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知乎上看到这么一个问题。

对于题主的想法,我是不认可的,原因可能有四点——

1.文明的发达与落后,和艺术作品的精美程度并没有必然关联。

2.题主以为的同时代,其实并不一定是同时代。

3.拿中国一隅的文物,对比著名博物馆世界性的藏品,未免有些不公平。

4.可能博物馆,文物看的还不够多。

在舆论极化,伪史论和贬低本国文明成就的声音都很大的环境里,试图尽量保持中立的态度,平等接受不同文明的成就,也许并不容易,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分享下自己的看法。

文明是否发达≠文物是否精美

艺术作品的最终呈现,主要取决于3点:观念(审美)、材质、技术。

没有线性透视和人体解剖,就很难在平面上再现真实可信的人体,没有印刷术,自然就没有版画,没有管状油画颜料 ,也很难催生出印象派。艺术作品的最终呈现当然和技术有关,但技术并不是影响艺术的唯一因素。

书吏Ka-aper像,距今约4500年,看这突出的啤酒肚!不同于法老形象,这尊木雕非常写实,富于现实主义色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比萨狮鹫,11世纪,这是中世纪伊斯兰世界最大的金属雕塑,但论写实而言,并不比古埃及书吏像强

圣路易礼拜盆,1320—1340年,由马穆鲁克王朝铜匠制作,15世纪流落法国,也不算很写实

以古埃及为例,早在四千多年前,古埃及人就能制作出写实生动的书吏雕像,但是在一千年前的中世纪,埃及艺术却以实用器物、几何纹样、伊斯兰书法为主。三千多年过去了,难道是因为埃及的技术退化了,落后了吗?显然不是。以比较实用的军事技术为例,中世纪埃及的马穆鲁克骑兵有精钢的弯刀、耗时多年制作的复合弓、优良的战马(还有配套的马鞍、马镫),法老时代的埃及军队,在技术上显然远远不如中世纪的埃及军队。

秦始皇兵马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汉代四神博局纹铜镜

西汉陶女舞俑,大都会博物馆,虽然动作舒展,但论写实来说确实不如兵马俑

回到中国来,大家都知道秦始皇陵的兵马俑,不但数量多,造型也比较写实。但仅过了一百年不到,汉朝却没有像秦始皇兵马俑那样如此写实、大尺度、大规模的陪葬俑。是因为汉朝技术大幅退步了么?其实是因为汉朝并不热衷制作兵马俑那样写实的大型陶俑,汉朝的工艺美术品,如博山炉、铜镜依然精美,但艺术品的整体风貌却不像秦朝那么写实,这主要是因为观念、审美变迁的缘故。

同样的例子也出现在地中海世界。我之前写过一些介绍西方艺术史的文章,可以比较下这个系列中古典时代——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艺术作品的改变。也不用在评论区里建议我多看看,看看罗马壁画、东罗马马赛克了,这里面都有。

曾侯乙尊盘,局部和整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希腊古典时代著名雕塑家米隆的掷铁饼者复制品,原件和曾侯乙尊盘差不多是一个时代的

上面是战国时代的曾侯乙尊盘和希腊古典时代雕塑家米隆的掷铁饼者的复制品,原件大致都是公元前5世纪的作品。曾侯乙尊盘是青铜礼器,掷铁饼者大型雕塑,看起来并不是同一类的艺术品,但是战国时代的中国,没有希腊人那样大量制作大型雕塑的传统,古典时代的希腊,也没有中国人那样大量制作青铜礼器的传统,但对于这两个文明而言,大型雕塑和青铜礼器都有纪念碑或者礼器的性质,从这个角度说,虽然双方做的东西不同,意义上却有类似之处。

文艺复兴之后的西方艺术传承自古希腊、罗马。古希腊人以人为万物的尺度,热衷表现人,赞美人的美感,也热衷模仿自然,制作写实的艺术作品。与此同时,中国古人却没那么注重表现人,也不像希腊人那么追求写实。对比同时代的曾侯乙尊盘和掷铁饼者,单论制作难度而言,曾侯乙尊盘制作起来可能还比掷铁饼者麻烦一些。但是看成品,两者差别很大,一个工艺繁复,造型却不写实,一个造型写实,静止中蕴藏着动感。

