拽我我理解,后面他也主动踩着梯子上去了。他还很小,才20多岁,就是个小孩,我担心别人说这个小孩不好,昨天本来也想说一声,但后来想着不要这个事弄得人尽皆知,等事情过去没人再提就好了。

大家在评论里发几句话不痛不痒,但是对人家小孩就是一辈子的事。如果小孩看到这些话,他咋想?有一些网友说报警之类的,我们压根儿没想这个事。

新京报:家人知道你救人的事情吗?他们是什么反应?

赵宏伟:当天有邻居给我媳妇打电话,说我掉河里了,让给我送衣服。我媳妇抱着衣服开着车就去落水点了。

我妈妈在家里,不知道咋回事,只知道我掉水里了,给我打电话也打不通,以为我出事了。坐在沙发上,当时吓得人都动不了。后来情绪缓过来后,妈妈没有事了。

家里的人都觉得后怕,我也很害怕,如果真出事,家里不知道会怎样。这件事不能想,一想就浑身发冷。

新京报:下次遇到类似的事情,还会这样做吗?

赵宏伟:我不想说这个事,这个事情我想想都后怕,我不知道我以后会咋选。也得看情况,如果当时一个人都没有,我也不敢往下跳。这次是很多人在菜市场买菜,边上都是邻居。

爸妈只有我一个孩子,我今年30岁还有两个小孩,一个三岁,一个五岁。现在自己在锦绣花园小吃街有一个摊子,卖油条水煎包,能挣出自己吃喝,养两个小孩。

昨晚和今天也有很多顾客问我救人的事情,我都会跟他们说,你们不用太关注了。毕竟把他(落水者)拉上来了,人没事就行。

我只想保持正常的生活,下午4点还要出摊。

值班编辑 李加减 古丽

星标“新京报”

及时接收最新最热的推文

点击“在看”,分享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