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6月一天,时任副总参谋长的张震,来到了安徽宿县的盛圩子村,他就在村口下车,沿着路往里走,环视着村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震

突然,眼前一棵老槐树进入他的眼帘,槐树下一位老太太正坐碾盘那里,纳着鞋底。

张震说了一声,应该就是这里。这时,陪同的村长说话了,对张震说,领导好记忆啊,这位老太太就叫孔秀英,应该就是您想找的大嫂啊。

张震顿时有些激动,快步往前走。此时,村长已经跑过去,叫起了老太太。

当张震走到近前,看到老太太时,眼泪顿时掉了下来,握着老太太的手说:“大嫂啊,我记得你的模样,我找你40年了,终于找到了。”

张震

老太太有些紧张,从来没见到这么多人,她抬头看着张震,也根本不认识,搞得她不知所措。

好一会儿,一直在流泪的张震才平复了情绪。众人搬来凳子都坐了下来,张震才对老太太说:“大嫂啊,41年抗日那会儿,你家半夜收留了十几名新四军。第二天鬼子来了,你掩护我从后门撤退,我就是那位大个子参谋长啊。”

老太太听后,顿时一惊,突然对张震说:“哎呀,大兄弟啊,你还活着啊!你从后门刚走,鬼子便进来了,到处找你们。我和我们家的死咬住说没有,他们放火点了厢房便走了……村里后来埋了几十名新四军,里面有几个大个子,我以为里面就有你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右二张震

张震听后笑了,对老太太说:“大嫂,我命大没死啊,如果死了,就没法报恩啦!”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

那么,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呢?一切还得从头说起。

1941年夏天的一个夜晚,睡梦中的孔秀英和丈夫盛维凡被敲门声惊醒。村里的人说,新四军来了,每家每户最好能腾出一间房子收留他们,他们和鬼子打了三天三夜的仗了,刚刚撤下来。

张震

孔秀英和丈夫立即把厢房腾了出来,让十几名新四军同志住了进去,又把后屋腾出来,安顿了一位大领导,大家都管他叫参谋长。

这个人就是张震,时任新四军淮北军区参谋长。可不想,就在第二天早上,高度疲惫的新四军还在熟睡的时候,早早就起来做饭的孔秀英,听到了村口那边有隆隆的汽车声。

她急忙跑出门,到了村口草垛上看个究竟,这一看吓了她一大跳,鬼子四辆汽车向村子驶了过来。

张震(中间)

孔秀英立即往家跑,村里各家各户的新四军都在睡觉,她只能边跑边喊鬼子来了。

跑回了家里,孔秀英先把厢房的新四军叫了起来,其中有一位大队长,听完孔秀英上气不接下气的描述后,一边让她掩护参谋长转移,一边带着人出门迎敌去了。

孔秀英和丈夫锁好门,跑到后屋叫醒了熟睡中的张震,让他快点撤离。可是,张震不想撤,直接拿着枪向前门跑去迎敌。可此时,敌人已经开始砸邻居家的门了。

孔秀英立即拉着张震到了后门,对张震说:“一直往西走,村西的河滩地水浅,先过河再说。快点走!鬼子来了,我们对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四军在战斗

此时,鬼子的砸门声已经能听见了。情况十分紧急,张震无奈,问了一下大嫂的名字,带着这名战士撤离了。

可是,他们刚刚趟水过了一半,鬼子的一队人马便发现了他们,向他们开枪,子弹嗖嗖地从他耳边穿过,幸好没有被击中。

因为当天有雾,张震和那名战士成功上岸,鬼子害怕有埋伏,也就没有再追。张震看到鬼子走了,听见村里有枪声正急,还有浓烟冒起,感慨地说:“等革命胜利了,一定要回来找孔秀英大嫂,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新四军在战斗总结

新中国成立以后,张震并没有忘记大嫂,一直在寻找。但由于记忆模糊,当天晚上又是半夜寄宿的,撤退时又有大雾,村子叫啥名他也忘记了。再加上他忙于工作,又遇上了动荡的年代,一直没有找到。只知道大嫂叫孔秀英,她家门口有棵大槐树,

不过,张震并没有放弃,而是多方打听参加这一次战斗的老战友,最后确认这个村是宿县盛圩子村,这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张震 时任军委副主席

而张震知恩图报,连续40年寻找救命的大嫂,也正是开国将军品格最好的体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