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蒙多将中国称作“最大威胁”,中国要如何应对?在中美“缓和”的背景下,中国又能如何反制美军?欧盟访华拉出愿望清单,背后暗藏着多少猫腻?火车遇袭,俄罗斯定性为“恐怖袭击”,又释放出了哪些信号?

雷蒙多强调中美是敌非友

在今年11月的旧金山APEC峰会上,中美两国曾经达成一系列缓和共识,在人文交流、军事对话、经贸关系等层面上取得了一些外交成果。但是,事后的一些迹象却表明,美国似乎并不是真心要同中国混合关系,而是想对中国使出一招缓兵之计,暂时稳定住中国,以获得长期对华战略遏制的优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在12月2日出席年度国防论坛时,就发表了一系列对华论调,她敦促美国以及美国盟友,共同阻止中国获取对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半导体先进技术,甚至公开宣称,中国是美国遇到过的“最大威胁”,而非朋友。

此外,雷蒙多还安抚因为美国政府芯片出口禁令而受损的美国半导体公司,强调她知道有些芯片公司,正因为失去收入而感到不满,但美国国家安全比短期收入更加重要。

最后,雷蒙多还不忘记伸手要钱,她向在座的议员强调,美国商务部需要更多资金加强管制,以防止中国设法绕过限制,维持美国在AI及先进半导体设计领域的领先地位,让中国无法迎头赶上美国。

从这我们不难看出 雷蒙多的态度与中美缓和之前,并没有明显区别,甚至,比去年开始对华实施芯片贸易限制措施时更加强硬,一句是敌非友,也直接打破了中美之间的缓和氛围,将美国的缓兵之计暴露无遗。

如果雷蒙多如愿得到了美国半导体企业的谅解,并获得了国会追加拨款,就可能会出台更多的限制措施,与中国展开一场新的科技战。

而美国政府在处理完巴以冲突,俄乌冲突等问题之后,也必然会重新转向针对中国,再度制造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借此继续打压遏制中国。

但能否如愿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现在对雷蒙多来说是一个大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她说服美国国会议员,以及半导体企业的理由存在明显漏洞,这些企业与议员们未必会买她的账。

首先,美国的各大半导体公司要比雷蒙多更加了解,中国获取商业芯片是否会用于军事用途,在明知中国军用芯片完全实现自主生产的情况下还强行,推动芯片禁令是一个缺乏实际意义,仅有政治用途的拍脑门式决策。

而半导体产业是一个高研发投入产业,非常依赖大市场所带来的现金流循环,封闭中国市场,非但不能让美国维持半导体行业的领先,反而有可能对各大半导体公司的现金流产生影响,因此各大半导体公司都不希望拜登政府,单纯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牺牲自身的企业发展前景,雷蒙多的三言两语很难蒙混过关。

除此之外,美国国会也并非没有察觉拜登政府的失败。此前,国会给予拜登政府大量拨款,令其吸引全球半导体产业汇聚美国,同时联合日本,荷兰组成芯片联盟,希望能够给予中国,毁灭性的打击。但结果却是,中国半导体技术在美国封锁下不断进步,甚至突破美国封锁,自主制造出了先进制程芯片,国会拨给政府的钱,究竟起到了何种作用?议员们不可能不去怀疑。

此外,在当前共和党与拜登政府斗争激烈的情况下,为拜登的对华技术限制政策提供大量资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雷蒙多等人能够拿出足够的成绩,来证明措施有效,否则国会不可能在凭空提供拨款。

即便雷蒙多强调中国是敌非友,想要引起共和党的共鸣也没用,因为现在对于共和党而言,在选举年扳倒拜登政府才是最优先的事务。

所以,雷蒙多的一番讲话,除了暴露美国野心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她反倒是提醒了我们要对美国保持警惕,重新审视中美缓和的前景,防止美国在缓兵之计结束之后,再度对中国出手。

美国对华备战,中国必须警惕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美国就已经出现了打断中美缓和,准备对中国出手的迹象。