国外的很多艺术品是为神制作的,带有永恒性,且不惜工本,而中国的大部分艺术品是为人制作的实用物品,两者从功能和审美取向上都有很大差别。

你眼中的同时代,未必就是同时代

答主认为唐代的壁画没一点神韵,画不出正常人的表情,水平很差,那你知道同时代西方的绘画是怎样的么?

这是唐代的莫高窟壁画

这是唐代阎立本历代帝王图的局部。

上面是两幅唐代的绘画,大概是7-9世纪的作品,再来对比下西方同时代的。

乌得勒支诗篇,荷兰,9世纪

这是9世纪的乌得勒支诗篇抄本,当时西欧处于加洛林文艺复兴时代,相比中世纪初期已经有很大进步了。

这是10世纪西班牙穆萨拉比风格的抄本。

9世纪抄本中破坏圣象的场面

这是9世纪的东罗马抄本,跟西欧相比,当时东罗马的文化应该更发达一些。

这是北宋李公麟五马图卷的局部,大约11世纪的作品,通过线条就准确表现出人物的形体和肌肉。

这是宋徽宗的瑞鹤图,大约12世纪的作品,画面的构图是不是有些现代平面设计的感觉。

崔白,双喜图

李嵩,骷髅幻戏图

上面两幅是南宋宫廷画家的画,大约12-13世纪的作品。

南宋马远的水图(局部),通过线条就可以表现出风浪下的各种波涛,也是13世纪的作品。

再来对比下西方同时代的。

10世纪东罗马抄本《大卫圣歌》,其绘画技巧和人物姿态体现了古典时代艺术风格的回归,上面的人有阴影,比较写实,但还算不上非常写实。

弗拉基米尔圣母,1131年绘于君士坦丁堡,体现了圣像画的象征性和程式化风格(这是俄罗斯的国宝级的文物,绝对算当时的高水平作品了)。

斯特拉斯堡主教座堂的玻璃花窗,法国(当时属于神圣罗马帝国),12世纪,已经是中世纪中后期哥特风格的作品了。

1324—1328年间制作的法国哥特式风格抄本Jeanned Evreux时祷书,再过一百多年就是北方文艺复兴了。

乔托,犹大之吻,意大利,1304—1306年,这已经算是早期文艺复兴时期的经典名作了。

拿中国与整个世界相比,不大公平

西方著名的博物馆、如卢浮宫、不列颠博物馆、大都会博物馆、俄国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收藏的文物都来自整个世界,本国文物在其馆藏中甚至都不属于最重要的部分。除了这些综合性的大博物馆,帝国主义列强(及其继承者)往往还设有专题性的东方博物馆、埃及学博物馆、人类学博物馆等,其中的藏品基本都来自国外。甚至连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如乌兹别克、阿塞拜疆、亚美尼亚,这些国家的国家美术馆也藏有鲁本斯、哈尔斯等域外艺术名家的作品。

反观中国,国内的绝大多数博物馆、美术馆藏品都以中国文物为主,除了特展以外,很少会展出其他国家的作品。所以你在西方强国的著名博物馆,看到的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尽管获得方式未必光彩),而在国内的博物馆,你看到的往往只是本国的历史传承。拿中国一国的历史和全世界相比,当然有些不公平。

另一方面,一个从小就看着世界各国文化遗产长大的观众,和一个从小到大看着本国文物长大的观众,面对不同文化的不同作品,想法自然也不一样。

看的博物馆和文物还是不够多

人类文明的多样性令人称奇,无论是中国、欧洲、中东、印度,还是非洲、美洲,世界各地的古文物、艺术作品都有自己的特点,看多了自然会有自己的想法,而且绝对不是感到中国文明“十分落后”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