美军参联会主席布朗在12月2日,参加里根基金会在加利福尼亚州举办的一个论坛时,就对外宣称,美国已经为了应对与中国的军事冲突而做好了准备,但当前仍旧会着力于避免冲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布朗同时也强调,与中国保持军事沟通渠道通畅,仍旧十分重要,他希望借助同中国的军事对话来避免自己失算。

这其中的意思是,他与中国进行军事对话,并不是为了中美和平,而是为了了解中国这个对手,以增加自己击败中国的可能性。

他甚至还老调重弹的宣称,美国对外展示军事力量,是为了实现和平,美化美国对中国备战以及在中国周边强化军事部署的行为。

这种态度同样与中美缓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而且恢复军事交流沟通渠道,是中美双边关系缓和的重要成就之一,将此视作了解中国以避免自己失算的方法,完全背离了中方与美国交流合作消弥矛盾的初衷,反而会进一步增加中美之间的军事冲突风险。

更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布朗的这种论调在美国有很大的市场,根据,他参加了这场论坛上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有51%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威胁,而且有74%的美国人认为中美五年内会爆发军事冲突。

这进一步佐证了,布朗的备战并非说笑,美国是真的已经开始自上而下,准备对中国的战争。

在这种局面之下,我们没有更多的办法,只能进一步加强自身的国防力量发展。中国的军事力量在近些年虽然然已经出现飞跃式的增长,但在整体规模上与美国还有差距,更何况美国还有诸多盟友,一旦中美开战,中国将会处于相对被动的局面。

虽然中国可以凭借自身的区域拒止反介入能力,防止美国侵入中国本土,但同样,中国也很难维护自己的全球贸易路线,必然会因为美国以及其盟友的海上封锁,而出现全球供应链断裂的局面。

为此,中国需要在未来几年内将注意力更多放在自身的海洋国防力量发展,供应链安全保障以及,全球贸易运输替代方案上,在美国对中国备战的同时,拿出相对应的防治措施,让美国的野心彻底失败。

欧盟的访华愿望清单,背后是中欧重重障碍

除了中美外交之外,近期中欧外交也正处于一个新的十字路口,在12月7日到8日,中国欧盟峰会将在北京举行,届时,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均会访华,同中方领导层举行会晤。

这是2019年以来首场面对面举行的中欧峰会,可能会决定中国与欧盟之间的关系是否能从低谷重新回暖,但欧盟方面的态度却有些令人担忧。

在访问之前,欧盟为此访问制定了一系列的愿望清单,根据“香港01”的报道称,欧盟希望在此次中欧最高层接触中,寻求建立稳定的中欧关系,并同中方讨论俄乌冲突,中东局势等国际议题,寻求中欧之间更加平衡互惠的贸易关系,同时强化在气候变迁,粮食安全等共同挑战领域的合作。

欧盟方面还希望在在此峰会上,主张支持基于规则的多边国际秩序,并同中方回顾欧盟在区风险化和经济安全上的做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其中,扩大合作是好事,但欧盟所期望的所谓“平衡互惠贸易关系”却并不简单。

今年欧盟一直在强调所谓的去风险化,试图与中国部分脱钩,甚至打贸易战,根本原因就是欧盟认为,现在中欧之间的贸易关系并不平衡。中国向欧盟“倾销”了过多的产品,导致欧盟在中国合作中处于“弱势局面”,欧盟方面希望中国,能够减少部分产业对欧盟的出口,并接纳更多的欧盟商品,来平衡中欧之间的贸易关系。

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欧之间的汽车贸易,以往都是中国进口大量欧洲生产的汽车,或者与欧洲企业合作,在中国建立合资车企,但今年中欧之间的汽车贸易出现大反转,仅仅在2023年上半年,中国就出口了50多万辆电动车。相较于去年增长160%,欧盟市场被物美价廉的中国电动汽车所冲击,产生了严重的危机感。

冯德莱恩在今年9月份时甚至宣布对中国汽车展开调查,试图在汽车进出口领域同中国打一场贸易战,但最后因为欧洲车企,担忧无法承担贸易战代价而遭遇搁置。此番来到中国,她必然会再度提及相关问题,要求中方减少向欧盟出口汽车。

除此之外,在俄乌冲突,巴以冲突等问题上,中欧之间也有明显的分歧,尤其在俄乌冲突上,欧盟一直致力于制裁俄罗斯,帮助乌克兰获得冲突胜利,但中国一直站在中立立场上,拒绝选边站队,如果冯德莱恩访华再度寻求中国站队,就有可能对中欧关系造成进一步打击。

至于所谓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更是早就已经被南方国家,集体认定为是西方的霸权主义秩序,中国作为当今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根本不可能接受这种思维,所以此次中欧峰会必然面临诸多挑战。

但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出在欧盟的身上,中欧之间本来就没有地缘政治冲突,只有合作利益,中欧贸易失衡的本质,是欧洲在享受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与低成本供应链,这是欧洲市场的选择,并非中国刻意倾销,欧盟不可能既享受供应链的好处,又要求中国更多的欧洲商品帮欧洲赚钱。

现在的中欧关系如此微妙,欧盟必须要改变自身的傲慢与偏见,若没有足够的诚意,欧盟高层最好还是不要来中国自讨苦吃。

俄罗斯定性恐怖袭击,俄乌或将互相报复

而在中欧关系微妙是当下,俄罗斯却因为战争的“外溢”效益显得头疼不已。

几天前,俄罗斯东西部利亚地区的布里亚特共和国境内曾经发生一起铁路袭击事件,有袭击者在贝加尔阿穆尔铁路干线上最长的一处铁路隧道内,提前安放了四枚爆炸物,在列列车通过隧时引爆,导致列车损毁铁路瘫痪。

在袭击发生之后,俄方认定是乌克兰安全局策划了这起事件,事后,也有一名直接了解行动的乌克兰高级官员印证了这一点消息,坐实了乌克兰跨越数千公里前往东西伯利亚发起袭击。

这让俄罗斯方面十分恼怒。俄罗斯生意人报在12月1日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话称,俄罗斯调查人员已经将事件定性为了恐怖袭击,同时俄罗斯官方也开始采取措施,力图绕开涉事的铁路隧道,重新规划运输路线。

但在此时,乌克兰特工又发起了一起袭击。

根据路透社12月1日的报道,有一名乌克兰消息人士在当天透露,乌克兰安全局又深入俄罗斯境内,对另一条俄罗斯铁路线发起了袭击,袭击地点是位于西西伯利亚的切尔托夫大桥,该桥高达35米,目前作为隧道袭击案之后俄罗斯列车运输新路线的一部分,乌克兰特工在一列列车经过大桥时,引爆了预先埋设的炸弹,导致大桥严重受损,俄罗斯的铁路运输路线再度中断。

很明显,在地广人稀的西伯利亚地带,俄罗斯即便有心愤怒,也根本没有能力,派遣出足够的人力保障铁路安全,只要乌克兰特工能够抵达当地区域,就完全能够绕过俄罗斯官方的监控网络,对铁路实施爆炸破坏。

但俄罗斯方面并非没有,反制乌克兰的手段,因为俄方对于袭击的恐怖主义定义是完全合理的,两处袭击地点都是俄罗斯用于运输民用物资的关键通道,同时,还是中俄贸易的重要路线,乌克兰军方将此作作为打击目标,是完全的恐怖主义行为,俄罗斯可以据此对乌克兰的重要基础设施发起报复式打击,让乌克兰面临比去年更加严重的冬季停电停暖危机。

但这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反而有可能导致局面向着乌克兰袭击。俄罗斯报复的恶性循环发展,对于俄乌双方来说,最好的解决办法仍旧是尽快停战,以和平方式解决俄乌冲突,否则这样的死循环维持下去,俄乌双方都会为此而付出沉重代价。